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校都知道她做了裸貸、熟人把她的裸照四處傳閱…裸貸女孩:人生再無任何意義

以前我寧可出賣肉體也不出賣靈魂,可是後來看到網上橫飛著的我的裸照時,我發現靈魂也好、肉體也罷,都成了一團死灰。—阿花

故事是真實發生的,只做了一些微調。關於細節,由於當事人很多不願提及,也就沒再追問了。然而最近看到很多關於「裸貸」的新聞,很多跟風說「裸條女孩」怎麼這麼不要臉或者其他,對她們大放厥詞。但,這些已是過錯,為何還要她們再去承擔呢?

「裸貸」的罪惡,不是「裸」,是以「裸」為籌碼的「借貸交易」,它利用了人心,也利用了人性對錢的追捧。當所有人把筆桿子對準這些「裸條女孩」時,有沒有想過她們的未來?還有多少人能活下去呢?

我不敢想。

謹以此文記載也罷,明理也罷,但願所有故事都有一個好的結局。

以前我寧可出賣肉體也不出賣靈魂,可是後來看到網上橫飛著的我的裸照時,我發現靈魂也好、肉體也罷,都成了一團死灰。—阿花

01

小時候在摘錄本上寫著一句話:錢是罪惡之源,立身之本。一方面,它可以直接滿足你的欲望和虛榮心;另一方面,它能讓你很容易墜落深淵。你以為在天堂,卻一腳踏入了地獄的深淵。

故事的主人公阿花就在地獄顛簸了一個來回。作為朋友的我沒能防患於未然,更無從制止,直到她被開除後我方才知曉全過程。

那個蕭瑟荒蕪的校園綠蔭道,她影子被拖長,兀自一人拖著行李箱,一邊哭一邊把腳步放到最慢。她被開除了,沒有畢業證和學位證。四年大學生涯剛剛過半,就像個落荒而逃的殘兵敗將,又像在紅塵中洗盡鉛塵的歌樓名妓,一無所有。

全校的人最後都知道了她是學校做了裸貸的女孩,為數不少的熟人把她的裸照四處傳閱,民間借貸公司的人來了一波又一波,到後來學校都無力幫她抵擋風波了。

於阿花而言,她沒有臉,沒有面子在學校假裝相安無事了。

「你還是回家吧。」仁至義盡的校領導最後無可奈何地做了決定,讓她退學,是目前看起來最合適的建議。

阿花離開的第二天,全校學生都簽署了關於抵制不良網路貸款的協定。

02

阿花並不是第一起裸貸的涉事者。

早在之前,各大新聞網站就屢次三番爆出過多起「裸貸女孩」事件。

這些性格、外貌迥乎不同的女孩,家境好的壞的都有,因為種種理由需要錢,錢的金額從幾百幾千到幾萬,但都不會超過十萬。於是紛紛向借貸寶等民間借貸平臺尋求借款。

這種不同於一般的借款形式,「裸貸」以借款人手持身份證的裸體照片替代借條,當借款人違約或逾期不還時,放貸人能夠以公開裸照等手段要脅,逼迫借款人還款。

而「裸貸」的利息又是極高的,還款週期很短,要求頗為繁瑣,有的隱私會在放貸人手上公開透明一應俱全。一旦逾期或者違約不還,後果簡直不敢想像。阿花裸貸的時候,就前前後後準備了各種材料。學信網截圖,家長室友導員的資訊,自己的身份證學生證資訊,基本涵蓋了她得所有生活圈和交友圈。

當然,「裸貸」于阿花來說,不只是全裸著手持身份證的照片,也有按照要求拍下的視頻。私處、自慰…阿花即便當時萬般抵制和不情不願,但為了錢也咬緊了牙關。任何一個走上「裸貸」的女孩,都被錢壓住了雙腿,邁不開步子,才會甘心放手一搏。

03

阿花剛入學時從沒想過自己未來會碰貸款,更何況是出賣肉體的裸貸了。

她從小就沒有任何的超前消費意識,父母對她「窮養」,她入學時連花唄都不知道,更是拒之於千里之外。可如今走到這一步,她直言自己太糊塗了,沒能抵制住誘惑。但她並不是一開始就去「裸貸」的。

