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維觀點》小農謝銘鍵 返鄉當「穀王」

七年級大男生謝銘鍵花了十年磨一劍,透過插畫、網路行銷、一點堅持與固執,種出農夫的彩色未來。(多維提供)

七年級大男生謝銘鍵花了十年磨一劍,透過插畫、網路行銷、一點堅持與固執,種出農夫的彩色未來。(多維提供)

誰說台灣農業沒有競爭力?誰說台灣只剩老農沒有未來?台灣精緻農業可以師法日本,注入年輕人的創意與活力,走出自己的一片天。

花蓮,玉里,台灣好米的家鄉;綠油油的水田,映著藍天白雲,他們的主人是今年34歲、綽號小劍劍的開朗小農謝銘鍵,自詡「農夫界金城武」的他,是個書中沒有黃金屋、只有七龍珠、喜歡畫畫的七年級大男生。11年前的台北夢碎後,謝銘鍵決定返鄉務農,但迎接他的不是故鄉的溫暖,而是左鄰右舍、三姑六婆的冷嘲熱諷,有人勸他回台北工作、有人問他為什麼想不開要回家種田?種田能有什麼出息?滿腹委屈的謝銘鍵為了「證明自己是農夫」花了十年磨一劍,透過插畫、網路行銷、一點堅持與固執,種出農夫的彩色未來。

台東市玉里(取自網路)
有人問他為什麼想不開要回家種田?種田能有什麼出息?滿腹委屈的謝銘鍵為了「證明自己是農夫」花了十年磨一劍,種出農夫的彩色未來。(取自網路)

發誓不種田 台北夢碎食言

退伍那天,謝銘鍵在花蓮火車站,內心天人交戰,是要北上去台北打拚?還是南下回家種田?在北上與南下的抉擇中糾結。聽朋友說「台北遍地是黃金」只要抓住機會,成功就是你的;加上從小看父母種田的辛勞,收成卻得看天吃飯,好不容易等到收成了,米價卻又被糧商、米廠或農會掌握,於是謝銘鍵買了生平第一張前往台北的車票,要一圓他的台北夢。

寫了第一份專長是種田、施肥、除草、插秧的履歷,謝銘鍵獲得了一份不太需要專業的電子工廠作業員的工作,晚上和7個朋友擠在一間頂樓加蓋的小房間裏,用父母從玉里寄來的白米、雞蛋、空心菜做成「玉里式蓋飯」果腹,過著克難的生活;然而這樣辛苦的生活並沒有讓謝銘鍵學會開源節流,台北這個花花世界,對從小在鄉下長大的他來說,一切都覺得新鮮,吃、穿、唱歌、泡夜店,不但讓謝銘鍵成為月光族(每到月底存款花光光之意),更成了每個月向父母伸手要錢的啃老族。

農耕收入不佳,為求生計,只好將大片耕地便宜出租給工廠。(攝影/謝繕聯)
農耕收入不佳,為求生計,只好將大片耕地便宜出租給工廠。(謝繕聯攝)

「在台北工作,我只學會一個裝電池的動作,每天盯著時鐘,等待時間過去。」謝銘鍵說,這樣的生活讓他開始感到迷惘,直到有一天,請假在家的他,叫了一桶瓦斯,看著送瓦斯的阿伯滿身大汗替他把瓦斯搬上頂樓,卻只多收50元的搬運費用,如果阿伯是我爸爸呢?每月向家裏伸手要一萬,爸爸就得搬200趟才能夠支付;如果這個阿伯是未來的我呢?這時,謝銘鍵決定「我要回家!」

青年返鄉種田沒出息?

現在,年輕人返鄉務農好像是一件有點「潮」的事,但在11年前,在花蓮玉里這個小城鎮,年輕人返鄉務農很丟臉!很多長輩認為,年輕人就是應該到台北打拚,種田能有什麼出息?但謝銘鍵不能理解的是,台灣以農為本,為什麼在台灣一個肯腳踏實地做事的年輕人,會因為他的職業是農夫受盡冷嘲熱諷?他只好假裝沒看見,每天把自己「關」在田裏跟家裏。

謝銘鍵剛回到家時,爸爸什麼都沒說就丟了一甲地讓他自己去搞,從小學就幫忙家裏種田的謝銘鍵認為種田有什麼難?插秧、施肥、除草不就是種田?他不明白為什麼爸爸那輩的老農夫要這麼傻,把肥料分四批灑,不如一次灑完,反正稻子會自己長大,等到收成時才發現自己有多「肉腳」。

謝銘鍵說,一般農夫種田一甲地可以產出1萬到1萬2,000斤不等的稻米,但他那甲地卻只收成2,000斤,不到正常值的五分之一,那時候真的超丟臉的!這個刺激,激起謝銘鍵的上進心,拚命上網查資料、看書,到處向其他老農夫們教,花了4年謝銘鍵終於搞清楚選種、基肥、追肥、穗肥這些種稻的知識,現在他終於可以自豪的說,他稻米的產量與質量已經能媲美資深稻農了!

