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無法治民不聊生 索馬利亞海盜治國

索馬利亞海盜猖獗,幾已成海盜治國局面。(取自推特)

索馬利亞海盜猖獗,幾已成海盜治國局面。(取自推特)

長期處於內戰的索馬利亞,領海近日出現非法越界捕撈的漁船,當地的漁民發現他們可以透過海盜行為獲取更多利益,讓國際打擊海盜行為的努力又顯白費。

由於在大多數的劫持事件中均要求交付贖款,索國政府官員提出警告,該國北部的海盜活動正在復甦,除非加強海軍艦隊的巡邏, 以及增加就業機會並保障岸上安全,打擊非法捕撈的漁船,否則情況非但持續惡化,還將一發不可收拾。

 

 

海盜領袖從良

據《英國廣播公司》(BBC)31日的報導,索馬利亞北部邦特蘭(Puntland)一個看起來破舊不堪的港口小鎮埃爾(Eyl),外表看起來如同2009年的情況,但不同的是,這次停泊在海上被劫持的船隻,以及昂貴的四輪傳動休旅車都不見了。

年紀約30歲的法拉(Farah)對記者說:「我們知道這是不對的,但總之我們還是做了。」法拉曾是埃爾岸上的海盜領袖,曾帶領過23名海盜。2008年時,武力劫持了土耳其漁船以及韓國貨船,各自要求180萬美金跟200萬美金作為贖款。

 

 

「我們將這些錢花光,也有的放棄這些錢。之後宗教領袖及政府都勸我們停止這種行為。我再也不會重回海盜的行列,我現在只是一名普通的漁夫。」雖然法拉(Farah)如此說,但他過於昂貴的穿搭顯然和漁夫的身分有些不搭。

外來漁船搶資源

記者在埃爾可以看到地方官員運作民眾進行抗議活動,群眾的口號與標語,主要是針對外國的拖網漁船,因為他們認為這些漁船是在掠奪索馬利亞的沿海資源,讓他們無法以捕魚維持生計。

當地居民對於缺乏發展及就業機會感到憤恨不滿,1位28歲的失業教師穆罕默德(Daoud Ali Mohamed)表示:「如果我近期內還是找不到工作,或許我會回去當海盜。任何事情都可能發生,現場的每一個人都可能會成為海盜」。

 

 

多年來,大家其實都了解,以長遠的目標來看,索馬利亞海盜的問題必須透過岸上的民生問題來解決,而非以武力對抗海盜船。

邦特蘭的反海盜部長薩利赫(Abdalla Jama Saleh)說:「國外的軍艦加強巡邏,船上也都有配有武裝人員,這些確實能有效壓制,但海盜並沒有死,而只是處於休眠狀態,一但軍艦離開,他們馬上就會出現。」

索馬利亞海盜出沒範圍圖示(維基百科)
索馬利亞海盜出沒範圍圖示(維基百科)

索馬利亞內戰下的民生問題

邦特蘭從2005年開始成為國際海盜大本營,也是與中東國家葉門進行販賣人口的集散地。

邦特蘭的首都加羅韋(Garowe)全新打造的監獄距離埃爾只有4小時的車程,該座監獄即為國際世界試圖打擊海盜最明顯的體現。英國也是出資建造這座監獄的歐洲國家之一。

聯合國毒品暨犯罪辦公室(UNODC)的賈瑪說:「近年來的海盜劫持事件已經減少許多,監獄也協助青少年認知到自己的朋友坐牢了,達到了警示作用。監獄同時也能改造囚犯。」

 

 

儘管這座監獄看起來擁有乾淨完善的安全管制,但監獄內很常發生襲擊獄卒和越獄事件。

日前,17名遭定罪的海盜看起來都僅是小嘍囉,而不是海盜首領,監獄中也囚禁了軍事組織「索馬利亞青年黨」的成員,其中包括27歲遭判處死刑的法拉赫(Aweil Ali Farah)。

老師被判死刑

法拉赫說:「我是個老師,有人因對我心生怨恨便向警察誣告我。我並不是索馬利亞青年黨,他們是恐怖份子、基本教義派,以及伊斯蘭主義恐怖分子。我竟然在這裡等著被處死,我感到非常害怕」,他在他囚服上寫著「這裡沒有正義(No Justice)」。

邦特蘭的總統蓋斯(Abdiweli Ali Gaas)盼國際社會為索馬利亞的國際海盜亂象投入更多的努力,蓋斯指責西方國家的雙重標準,外國海軍僅關心制止索馬利亞海盜(2012年後有停緩),卻對外國的拖網漁船(主要來自伊朗)掠奪索馬利亞自然資源的事置之不理。蓋斯警告:「這可能會讓海盜問題捲土重來」。

但這是一個複雜的問題,經過幾十年的內部衝突,索馬利亞仍在努力協商,盼邦特蘭能重新加入索馬里亞邦聯。

太多單位,無法有效管理

不同的管理部門都可以簽發捕魚執照,當中牽涉了詐騙和搶奪,UNODC東非反海盜計畫的負責人科爾(Alan Cole)說:「在邦聯政府(索馬利亞)和地區自治政府(邦特蘭)之間,所購買的捕魚許可證有效性還是三不管地帶。」

目前,邦特蘭有一支由阿拉伯聯合大公國(UAE)出資訓練的海防部隊,但它的軍力實在太弱,連巡防索馬利亞海岸線的一小部分都嫌不足,不幸的是,索馬利亞擁有全非洲最長的海岸線。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