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大學畢業季就是分手季?一部劇,看見愛情的3種難題

2016年05月16日 16:40 風傳媒

難成全的感情總是最美。人生百態,每個人眼裡的愛情都各有千秋,「滾石愛情故事」用20首老情歌演出20種感情的樣貌,戲裡那些不被祝福的、無疾而終的、留待悵然的,勾動的全是看戲人心理的那些那時此刻。回到那些年的愛情現場,你,對號入座了嗎?

學生時代的青澀之戀最美,卻也最難成全

同學會往往成為舊情復發的溫床,學生時代的情人重逢,容易死灰復燃,情深所致以外實在是情勢所逼:在台灣,根據天下雜誌的報導,上班族中有7成單身,而這些人多半表示,如果可以的話,想和學生時代的戀人結婚:「因為在茫茫人海中尋找對象,連個施力點都沒有。」

學生時代的戀情很美好,但想要步入禮堂卻困難重重,男生畢業面臨兵役,女生直接進入職場,從此想法漸行漸遠。兵變不過是最終結果,現實價值觀與經濟能力的落差,才是逼死青澀之戀的最大元凶。

根據日本網站調查,日本有將近30%的人和學生時代的戀人結婚,有將近一半的人出了社會後會和學生時代交往的對象分手,又有將近4成的人在那之後復合。但根據中國一份針對醫學系學生的調查,大學時代的初戀,最後仍能持續走下去的,只有1%。

在〈成全〉裡,陳怡蓉和陳乃榮之間有段學生時代擦身而過的初戀,在兩人事業皆小有所成之時,陳怡蓉以狼狽姿態重逢陳乃榮,但卻被當初介入兩人之間的人指責,當年她的退讓與成全其實是一切的悲劇來源,而那場無疾而終的感情,還有延續的可能嗎?

  •  滾石愛情故事這邊看:《成全》

年齡不是問題?飛蛾撲火燒盡全身,只剩一句祝我幸福

大叔在年輕女生之間炙手可熱討論度超高,然而想像當真的面臨巨大年齡差的感情,或是老師與學生之間挑戰倫理的戀情時,你是否有些卻步?

在中國一項以師生共計300人為對象的調查裡,有60%以上的老師反對,卻有70%的學生不排斥師生戀;而從不避諱推出師生戀議題藝文作品的日本,有7成民眾表示完全可以接受。

但是在台灣,有論文調查指出被媒體大肆報導過的48件師生戀新聞之中,有80%以上是男老師與女學生,師生關係多以國中、大學以及補習班居多。而在這48件案例裡面,只有不到40%是以較為溫和的方式收場,多半是家庭抗爭激烈,老師被解聘。

孟耿如和周明宇在〈祝我幸福〉中,帶給觀眾一個最典型的老少戀故事,兩人飾演報社總編輯和實習生,相知相戀,卻得承受外界眼光與倫理關係帶來的壓力,與來自家庭的斥責與不諒解。整個故事的高潮不是這場忘年戀的激烈抗爭,而是當〈祝我幸福〉一曲響起時,孟耿如的眼淚帶給觀眾的恍然大悟與衝擊。

  •  滾石愛情故事這邊看:《祝我幸福》

分手後不要做朋友?最後一次溫柔,是度量也是停損

愛情能將一個人都給填滿,而當愛沒了、被掏空了時,只要呼地一聲穿堂風過,內裡空盪盪地,就像座兵馬俑。而一座兵馬俑又該怎麼繼續跟舊情人當朋友呢?大多數兩性作家都建議分手後就不要再當朋友了。東方社會其實也忌諱著舊情人見面,撇開彼此相見尷尬,光是周遭人的意見與眼光就已經夠讓人膽怯。

陳庭妮和邱澤飾演一對情侶,在最後昇華成「二哥」與妹妹,邱澤甚至以「親屬」的身份參加前女友的婚禮,最後兩人仍然漸行漸遠。簡單的幾句話看似能夠將整個故事大綱道盡,然而〈最後一次溫柔〉所要說的故事,更複雜也更心酸,就連編劇吳洛櫻都說:「寫完每讀一次哭一次。」。

廣告裡的蕭博駿,分手後仍甘於繼續當前女友的工具人,情人分手沒了愛,卻仍能不當陌生人,原因可能就在「習慣」。Busboom調查了386位大學生後發現,63%表示他們能和舊情人當「朋友」,理由在於:「有安全感又能夠帶來適當的資源」。陳庭妮在劇中用家人的位置綁住邱澤,即使分開了也要再享受一次邱澤的溫柔的原因,或許能夠被這樣解釋。

  •  滾石愛情故事這邊看:《最後一次溫柔》

誰的心裡都會有過那麼一段「青春」,而上述的幾個故事也可能是自己或是周遭人的翻版,也因此我們才能對這些故事與音樂產生共鳴。青春,不單單只是那些青澀懵懂,它是忘不了,是遺憾,卻也是當我們老到牙都掉了時,能拿來配稀飯的反覆咀嚼回味的鹹菜。

滾石愛情故事》於4月9日開始,每周六晚上9:00於公視播出。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