捨不得吃光的生態好米。(取自網路)
現在,年輕人返鄉務農好像是一件有點「潮」的事,但在11年前,在花蓮玉里這個小城鎮,年輕人返鄉務農很丟臉!很多長輩認為,年輕人就是應該到台北打拚,種田能有什麼出息?(取自網路)

網路 開啟稻農一扇窗

成為專職農夫的謝銘鍵,閒來無事跟朋友到網咖玩電腦,發現「部落格」後,開啟了生命中重要的一扇窗。謝銘鍵開始把插秧、施肥的照片放到部落格上跟網友分享,卻遭網友吐槽「哪有20多歲的人會去種田?」為了證明「自己是農夫」,謝銘鍵陸續把選種、育苗、插秧到收割、烘乾、碾米的過程編成繞口令或RAP,拍成影片放上網。

謝銘鍵和幾個死黨或是找來農夫阿伯當臨演,在田裏又跳又叫,一度被爸爸要求「去看精神科」,但沒想到他的搞怪行徑,卻在網路上爆紅!有網友建議謝銘鍵開放大家從網路上訂購他的「劍劍好米」;謝銘鍵想,既然要透過網路行銷,「品牌形象」應該很重要,美工科畢業、愛畫畫的他,利用繪圖軟體,畫出右手抱著稻米、左手豎起大拇指的漫畫版小劍劍當成商標,並把務農相關的大小事,畫成漫畫在網路上跟網友分享,謝銘鍵就連稻農最怕颱風把稻子吹壞的倒楣事,都能畫得很歡樂,KUSO的畫風再加上搞笑的自拍影片,讓劍劍好米開始打響名號。

讓父母驕傲 謝銘鍵成「穀王」

但其實一路走來並不是這麼簡單,曾經,謝銘鍵因為生性叛逆加上理念與父親不同,衝突不斷,還曾離家出走長達半年之久;謝銘鍵自責的說,以前年輕不懂事,剛從台北回花蓮的時候,常常和爸媽對罵,有次吵完架,我就開車出走,也不管父母務農的辛苦,半年之內連通電話都沒打回家,現在想起來,還會想揍自己一拳。

那半年裏,謝銘鍵不想工作、不想賺錢,一天過一天,戶頭裏的錢越來越少,到後來身上只剩200塊和一點零錢,還有死去的阿公留給他的兩個戒指。謝銘鍵還記得,某天他用顫抖的手捧著兩個戒指,眼淚不斷地流,他對戒指發誓「總有一天我會把你們贖回來的!」之後走進銀樓忍痛賣掉。謝銘鍵終於覺醒,結束半年叛逆離家出走的放蕩生活,開車回到田裏找父母。看著父母工作時的背影,謝銘鍵覺得父母為這個家付出好多、好多,如果他再叛逆下去,父母該怎麼辦……從此之後,謝銘鍵更加努力在農務上,當「劍劍好米」的事業上軌道之後,謝銘鍵在父母臉上看到不曾看到過的驕傲笑容,在親戚好友面前父母也不再因為有個「年紀輕輕就回家種田」的兒子抬不起頭。

台灣青年 要為理想向前行

謝銘鍵認為,台灣年輕人現在最欠缺的是,為了朝理想、目標前進與長輩對抗的勇氣,有時候,我們明明知道我們在做對的事,那你為何不用實際行動證明你是對的?就像以前,爸爸認為用網路行銷稻米是天方夜譚,但我用一萬塊的成本,堅持走自己認為對的路,才會有現在的劍劍好米。

返鄉務農這條路,說它不辛苦是騙人的,就像隔壁老阿伯,有5個孩子,但沒人願意回鄉接手農務,老阿伯就一個人守著一甲田過活,有一年焚風橫掃東台灣,老阿伯只能看著被焚風摧殘、整片發黃的作物,癱坐在田埂哭泣。

我無法幫現在有心想回鄉的青年做決定。我能做的,就是當一個開朗的農夫,改變大家對務農總是可憐、賺不到錢的印象,讓年輕人知道,現在的農業已經沒有以前辛苦,因為我的手沒長繭!雖然我現在還是會被質疑、不被認同,但我靠自己的雙手打拚,我以當農夫為榮。出身低又怎樣?每天赤腳滿身泥巴又如何?朝著夢想前進,保持開朗的心情,人生就會過得很美好!

現在,謝銘鍵正在逐步擴大他的稻米版圖,除了將慣行農法分階段轉為有機農法,溫柔對待土地外,他還想嘗試米加工品、觀光工廠,透過打工換宿讓更多年輕人了解農業同時解決農忙時缺工的問題,未來還想成立農業推廣聯盟,帶領地方小農對抗糧商,成為玉里最成功的「穀王」。

圖為花蓮農地(Fred Hsu/維基百科)
現在,謝銘鍵正在逐步擴大他的稻米版圖,未來還想成立農業推廣聯盟,帶領地方小農對抗糧商,成為玉里最成功的「穀王」。(Fred Hsu/維基百科)

 

*本文原刊《多維TW》月刊003期,授權轉載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