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愛電玩合法化」的思考:為何那麼多政府高官,換了位子就換了腦袋?

2017年03月20日 14:37 風傳媒

在將來,科技大有進展,已能提供全身五官五感的虛擬實境機器(編按:VR),而運用這種技術的性愛電玩遊戲,其所創造出來的體驗,也與真實的性愛非常接近。若你身為那個時代的政府主管官員,你會允許這類性愛電玩遊戲在台灣合法上市嗎?

這不是要問你想不想用,先別急著表態。這是問你如果當了狗官,會不會許可這商品上市。有些人可能會聯想到開放大麻的議題,但也別想那麼遠,就從「情色產業」開始思考。

較保守的人,可能認為這性愛遊戲類似八大行業,需要適用與性產業相同的管理辦法,必須設在專門的區域,與其他公共場所有明確區隔。更保守者,可能認為心靈出軌和網路性愛都算劈腿,所以未婚者或無伴侶者才能進入有這種電玩機器的店家。

最保守者,則認為應更加限縮,只能基於社會公益使用,像是提供身障者性服務,不能允許其盈利,以免敗壞社會風氣,讓大家不知道該怎麼教小孩。甚至連小孩都沒有了,因為大家都不真的做愛。

當然也會有人持比較開放的立場,認為它可全面上市,只要加上使用年齡的限制即可,各人造業各人擔。這價值問題當然沒有標準答案,如果有天這東西真發明出來,那應該交由該時代的人,考量其需求與價值觀來做決定。

雖然沒有具體答案,但這問題可讓我們比較自己身為「可能使用者」與「管理者」這兩種立場上的態度差異。當我們作為使用者,和作為社會資源分配者,對於同一議題的切入點可能是不同的。甚至「應該要不同」。

有些鄉親在思考色情、暴力、吸毒問題的時候,經常把自我的偏好當做是立論的基點,然後藉此批判政治人物的政策。但政治人物思考時,他著重的往往不是自身的偏好,而是如何在社會各方的偏好中取得賽局均衡。

所以經常有人會用「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髮夾彎」來罵民選官員,但你若作為政府官員,作為社會資源的分配者,如果不「換腦袋」,或「加裝新的眼睛和腦袋」(擴充視角與想像力),依過去的想法做事,鐵定會出大包。因為百姓看到的面向,鐵定沒有官員看到的深與廣。

是以不想用這機器的人,當上狗官後,也可能會選擇開放,因為他認為這是社會有共識的基本人權。有些自己想用的人,卻會選擇不開放,或是限制在特定區域,因為他判斷其他社會成員自制力不足,會像沉迷賭場的人一樣,在這機器上散盡家財。

這也提示我們不同的權力地位,可能會有不同的「適切判斷」。「道德絕對主義者」鐵定不滿於這樣的說法,他們認為標準只有一個,小老百姓也該提升自己知能到官員的高度。但這有現實上的困難,因為有些事,在你坐到那個椅子之前,是很難能懂的。

有的椅子一坐上去,你就不再是你自己。

作者|人渣文本

是個人類。PTT帳號lidance,臺灣哲學學者、作者及專欄家。現任輔仁大學哲學系兼任助理教授。著有《大學生不要當的28種人:寫給每個人的性格補強計畫》《人渣文本的政治倫理學》《選舉,不是你想的那樣!:人渣文本的48堂公民實戰課》等書。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新銳數位《渣誌:七十八個不正常的哲學問題

 

【每周精選】文創小確幸!用百萬回溯人生的「原味」
【每周精選】別以為掩埋場不在你家旁邊就沒事...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