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家被轟炸了」加拿大政府公民齊援助 敘利亞難民重獲新生

2016年03月05日 10:10
幸運到加拿大展開新生活的敘利亞難民兒童。(取自推特)

幸運到加拿大展開新生活的敘利亞難民兒童。(取自推特)

窗外大雪紛飛,敘利亞籍中年男子賈辛(Abdel Malek al-Jasem)坐在教室裡,正努力背誦外套、手套、圍巾的英文名稱,在寒冷的加拿大生活,保暖衣物不可或缺,他得趕快學會這些名詞才行⋯⋯

位於加拿大安大略省(Ontario)的貝爾維爾城(Belleville),按照字面翻譯是「美麗城市」,作為賈辛一家13口重啟新生活的起點,也許是命運極美的隱喻。賈辛帶著家人逃離因內戰砲聲隆隆的家鄉敘利亞,在鄰近的黎巴嫩一躲就是4年,2015年10月才好不容易搭上那飛越大西洋的班機,來到夢想中的新家園——加拿大。

總理大力歡迎  

賈辛一家人生平第一次搭飛機,就是拋棄一生成長的故鄉到遙遠雪國尋找新人生,但他們還稱得上幸運了,因為他們受到的照拂,是許多逃往他國的同胞很難企及的。

從踏上加拿大國土那一刻起,這些難民就能自動獲得加拿大的永久居留權,享有健保等社會福利,政府會無條件補助生活所需物資長達一年,若是有其他私人資助的更可以延長至兩年,而且幾年之後就可以申請成為公民。

加拿大總理杜魯道(Justin Trudeau)自2015年11月上任以來就大力支持援助難民計劃,截至2016年2月為止,已經有2萬6000名敘利亞難民抵達加拿大,其中有8567人是由民間組織贊助,加拿大官方則預計在2016年底前由政府出資,安置好2萬5000名難民,但這個原本在2月就該達成的目標,情況顯然遠比想像中複雜。

難民爽領補助? 有工作就得繳稅

原則上,想前往加拿大的難民都必須先向聯合國難民署(UNHCR)註記為難民身分,女性與兒童能優先獲得審查資格,如果有親戚住在加拿大,申請程序又會快得多。但儘管加拿大熱烈歡迎,該維護的安全程序也沒有少,所有難民都必須接受健康檢查、生物識別登記等安全檢查,必要時也會由發放簽證的官員進行面談。

加拿大政府開給難民的條件看似優渥,但其實有一條容易被外界忽略的規定,那就是難民一旦獲得工作,就負有和加拿大公民一樣的法律義務,納稅當然也包括其中。而且根據加拿大移民、難民及公民部(Department of Immigration, Refugees and Citizenship Canada, IRCC)的調查,過去經驗中移民極少有領滿兩年補助的例子,多數人都很渴望找到工作,不想一直過著伸手牌的生活。

賈辛一個兒子也是,雖然他很高興能回到學校,但還是迫不及待表示工作意願,「有個朋友告訴我,可以去麥當勞打工!」這位十幾歲的少年在黎巴嫩期間,必須在屠宰場工作幫忙家計。

敘利亞難民在黎巴嫩的生活相當艱苦。(美聯社)
敘利亞難民在黎巴嫩的生活相當艱苦。(美聯社)

民間組織自發援助 比政府更有效率

面對源源不絕的難民,光靠政府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位於多倫多的懷雅遜大學(Ryerson University)就發起「敘利亞生命線計劃」(Lifeline Syria Challenge),號召公民一起協助難民適應新生活,該計劃從提供住宿、購買日用品、預約看診、到英文課程無所不包,多倫多大學、約克大學以及安大略藝術設計學院也群起響應。

從貝爾維爾往南,來到名為皮克頓(Picton)的小鎮,,賈辛一家人的贊助者莫頓(Carolyn Moulton)在這裡擁有一間藝廊,她讓賈辛一家「承租」名下一棟房子,並承諾未來會把房子賣給他們,成為永久的家。

