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福島核災5周年》輻射值高 有家歸不得「我們住在日本,卻活得像難民!」

2016年03月10日 23:50 風傳媒
儘管311地震發生已屆滿5年,日本福島居民仍因輻射量過高而有家歸不得。(取自推特)

儘管311地震發生已屆滿5年,日本福島居民仍因輻射量過高而有家歸不得。(取自推特)

「我知道以目前的情況來說,日本人民很難申請成為難民,但我願我能,因為我還想繼續活著(staying alive)。」

日本311大地震、福島核災11日屆滿5週年,但福島核災災民感嘆,即便身處日本—全世界最富裕、和平的國家之一,卻過得像「難民」一樣。

5年前,拔腿狂奔

5年前,日本宮城縣外海一百三十公里處的太平洋海域發生芮氏規模9.0的大地震,隨即引發大規模海嘯,坐落災區的福島核電廠首當其衝,廠房因強震、海嘯嚴重受損,過程中不斷傳出火警、氫爆和燃料棒外露等問題,最後甚最糟的情況發生—輻射外洩。大難臨頭,福島災民們只得拔腿狂奔、逃離家園,隨身攜帶的是在逃離時隨手抓到的任何物品。

根據日本政府統計,福島核災讓約15萬人流離失所。

至今約10萬的受災居民仍散落日本各地,部分居民住在軍營式(barrack-like)的短期安置所,其他人則是待在離福島數百公里遠外、政府配置的公寓住宅內。

福島核電廠損毀的反應爐造成輻射外漏,周遭地區在災後立即被日本政府列為禁區(off-limit),5年後的今天,日本政府開始逐步開放部分地區,鼓勵福島居民重返家園,但卻只有一小部分的居民願意回家。以樽葉町(Naraha)為例,去年9月該地的強制撤離令取消,卻只有459位居民選擇回家,僅占核災爆發前當鎮人口的6%。

大部份的居民因恐懼福島當地殘留的高輻射值對身體有不利影響,拒絕回歸家園,其他人不願拋棄在他地展開的新生活,做了相同的決定。

但隨著日本政府對核災受災戶的全額住屋補貼將在2017年4月到期,災民感到被逼迫重回一個他們內心充滿疑慮的前家園。

目前多個在福島核災後「被淨空的」城鎮,都已逐步開放,當地政府宣稱只要是居住在政府指定的特定地區內,絕無安全疑慮,鼓勵居民趕快返回家園。

福島災民渴望新家園

日本政府對災民的住屋補貼將在2017年4月結束,屆時,居住在政府安置公寓內的災民將得開始自行承擔房租,也可選擇離開;對於在家鄉福島居住地仍被列為禁止居住區的災民,將可持續領取補助金。

80歲的小野田登紀子(Tokiko Onoda)現在跟丈夫居住在東京郊區一棟擁擠公寓大樓的第22樓,該公寓收容了約1000位因福島核災而無家可歸的災民,在這裡,居民不必負擔房租。

登紀子奶奶。(美聯社)
登紀子奶奶。(美聯社)

但登紀子擔心她將會失去住屋補助,因為她家鄉浪江町(Namie)部分地區的撤離令已被取消,意味著她和丈夫不再有不回去的理由。但登紀子堅信現在浪江町仍然是不安全、不適合人類居住的;登紀子說,她恐怕很難再相信日本政府的話,因為曾經她相信核能是安全的,現在只覺得自己受騙了。

當講到日本政府對待自己和其他災民的態度時,登紀子情緒相當激動並氣憤地說,「為何政府不給我們一塊福島以外的土地,讓我們可以重建新家園。」

房子裡輻射量高

「我們花費了多大的精力才建起那個家,從前的我們過得無憂無慮,唯一的煩惱是計劃著該去哪個溫泉遊玩。」登紀子說。訪談過程中她多次低頭拭淚。

她口中的那間大房子,有個前院,曾經種滿各式蔬菜及牡丹花,現在早已是一座名符其實的廢墟,儘管熬過了芮氏規模9.0的311大地震,卻不敵災後小偷的搜刮及老鼠的是瘧。

登紀子對於福島地區居住情況的擔憂其來有因,在最後一次造訪她的房子時,屋內每小時測得的輻射量高達4微西弗(microsieverts),是東京空氣平均輻射量的100倍,即便這個數值不會對人類生命造成立即性威脅,但登紀子不願長期活在可能患上癌症或其他疾病的恐懼中。

