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延海專欄:中共在西藏派駐村工作隊——兼評人權觀察報告

2016年02月17日 06:30 風傳媒
圖片來源:人權觀察官網。

圖片來源:人權觀察官網。

位於紐約的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日前指控「中國當局針對西藏自治區所有村級組織的密集監控計畫原定2014年終止,現已無限期延長。」

人權觀察指出,2011年開始部署的駐村工作隊,對藏人實施侵入式監控,包括盤查政治和宗教觀點、實施集體愛國教育、設立共黨安全單位監視言行舉止,並收集可能使人遭受拘押或其他處罰的資訊。這些工作隊逼迫村民公開表示擁護中共、反對達賴喇嘛。

這份題為《中國:監控西藏計畫尚未終止》的報告稱,「該運動將西藏自治區近21,000名城鎮幹部以至少四人為一組,分派到全自治區五千多個村和居委會,在當地生活。這項耗費超過自治區25%總預算、為期三年的計畫,在持續時間和相對規模上均為中國前所未見。在此之前,專職黨政幹部很少甚至從來不在鄉鎮以下層級長期進駐。」

人權觀察的指控是嚴重的,也是值得商榷的。就中國當局在西藏派駐村工作隊而言,人權觀察的上述指控與事實有很大的出入。

2013年自治區召開第二批駐村工作總結暨第三批駐村工作動員大會。(作者提供)
2013年自治區召開第二批駐村工作總結暨第三批駐村工作動員大會。(作者提供)

首先,駐村工作由來已久。中共奪取政權和鞏固政權的法寶之一就是群眾路線。毛澤東稱「黨群關係好比魚水關係。如果黨群關係搞不好,社會主義制度就不可能建成;社會主義制度建成了,也不可能鞏固。」

毛澤東時代,幹部要下鄉蹲點,幫助農村發展,也要進行政治學習,開展批評與自我批評。中國改革開放時期,年輕的公職人員也要到農村掛職鍛煉,既參與扶貧工作,也培養幹部。

駐村工作隊全稱是駐村幫扶工作隊。去年十月,國務院扶貧辦在安徽省潛山縣召開全國幹部駐村幫扶工作現場會。根據會議上的消息,全國各地已向貧困村派出12.79萬個工作隊,派駐幹部48。所以,駐村工作隊不是西藏特有的情況。

鑒於駐村工作隊的主要任務使命是扶貧,駐村工作隊的結束時間就取決於當地脫貧工作完成的情況。中共的說法是「不穩定脫貧不撤隊伍」。中共中央和國務院2015年11月29日發佈《關於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決定》,要求:「注重選派思想好、作風正、能力強的優秀年輕幹部到貧困地區駐村,選聘高校畢業生到貧困村工作。根據貧困村的實際需求,精准選配第一書記,精准選派駐村工作隊,提高縣以上機關派出幹部比例。加大駐村幹部考核力度,不穩定脫貧不撤隊伍。對在基層一線幹出成績、群眾歡迎的駐村幹部,要重點培養使用。」

我不清楚人權觀察報告所稱駐村工作隊耗費超過西藏自治區總預算四分之一的說法是否屬實,但如果駐村工作隊的任務是扶貧,駐村工作隊可以把省級預算落實到村莊,或許也是人民的福祉。

儘管蹲點、駐村工作由來已久,但駐村工作隊成為熱點新聞確實是本世紀的事情。2004年2月6日,時任河南省委書記李克強批示組建駐村工作隊,派駐愛滋病疫情嚴重的村莊。2月18日,河南省委省政府派出駐村工作隊進駐38個省級愛滋病疫情嚴重村莊。同時,各地區、市、縣政府也確定各自的愛滋重點村,派出駐村幫扶工作隊。

2004年2月河南省宣佈派出省級駐村工作隊進駐38個愛滋病重災村。(南方周末/作者提供)
2004年2月河南省宣佈派出省級駐村工作隊進駐38個愛滋病重災村。(南方周末/作者提供)

2011年入職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一職的陳全國當時河南省委副書記,兼任河南省愛滋病防治幫扶工作專門領導小組組長。所以,陳全國當時應該直接負責了愛滋村駐村工作隊的組織和領導工作。

一黨專制下扶貧工作的自私性也非常突出。2004年6月下旬,衛生部副部長王隴德帶領衛生部考察組前來河南省考察愛滋病防治幫扶工作。陳全國介紹工作時稱,幫扶工作的指導思想是「通過幫扶工作的開展,使愛滋病患者得到及時救治,致孤人員得到有效救助,群眾生產生活條件明顯改善,發自內心地感謝黨和政府。」幫扶工作思路是:「突出救治、救助兩個重點,認真做好『六個結合』,即救治與救助相結合,救治與幫扶相結合,救治與發展經濟相結合,救治與精神文明建設相結合,救治與促進社會穩定相結合,救治與思想政治工作相結合。」

於是,我們看到,在駐村工作隊所到之處,除建立愛滋病醫療診所、建立愛滋病致孤兒童養育機構外,愛滋患者維權領頭人們也被邀請入黨或者入獄。在河南省商丘市柘城縣雙廟村,政府建立了專門對付愛滋患者的「防疫派出所」,監管愛滋維權人士和外來救助人員。

愛滋防疫派出所。(作者提供)
愛滋防疫派出所。(作者提供)

2011年7月,中共中央和國務院發佈《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加強社會管理創新的意見》。8月,陳全國調任西藏擔任自治區黨委書記。於是,在社會管理創新的名義下,從2011年10月開始,西藏每年派出2萬多名幹部駐村入寺,密切聯繫群眾。2015年11月中旬,西藏第五批駐村工作隊共計兩萬餘名幹部進駐西藏全區5464個村或居民委員會。

為使駐村工作隊能迅速開展工作,自治區財政每年安排10億元左右的專項資金,用於幫助駐點解決問題和困難,其中為每個工作隊安排10萬元的為民辦事經費。

西藏是少數民族地區。中共當局認為存在一個以達賴喇嘛為首的藏人分裂集團,而且2008年3月14日有過一次藏民暴動,所以駐村工作隊免不了要做好民族團結和反對民族分裂工作。

近年來暴力事件不斷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駐村工作隊也是新聞關注點。從2014年開始,全疆各級政府機關抽調20萬名幹部,開展為期三年的「訪民情、惠民生、聚民心」活動。所以,駐村工作隊不僅肩負扶貧重任,也是國家安全和社會穩定的救火隊。

在河南省愛滋病嚴重村莊,政府幫扶之前,村民抗爭、攻擊政府事件不斷,外來救援者源源不斷,而防治幫扶措施出臺、工作組入駐後,雖然人民的幸福感強了,但意見表達和對外聯絡卻受到嚴重限制,而病患者也出現分化。

駐村工作隊不僅被賦予幫扶貧困,維護黨的領導,也被要求發展基層民主。《關於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決定》就提出「加快推進貧困村村務監督委員會建設,繼續落實好『四議兩公開』、村務聯席會等制度,健全黨組織領導的村民自治機制。在有實際需要的地區,探索在村民小組或自然村開展村民自治,通過議事協商,組織群眾自覺廣泛參與扶貧開發。」

「四議兩公開」指的是農村所有村級重大事項都必須在村黨組織領導下,按照「四議」、「兩公開」的程式決策實施。「四議」:黨支部會提議、黨組織和村委會「兩委」會商議、黨員大會審議、村民代表會議或村民會議決議;「兩公開」:決議公開、實施結果公開。

*作者為北京愛知行研究所成員,投入中國河南愛滋防治與公衛研究多年,目前流亡美國,仍持續關心大陸人權議題。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service@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