莫頓也盡力幫助他們自力更生,除了開車載著賈辛四處找工作外,她還幫賈辛家幾個少年找到了在餐廳和獨木舟店的打工,讓他們完成學業之際,還能分擔13口人的開銷。敘利亞生命線執行長屈奇爾(Wendy Cukier)說,從過去五年的經驗證明,獲得私人資助的難民家庭比政府資助的更快適應新生活,也更容易找到較好的工作。

反觀美國

隨著美國共和黨總統參選人川普(Donald Trump)的聲勢扶搖直上,他極具種族歧視的種種發言,也讓人感受到美國與加拿大在難民議題上似乎相當迥異的立場。

其實,歐巴馬政府也曾承諾,會在2016年底之前安置1萬名敘利亞難民,只是前往美國的安全檢驗非常嚴密,難民一樣要向聯合國難民署登記,美國國土安全部(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則負責審核每一個人的申請,通過之後就由州政府接管。但審核過程平均長達18至24個月,而過關率只有50%,有美國官員表示「比對任何遊客都還嚴格」。

而且,受到2015年11月的巴黎恐攻事件影響,許多美國民眾也擔心恐怖分子會假扮難民混入美國,高達31州的州長都表明,他們支持保守派共和黨的意見,不願意收容敘利亞難民。

不過,也有共和黨議員認為可以參考加拿大的策略 ,威斯康辛州參議員強森(Ron Johnson)就曾提出,他接受敘利亞生命線的做法,讓有意願的公民組織或宗教團體去幫助難民,如此就無需花到人民的稅金。

戰爭不結束 援助何時能停止?

2015年11月,加拿大政府更改了公民及移民部(Citizenship and Immigration Canada , CIC)的名字,加入難民二字,反映了加拿大政府援助難民的決心。

但其實,不是所有加拿大人都那麼好客,一份民調就顯示,支持政府難民政策的加拿大人只有52%,高達42%的人民更認為加拿大應該立即停止收留敘利亞人。1月份更有一位男子騎腳踏車經過多倫多的穆斯林協會時,以防狼噴霧攻擊敘利亞難民。

而現在,民間組織的自發援助也面臨了挑戰,那就是「到底什麼時候要收手?」敘利亞內戰即將屆滿5年,逃往世界各地的難民有增無減,屈奇爾一月份的發言透露出無力的擔憂:「我們要繼續下去,還是就說,我們已經盡了責任?」

加拿大歌手為敘利亞難民創作的歌曲《噢,加拿大!》籲請更多人向難民伸出援手

「從靈魂深處筋疲力竭」

回想賈辛一家剛抵達的時刻,「他們看起來從裡到外,打從心底筋疲力竭的感覺。」贊助人莫頓說,「根本無法想像他們到底經歷過什麼。」但是莫頓相信,這些難民們不會成為社會的負擔,她提醒剛找到餐廳打工的敘利亞少年,「你可以做的事絕對不只有在麥當勞工作。」

賈辛的另一位兒子最近也受邀到學校的模擬聯合國會議演講,主題正好是流離失所的難民。「那些孩子第一次遇到真正的難民,親耳聽到一個人說『我們家被轟炸了』深深震撼了他們。」莫頓表示。

生命線計劃的主持人拉席米(Mohamed Lachemi)也說,「這對學生來說是絕佳的學習,他們終於有機會嘗試解決現實問題,我非常高興能和大家一起幫助移民在多倫多建立起家園。」

拉席米本身就是一位移民,他出生自北非阿爾吉利亞的偏遠村莊,取得工程博士後留在加拿大,如今已經是懷雅遜大學第一位非白人校長。

「包容與信任能帶來很多好處,只要給機會學習,他們就能將所學回饋給社會。」拉席米如此期許著。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service@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