登紀子說,面對生命中的巨變,她已儘最大努力好好活著,交了許多朋友,試著讓自己忙於茶會、藝術課程及縫紉課。然而在經歷了這一切後,政府卻要求她返回福島,是否有些無情。「只有同我經歷過被迫撤離家園的人,才能真正體會我的處境。」

被拋棄的一群福島災民

記者木野龍逸(Ryuichi Kino)認為日本社會把登紀子和其他災區居民當成「被拋棄的人」(kimin)般對待,他們被這個社會給遺忘、遺棄了。

「我們甚至不知道他們(福島核災時被撤離災民)的真實數字。」木野龍逸說。

他指出,日本政府對於「被撤離者」沒有一個清楚的定義,政府所公佈的被撤離者人數僅根據有登記領取救濟金的人,因此與實際人數有一定程度上的落差。根據最新對福島及鄰近一縣的調查結果,「被撤離者」總數可能高達20萬人。

木野龍逸認為,「撤離」一詞意謂著「一個暫時性的處境,並且將來要有一個能夠回去的地方。」

日本政府現在每年約花40億日元(約新台幣)在安置救濟上,同時還得金援日本電力公司償還其所積欠高達5.9兆日元的巨額賠償金,並且賠償金額還可能持續上升。

政府取消撤離令的界定模糊

政府官員石崎佑次(Yuji Ishizaki)負責監督撤離令廢除的決定,他提到自己只是「根據政策辦事」,並表示「對於輻射量多少以下才是安全,界限其實很模糊,即便輻射量只有1微西弗,也很難確保絕對安全。」

福島當地孩童罹患甲狀腺比例激增

福島縣立醫科大學(Fukushima Medical University)是研究核災對人體健康影響的主要學術機構,它指出,該地區目前還未有與輻射相關疾病被診斷出來,但有出現因缺乏運動、營養不良、及心理壓力所造成的疾病。

福島核災後不久,受檢查的37萬名18歲或以下學童中,有超過100起的甲狀腺癌(thyroid cancer)確診病例,比例高得驚人,對此數據福島縣立醫科大學表示是受「屏蔽效應」(screening effect)影響,或因採用較嚴格檢測標準而有此結果。

但許多科學家認為,孩童罹患甲狀腺癌是非常少見的,100萬個孩童中頂多出現2至3人會罹患該癌症,因此超過100起的病例是出奇的高。而孩童罹患甲狀腺癌比例飆升的狀況,也在1986年車諾比核災(Chernobyl Nuclear Disaster)所在地烏克蘭(Ukraine)及白俄羅斯(Belarus)兩地出現過。

政府強迫人民曝露在輻射中

仲手清一(Seiichi Nakate)目前和妻子及2位兒女居住在離福島600公里遠的札幌市(Sapporo),一家人相當滿意在此地展開的新生活;當地1500多位福島核災災民組織了一個互助會,時常聚在一起喝茶聊天,或替彼此找工作。

當被問到是否願意返回福島居住,清一堅定表示「絕對不可能」。他認為從一開始,日本政府就對核災可能造成的威脅輕描淡寫,因此他現在無法再信任政府。

清一說,政府住屋補助的結束,讓許多災民感到有一股非得重返福島的壓力。

「當初日本政府拋棄了福島人民,連孩童也不例外,現在去制定政策要求我們回去。這是一項強迫人民去曝露在輻射中的政策。」

申請聯合國難民身份

另一位受訪者岡田惠(Megumi Okada)現居東京,是4位孩子的母親,目前正努力向政府爭取住屋補助,號招核災災民一起簽署請願書、參與與政府官員的會面。

她痛批日本官員刻意隱瞞福島殘留輻射的問題,她說,他們告訴我們目前在福島大部分地區生活的居民已過著「正常的生活」。

日本災民岡田惠與女兒。(美聯社)
日本災民岡田惠與女兒。(美聯社)

岡田惠拒絕讓她的孩子吃福島當地的食物或是呼吸當地的空氣,「這5年來我沒看到任何一點進展,但我認為我們有權利要求維持被撤離的狀態(stay evacuated)。」

當提到目前計劃去申請聯合國難民身份,岡田惠表示如能成功她將舉家移民至歐洲,「我知道以目前的情況來說,日本人民很難申請成為難民,但我願我能,因為我還想繼續活著(staying alive)。」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