第一次校園貸款是買了一台iphone 6s ,那時手機壞了,又不好意思向父母要錢,就索性聽從了在分期平臺做校園經理的同班同學的建議,分期購買了一個手機。這次校貸經歷還算順利,手機並沒有出現問題。分24期還款,新人0服務費0利息,讓她覺得很是划算。於是,隔了一陣子她又沒能控制自己,買了一個平板和備用機。不久後,又在另外一個平臺分期買了電腦。

而網貸平臺這幾年的發展正如同春筍之勢來勢洶洶,任何人都會不經意中墜落其中。阿花也掉進了深淵。從分期平臺購買電子產品開始,她對物質生活有了很多奢望,開始從這些平臺貸款。操作流程也異常簡單,通過電話和視頻簽約即可。

她說:愛學貸,分期樂,趣分期,優分期,名校貸等這些網貸平臺,真的太多,每個平臺都有自己的優勢劣勢。但要麼能滿足她分期購物的需求,要麼能讓她有錢去支配。

這樣的日子,她感覺像上了天堂,她感覺自己與那些家財萬貫的富家女沒什麼區別。她開始在穿著打扮上奢華了起來,也更追求起精神層面的縱情逸樂了。

至於還款,起初她用生活費去還,後來錢多了還不上了,就去找新的平臺借錢然後拿去還其他平臺的錢。「以貸補貸」,「拆了東牆補西牆」正是大多數貸款學生的不二選擇,阿花也像這樣。

04

走上「裸貸」這條路,誰都是迫不得已。

阿花在今年五月的時候就已經再貸不出錢了。錢包裡全是通過黑色管道之下辦的信用卡,都需要每個月還錢。前前後後在幾十家平臺有了滿目琳琅的網貸記錄,以至於後期直接被風控。

就是她再迫切想要錢,寧可給再高利息也無濟於事。

阿花就想到了找同學借。但借錢總是要還的,身邊同學的零用錢生活費也不算多。借著借著,同學都不理她了,她也借不到錢。然後她找父母多要零用錢和生活費,但是父母整天拼死拼活,也滿足不了她的獅子大開口,沒有更多汁水給她榨乾。

她也開始去做兼職,在二手平臺賣掉之前的各種東西,甚至不惜去做齷齪的事。但即便這樣,網貸的坑實在太大,利息累計起來已非一個普通學生能夠承受。

阿花不得已的看著各個平臺的借款慢慢停留在了「逾期」兩個字上,恐懼提到了喉嚨眼上。

05

「你現在借不到錢了。」

「那我要怎麼辦啊,我最近好多都逾期了。有些平臺必須還啊,看了網路上的逾期情況,太可怕了。」

「那你能接受裸貸麼?」

阿花在微信找到了之前長期合作的一個朋友,很多貸款包括信用卡都是通過他解決的。他已然成為了阿花在貸款上最值得信任的人。但「裸貸」,阿花還是猶豫了一會兒,方才答應。

她找不到其他法子了。她需要錢,比誰都需要。她想還掉那些平臺借出的錢。她想回歸正常人的生活。

不管是多麼糾結難受,阿花依然按照指示拍好了「裸條」,也照著要求發過去了全裸的視頻。她姑且自我寬慰,相信自己只是出賣肉體沒有出賣靈魂。

「如果你還不上錢,這些照片就會在別人手裡哦。風險蠻大的,你要好自為之。」

阿花記不得當時她收到這個語音時自己的反應,彷彿說了一個嗯,好像又什麼都沒說。

06

阿花最後也沒能還上「裸貸」的錢,和大多數「裸貸女孩」一樣。她們的照片被打好包,做成了壓縮檔。她們的身份資訊家庭住址和生活圈子、她們赤裸的上身、她們把借條放在胸前的裸照、她們千姿百態的視頻,都放在壓縮檔裡被賤賣到有需求的人群中。

阿花離開的時候,側歪在我耳旁,說她想去自殺,死了就好了。她實在想不到自己在二十芳華的年紀,之後還有什麼勇氣去面對這個世界。是做一個被人叫做「裸貸女孩」的姑娘,還是苟活在這個世界呢?阿花覺得她的一切都毀了。

毀在貪念,毀在錢上,毀在一念之間。從此火海不遠,轉眼灰飛煙滅。

阿花說她的人生再沒有任何意義了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京七環society(JQHsociety )

責任編輯:田春玲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澎湃新聞《請講》(原標題:「裸貸女孩」自述:因為裸貸,我被大學開除了)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