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工資夠養家嗎?可以!只要你拚得到「2份」基本工資

2015年09月21日 08:00
許多工作薪水只有基本工資20008元,要養家活口的確有困難,邱先生說,因為如此才必須來就業服務中心找兼職。(曾原信攝)

許多工作薪水只有基本工資20008元,要養家活口的確有困難,邱先生說,因為如此才必須來就業服務中心找兼職。(曾原信攝)

20K能幹嘛?一支iPhone?一個名牌包?一趟不近也不遠的海外度假行程?還是2個月的房租?100天的餐費?答案或許因人而異,但最殘酷的答案可能莫過於「支付全家人一個月的所有生活支出」。
 
今年7月1日,新版基本工資正式上路,月薪由原先的19273元調整為20008元,時薪也由原先的115元調整為120元,行政院表示,調整理由為「照顧勞工生活」,但問題是,20K真的有辦法照顧勞工生活嗎?
 
每當談起低薪,人們腦裡閃過的第一個字眼往往是「22K」。在大多數人眼中,22K是青年貧窮的代名詞,它很可能是職場新鮮人的第一份薪水,卻是極難維持大城市中個人基本生活支出的一份薪水,象徵著台灣社會「窮忙」的窘境;然而,當22K引起各界關注時,卻有一批年齡層更高、薪資卻比22k還低的勞工長期被忽視,他們領著號稱「保障勞工基本生活及購買力」的基本工資,卻發現自己離所謂的「基本生活」越來越遙遠。

基本工資目的:保障勞工基本生活及購買力

根據勞動部網站,基本工資的定義為「保障勞工基本生活並維持其購買能力」,而在勞動部委託中經院做的基本工資公式研究報告中,開宗明義也明確寫著基本工資立法目的為「藉由國家公權力的介入,達成國際勞工組織ILO 131號公約『維持勞工基本家庭生活需求』」,換句話說,基本工資不僅要讓勞工足以維持個人基本開銷,更應連勞工家庭的生活需求都顧及。但,20K的基本工資真的有辦法顧及勞工家庭所需嗎?

【案例1】單親媽媽要養家 瘋狂加班才能活

「如果是單親家庭的話絕對不夠用,一定要雙薪家庭一起賺才有辦法。」47歲的小高這麼說。養有2個小孩的她先前在一家電子業擔任作業員,薪資得加上1000元的全勤獎金才能勉強壓在近2萬元的基本工資線上,但光住處每月就須繳納12000元的房貸,即使努力在伙食費、交通費上節省,每月支出仍遠超過所得。問起如何維持家計,樂觀的她正面地說,過去景氣好時,「假日都沒在休息」,靠著瘋狂加班,每月能賺到3萬多元,加上小孩都很懂事,大了之後紛紛自己半工半讀以支應日常支出,才能勉力維持家計。即使自己生活已經很不容易,但她仍為現在的年輕人抱不平,認為現在年輕人連房子都買不起,比自己更辛苦。

20150912-004-SMG0035-風數據-基本工資-小高小檔案
 

連基本工資都賺不到的人 比你想的更多

領著微薄的基本工資卻要養活一家老小,小高的故事對很多人來說可能是「鄉下才會發生的特例」,但實際上小高就住在大台北地區,而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2014年的《人力運用調查》報告,全台灣共有87.9萬人每月收入連2萬元的基本工資都不到,共佔整體有酬就業者的8.39%,雖然人們多半認為可能是領時薪者才會月領不到2萬,但根據主計總處的統計結果,收入未滿2萬元的族群中有高達67%為全日時間工作者,而僅有33%是部分時間工作者。而不同於22K多半集中在初出社會的年輕人,月收入未滿2萬元族群人數最多者落在50 至59歲的中年族群,接著才是20至29歲的年輕族群及40至49歲族群,而在40至50歲的中壯年族群中,大部分都是像小高一樣領取基本工資卻要負擔家計者。

