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曼芬專欄:「納涼會」張愛玲和李香蘭合照玄機

兩位民國奇女子張愛玲(左)與李香蘭(右)。

兩位民國奇女子張愛玲(左)與李香蘭(右)。

做張愛玲研究的不斷延伸閱讀,6月27日有了新發現:在同一天同一個場地同一個張愛玲和不同人拍了三張合照,都在1945年7月的「納涼會」上,一張和李香蘭兩人、一張和李香蘭以及某女士三人,一張與會的文人雅士們圍繞著張愛玲「眾星拱月」。

詭異的是,不論時間前後序和背景人物如何替換,鏡頭捕捉到的張愛玲刻意擺弄的優雅坐姿和那頷首垂目的奇異表情,從頭到尾沒有變化過。將此三張連環拍貼上微博後在網路上引起廣大迴響,數萬人點閱,其中有位戴維先生抽絲剝繭地找出第二張神祕女子為何者?原來是當代攝影師劉思麒做的合成。她專將自己置入已故大人物身邊,營造虛擬想像事件。

女作家與女明星的照片非常有名(左),後世好事者還加以合成為三人照(右)。(作者提供)
女作家與女明星的照片非常有名(左),後世好事者還加以合成為三人照(右)。(作者提供)

可見「納涼會」有多紅。當時李香蘭是紅遍大江南北海峽兩岸的大明星、大歌星,與周璇、白光、張露、吳鶯音並列上海灘「五大歌后」。照片中,歌后老氣橫秋地垂手站立一旁,青春嬌嫩的張愛玲優雅地低眉垂目斜坐著,真是何等風光。其實兩人同齡,皆生於1920年,李香蘭大上半年。

關於「張李合照」,張愛玲在《對照記——看老照相簿》裡(頁66-67)有圖說:

1943年在園遊會中遇見影星李香蘭(原是日本人山口淑子),要合拍張照,我太高,並立會相映成趣,有人找了張椅子讓我坐下,只好委屈她侍立一旁。

《餘韻》書中提起我祖母的一床夾被的被面做的衣服,就是這一件。是我姑姑拆下來保存的。雖說「陳絲如爛草」,那裁縫居然不皺眉,一聲不出拿了去,照炎櫻的設計做了來。米色薄綢上灑淡墨點,隱著暗紫鳳凰,很有畫意,別處沒看見過類似的圖案。

喜歡奇裝異服招搖過市的張愛玲,顯然對那天自己的表現非常滿意,從坐姿到服裝,無一不「與眾不同」,還委屈大明星李香蘭「侍立」一旁。侍立兩字,不言自明,有卑微、伺候之意。照漢語辭典解釋:侍立,恭順地站立在旁邊伺候。國語字典則曰:站立於一旁侍侯;《三國演義.第四回》:「見董卓坐於床上,呂布侍立於側。」;《紅樓夢.第六七回》:「旺兒請了安,在外間門口垂手侍立。」熟讀《紅樓夢》的張愛玲豈不知這兩字原意?遙想彼時彼刻不可一世的風光,垂垂老矣的張愛玲,花落水流往事蒼涼,竟有著無限歡喜。

《對照記》中共收錄了54幅珍貴照片,從童稚到老年,是家族記憶保存最後的禮敬,但根本不足以說明張愛玲傳奇的一生。整本照相簿寫真集,是她慎重取捨後驚鴻一瞥的回顧,除了張家曾祖、祖父母、父母、姑姑、弟弟、暱友炎櫻外,捨棄胡蘭成、桑弧、賴雅,卻獨獨挑了「外人」李香蘭合照這張?

李香蘭疑似中國與日本間諜雙重身分的複雜背景,足以暗喻、扣連許多祕密:日本、漢奸、胡蘭成、胡張戀、白雲蒼狗往事如煙。整本《對照記》,胡蘭成其實「存而不在」。相機捕捉住「張李合照」照相片的那一剎那,就是張愛玲生命中最值得回味、最燦爛的一刻,也是和胡蘭成依舊甜蜜的一刻。

不過,園遊會巧遇李香蘭,應該是1945年7月21日《雜誌》雜誌在咸陽路辦的納涼茶會,不知張愛玲為何記錯日期。有若干文獻也寫兩人相識於1943,應是受張筆誤影響,1943年張愛玲初出茅廬,文名未起,已經紅遍大江南北海峽兩岸的李香蘭怎會和她見面喝茶?

1942至45年中日戰爭上海淪陷時期,《雜誌》、《古今》、《天地》、和《風雨談》是四本與汪精衛政權有關的刊物。這四份刊物既與汪政權有關,自然難免牽涉到這一時期文藝活動最受爭議的「落水文人」及「漢奸文學」問題。張愛玲都為這些刊物寫稿,尤其在《雜誌》上發表了大量作品。《雜誌》背景複雜,表面上是日本人經營,背地出資者卻是中共地下組織。《雜誌》於1938年在上海創刊,於1942年改版,1945年停刊。復旦大學教授顧錚明言:「這個雜誌為奠定張愛玲的作家地位貢獻甚大。」

《雜誌》舉辦「納涼會」盛大隆重。(作者提供)
《雜誌》舉辦「納涼會」盛大隆重。(作者提供)

有人說張愛玲不知情?曾經為了一千灰鈿和秋翁(皇冠出版社平鑫濤父親平襟亞)在上海小報筆戰的張愛玲,對稿費錙銖必較,她怎會不知情,只是可以裝作不知情,因為不親政治不寫時事的作家,一貫冷眼看亂世。

當天「納涼會」是上海淪陷區一大盛事,宣傳排場如下:

七月二十一日

在咸陽路二號

茶宴

出席者

陳彬龢先生

金雄白先生

李香蘭女士

張愛玲女士

來賓

松本大尉  川喜多長政先生  炎櫻女士  陳女士  張女士 

本社記者

魯風  吳江楓  朱慕松三人

《雜誌》納涼會的出席者合影。(作者提供)
《雜誌》納涼會的出席者合影。(作者提供)

除了張愛玲、李香蘭兩位大紅人,還有日本殖民高官松本大尉、中華電影副董事長川喜多長政以及新聞界重量級人物陳彬穌、金雄白。閨蜜炎櫻、姑姑張茂淵也出席。

《雜誌》除了為張愛玲出版小說集《傳奇》第一版,還先後為張愛玲舉辦過幾次座談、專訪,除了「納涼會」,尚有與蘇青、炎櫻對談等等宣傳活動。張愛玲甚至上廣播電台接受訪問、和潘柳黛義演舞臺劇《秋海棠》……。套一句現在的行話:上海媒體將張愛玲大作家的氣勢給「做」了起來。

《雜誌》讓大喊出名要趁早的張愛玲,快速耽溺於名利雙收的愉悅中。「納涼會」中和李香蘭的合照道盡一切。

*作者為世新大學廣播電視電影學系兼任助理教授、澳門城市大學客座講學教授,知名文化評論人、性別研究專家。2015年最新著作《矛盾的愉悅——1943-1952張愛玲上海關鍵十年揭祕》。(更多作者訊息,請上「小曼i日誌粉絲團」「楊曼芬的微博」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