我媽的異國婚姻01》以為媽媽說想住澳洲是開玩笑,沒想到20年後她真把自己嫁過去

這個故事的主角是我媽,她今年66歲,她這段婚姻還是現在進行式,大概4、5年左右。至於我,快40歲了。

要講這個故事之前,我得說一個很遙遠的楔子。

我高一升高二的暑假,媽帶我跟團去紐澳玩了17天。現在回憶起來那段旅行,能想起來的都是些零零星星的片段,譬如說:團費好貴、中餐好難吃,菜都一樣、夏季教師團,老師團員很煩,三句話不離考試成績、澳洲飯店真的提供免費牛奶、好曬好曬、櫻桃好吃、冰淇淋更好吃、路上真的有羊擋路、車程好遠……當然還有一些是影像形的記憶;譬如說,天空很藍很藍,很高很遠,沙灘很細,海水清澈,早晨的空氣乾乾的冷,呼氣成煙……

那是我第一趟外國旅行,第一次體認到原來英文真的是一種語言,可以用來跟人溝通,但我英文一直奇差無比,那種差,已經超越了正常人能夠理解的常理,無論怎麼補習,都沒有辦法提升一點點。

仔細回想起來,整趟旅程我都覺得是「安全範圍內的冒險」,我總是在飯店裡遊蕩,檢查每一樣無聊的小東西,每天晚上喝一杯酒吧的可樂,光是跟服務生點杯可樂就覺得自己踏上了通往月球的一步,興奮得不能自己。

但興奮歸興奮,我很快就累了。17天的旅行結束後,非常想家。我本質上是一個很難在海外生存的台灣小孩,腦中很少有離開台灣的念頭,所以當我媽在回程的飛機上,看著窗外說「真喜歡澳洲,以後想要搬到澳洲來生活」時,我只覺得她是在異想天開亂作夢。

我媽確實是一個經常亂發白日夢的女人。她有一種特別的性格,是那種即使到了這把年紀,很多反應還像小女孩一樣的單純。

這不是說她幼稚,而是我一直覺得,她被保護得很好,對於外面的事情理解得很少,她有一種類似於無知的天真,而且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想幹什麼就幹什麼。但這不是說她不現實,家母特別的現實,她懂得投資,計算金錢,相形之下,我在這方面實在無能。

總之,我認識我媽快40年了,如果非要用動物來形容,她就是一隻拖韁野馬、奔跑的蹬羚,但韁繩那一頭總拴著人。

我爸還活著的時候,他扯著我媽,避免她失控亂跑;我爸過世之後,有幾年時間,我扯著我媽,結果累得半死,深深感覺到我倆根本應該對調身份,其實我才是61歲的歐巴桑,而她是只有16歲的叛逆追愛少女。

我是在無數爭吵和暴跳如雷中,慢慢學會退讓,最後放她自由。但在離開澳洲那天,聽我媽說什麼喜歡澳洲,要搬到澳洲來生活之類的話時,我還沒辦法把人生和未來想得那麼遠。 16、7歲的我,不知道有些言語即便是衝口而出,一旦化為言語,就是預兆。

我還記得我是怎麼跟她說的。我玩了17天,最後一天還為了「把握每一秒鐘」徹夜不睡,上飛機時已經累得眼睛都睜不開了。我在睡眼惺忪的狀態下聽見她大發謬論,心想:移民澳洲?怎麼可能!即使老爸退休,頂多就是移民去台東養老。

但我實在太累,懶得跟她亂扯,於是打著呵欠,含糊地說:「喔,那有辦法妳就嫁到澳洲來啊。」有些言語是預兆,有些回應是一語成讖。

20年後,我媽就把自己嫁到了澳洲,現在住在墨爾本。

作者簡介│我媽的異國婚姻

本粉絲頁可能充滿無病呻吟、家長里短的廢話,作者是個看似溫暖其實陰暗、喜歡自言自語的工作狂,不對追蹤用戶提供任何產品保證。請安心服用。更多老媽大小事請見facebook

本文經linwings授權同意轉載,原文發表於PTT論壇-CCRomance看板(原標題:我媽的異國婚姻1)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