20150919-004-SMG0035-風數據-基本工資-全職,不只打工族窮忙!全職者有58.6萬人月領不到2萬元
 
20150919-002-SMG0035-風數據-基本工資-年齡,錢歹賺,子細漢-中高齡低薪族群負擔重
 

低薪受僱者 偏布北中南

若細究其中的受僱就業者,則能發現在每月收入低於2萬元的勞工中,以平均薪資較低的南部地區佔37%最多、平均薪資高達38K的北部地區佔了36%居次,可見低薪者並非僅分布於中南部地區,北部同樣有許多勞工領不到基本工資。

20150919-005-SMG0035-風數據-基本工資-區域,別再戰南北!北部也有22.3萬人月領不到2萬元
 

此外,儘管仍有近90萬的勞工領取基本工資甚至更低的報酬,但平日卻較少看到明確寫著「月領20008元」的職缺,到底是誰在領基本工資?又是哪些工作在發基本工資呢?

比22K還慘 清潔、保全、派遣工常領基本工資

台北市就業服務處副處長王妙鶯分析,對大多數大學畢業的新鮮人來說,起薪至少仍有22K以上,因此領取基本工資者大多是最為基層的勞工,又以清潔業及保全業居多。王妙鶯以幫忙轉介的經驗為例,來就業轉介站者分兩類,除了中年失業而二度就業者外,便是高齡、身障等弱勢就業者,前類中有許多年資長的白領,在中年失業後再也找不到類似的行政職,又不像年輕人善於使用網路找工作,最終透過就服站轉介的方式找工作。

新竹縣產總理事長詹素貞則提供第一線勞動現場的觀察,她表示,領取基本工資者以派遣勞工為大宗,當基本工資調到哪裡,派遣員工的薪水就到哪裡;南市產總總幹事黃育德也分析,領取基本工資者仍以時薪計時者為主,領取月薪者則多集中於派遣勞工。

基本工資專題,新竹縣產業總工會理事長詹素貞指出,派遣工是躲避勞動權益保障的手段,業主常常以聘僱派遣工從事正職工作,以規避部分正職員工才享有的福利。
新竹縣產業總工會理事長詹素貞指出,派遣工是躲避勞動權益保障的手段,業主常常以聘僱派遣工從事正職工作,以規避部分正職員工才享有的福利。(曾原信攝)

為一窺領取基本工資者的真實生活處境,《風傳媒》實地採訪8位薪資落在基本工資或以下的勞工,從青年到中年、從老到少,從服務業到製造業,儘管年齡、職業各不相同,但共同反映出的是「入不敷出」的苦悶心聲。

【案例2】拼命兼差 每天睡不到3小時

小高的工廠同事小玲今年53歲,和小高一樣須獨力扶養2個小孩,但小玲還有1個因故變成植物人的哥哥要照顧。幾年前哥哥仍在世時,小玲每月須支出安養院1萬多塊的費用,加上在新北市租屋每月1萬元左右的房租及水電支出,光這兩筆費用便已超出小玲當時正好壓在基本工資邊上的18000多元的工廠月薪,記者聽聞不禁驚呼「這怎麼夠?」

「不夠啊!所以我那時候兼兩份工作,8點上班、5點半下班,又趕到另一個地方去做,6點做,做到半夜2點多才下班,回去洗個澡、洗個頭已經快要天亮了。一天睡不到3小時,很累阿!」小玲說得一派自然,但聽在我們耳裡卻感到無比辛酸。當時小玲為了賺到生活開銷,只能在白天工廠下班後到卡拉OK店幫人煮飯,這份工作同樣提供18000多元的基本工資,儘管每天睡不到3小時,但終究能掙得3萬多元勉力維持基本生活。

20150912-005-SMG0035-風數據-基本工資-小玲小檔案
 

聽完小玲的講述,小高笑笑地說,「其實我們都一樣,她是靠兼差、我是靠加班,我們實際上都是做2份工作。」

事實上,這樣的經濟重擔並非僅落在單親家庭身上,即使是雙薪家庭或者單身男性同樣會面臨相同的重擔。

【案例3】求職頻碰壁 「能不能幫我介紹工作?」

在西門町的就業轉職站,61歲的邱先生翻著厚重的職缺介紹本,距離上一份里長辦公室清潔工作已過了半年,即使那份工作日薪500元、一個月只能賺15000元,但仍是邱先生穩定的收入來源,自從離開那個工作後,邱先生因為年齡的關係,求職屢屢受挫,雖然因為住在原生家庭可節省房租,且從事清潔工作的太太每月有穩定的薪水收入,但邱先生的2個小孩都才國中,即使只算每月固定支出也高達26500,單靠太太25K左右的薪水根本難以支應,邱先生只好靠著自己過去的積蓄及偶爾到龍山寺附近打1天2000元的零工以幫忙家務,訪談過程中,他最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能不能幫我介紹工作?」

20150912-006-SMG0035-風數據-基本工資-邱先生小檔案
 

【案例4】伙食費每天100元 還要為小孩學費傷腦筋

而在台北以外的地區,生活並沒有比較好過。在新竹的阿月透過就業輔導站轉介,找到一份月薪為基本工資、為期半年的秘書工作。阿月估算自己每月固定支出,包括1萬4的房貸加上通訊費用及養車和交通費等等,儘管已努力將伙食費壓在每人每天100元以內,每月仍須支出近3萬塊,所幸有先生一起負擔家計,目前收支正好打平。但最令阿月煩惱的是,3歲的小孩即將上幼稚園,假如無法抽到公立幼稚園,一年恐怕要增加20萬元的學費支出,這筆錢對她和先生來說都是非常沉重的負擔。

20150912-007-SMG0035-風數據-基本工資-阿月小檔案
 

【案例5】靠基本工資養家「不可能!」

與阿月的咬緊牙根相比,30歲的鄭育安顯得一派輕鬆。同樣透過就輔站轉介取得月薪為基本工資的秘書工作,目前住家裡的他說,因為自己過去有存款、加上住家裡省去房租,因此靠自己及老婆的薪水還過得去,主要開銷為小孩上公立幼稚園及給媽媽的托育費。但問起基本工資夠不夠養家,他篤定地說「不可能!自己吃喝玩樂可能還很緊繃,要是結婚、有小孩子就更難,自己想買一個家具可能就要存很久,如果自己沒有住家裡,可能會過得很辛苦。」

20150912-008-SMG0035-風數據-基本工資-鄭育安小檔案
 
基本工資專題,身為派遣工的鄭育安已成家且有一名孩子,他坦言以派遣工的薪資過活,的確有些困難。
可以靠基本工資養家嗎?鄭育安已成家且有一名孩子,他坦言若以基本工資過活,的確有些困難。(曾原信攝)

照顧勞工家庭生活需求? 台灣基本工資不合格

這些月領20K上下的勞工,年紀、產業或資歷各不相同,但從他們的描述中卻不斷驗證一件事情-只領一份基本工資絕對不可能負擔養家重任。如果從國際勞工組織(ILO)公約對基本工資「維持勞工基本家庭生活需求」的定義來看,基本工資不僅要讓勞工足以維持個人基本開銷,更須一併顧及勞工家庭的生活需求,在這樣的前提下,台灣現行的基本工資顯然並不合格。

既然勞動部認同ILO對基本工資的定義,那麼現行基本工資最大問題就在於應如何界定所謂的「勞工基本家庭需求」?一個「基本家庭的需求」應該是什麼樣子?一個勞工應該扶養幾個小孩?這也是每年基本工資審議會上,勞資雙方都對公式爭論不休的主因。

單親媽媽小高及小玲的故事突顯出現行基本工資其實是投射在一個社會對「正常家庭」的想像上,在這個想像中,正常的家庭不僅要雙親俱全,所有家族成員還必須身體健康、萬事如意、沒有任何多餘的嗜好,且不會發生生病住院、失業等突發狀況,以確保全家人能勉力活在最低生活水平線上。

而對於那些看似「沒那麼正常」的家庭來說,要怎麼達到收支平衡只能各憑本事。那些有點存款資本的可以選擇住在家中靠存款支援,但對於那些一點資本都沒有的家庭來說,也許只能一人當兩人用,做2份工作來假裝自己是那些「正常」的家庭。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service@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