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撤換 高美館長謝佩霓:唯一遺憾是少了好好的告別

2015年06月18日 18:00
謝佩霓。(取自高雄市立美術館網站)

謝佩霓。(取自高雄市立美術館網站)

任內成績頗受好評的高雄市立美術館館長謝佩霓,於6月上旬匆匆被告知,任期將至7月30日止,8月起將歸建逢甲大學。之後藝文界發起聲援謝佩霓的活動,謝佩霓在沉默一段時間後,在接受《風傳媒》採訪時表示,說沒有捨不得是假的,畢竟在高雄這麼長的時間,但她完全理解,每個職務都有一定的任期,不可能完全操諸於己,「唯一的遺憾是,彷彿少了一個好好的告別。」

謝佩霓在2009年初接任高美館長,當年的高雄藝文活動相對貧乏,一方面市民沒有觀展的習慣,二方面好的大型展演也不太南下,謝佩霓在有限預算中,以6年多的時間,為高雄開闢一片天,連續6年獲選十大公辦好展,她的認真幹練,亦獲得藝文圈的認可。因此,在她去職的消息曝光後,藝文界為她大抱不平,直指高雄市文化局以「公文通知期滿解職」,是粗糙逼退、糟蹋人才。

藝文界認為,高雄市文化局以「公文通知期滿解職」,是粗糙逼退、糟蹋人才。
藝文界認為,高雄市文化局以「公文通知期滿解職」,是粗糙逼退、糟蹋人才。

看了公文副本才知歸建 接續作業手忙腳亂

謝佩霓坦言,她自己在看到「公文副本」後也頗感錯愕。高雄市是以副市長許立明代行的公文正本送逢甲大學,感謝逢甲大學的借調,副本則送高美館。對她而言比較尷尬的是,學校5月開始排定下學期的課程,此刻歸建有可能面臨課都不知如何開起的窘境。而據了解,大學行政作業的時程表,從教師聘任到選課開課,最遲都已於五月間完成,如今確實愛莫能助。

此外,高美館的預算和計畫5月也都編定,人事驟然異動,她要在最短的1個月內儘速處理善後,包括大展與贊助的處置。目前最棘手的是國際合作案如「以身作則:身體.行為.藝術(Gestures:Body Arts Stories)」,這是歐洲以外第一次回顧展,作品參展的國內外藝術家都是一時之選,尤其國際大腕如Marina Abramovic、Regina Galindo(二者皆為威尼斯金獅獎得主、小野洋子等,原本來台進行發表的計畫與贊助,恐因此生變;常玉展則是受新加坡國家美術館+Asia Society(Rockefeller)委託擔任總策畫,這個史無前例國際巡迴展,常玉畫作的收藏家們也憂心忡忡,非常不諒解,這些國外合作單位和支持者贊助者,當初的確破例支持高美館,很難理解市府為何陣前換降,卻又不作任何承諾,對未來是否完全不打折扣下續辦而呈現品質依舊,充滿疑慮。

陳菊一席話 她決定前往高雄為文化盡點力

謝佩霓是台中人,6年多前南下高雄時也非常忐忑。2008年底,謝佩霓走進市長陳菊辦公室,原意是要婉謝邀請的,但陳菊告訴她「我就是要來跟你拜託的,我不是不喜歡文化藝術,我就是失栽培(台語),去,也不知要看什麼,看了也不知要問什麼,也怕人家講的我聽不懂。」這番話,讓她解除心防,決定為高雄的藝術文化活動盡點力。

她還記得她批的第1件公文,是館內要請購錦鯉,她莫名所以,問為什麼?館員告訴她為了要放進生態池裡吃孑孓,她的批示是改購蓋斑鬥魚,因為這是原生種。謝佩霓就是一點一滴關切館內的展覽,以及館外3、4公頃的生態園區,比方說,竹子、月桃隔段時間要重新種、荷花每隔1年要把根刨起來曬曬,再種回去開的花才美、小芒草不要割太勤,長到30公分時抽穗開小白花時最美,甚至園區裡的流浪狗都是她的好朋友,她說,「這麼大的園區哪能沒有狗呢?」

謝佩霓說,一個人在高雄,她是用生命與愛在做這份工作,她非常感謝高雄市政府對她的信任,她的信念是政治不介入文化活動,因此,高美館園區內沒有政治文宣,選舉期間有候選人掛在美術館外的競選布條,她總是請人卸下摺好,親自面交還給候選人。到現在,她還有什麼不習慣的嗎?她笑說,「有啊,現在大家都要用LINE,我還是不用,局長問我為什麼不用?我說不用LINE,你還是找得到我啊。」

「公立美術館若無法為弱勢著想 就沒人做了」

患有小臉症的謝佩霓從小病痛不斷,左半邊的聽力視力都有困難,她不以殘障者自居,但格外了解他人之苦,高雄美術館是全國唯一在國際身心障礙日特別舉辦展覽的公立美術館。館區還更改設計,必要時讓導盲犬可以進入館內。她認為,1個百分之百公部門資源的美術館,如果還是做不到為弱勢著想,那就沒有人做了。

謝佩霓說,「一個社會如果只有10%的藝文人口,1%的身心障礙與弱勢,那麼兩者其實都是弱勢。」她的理念還是有挫折的時刻,市議員就質疑她,為何亞伯斯特展有15%的人不用付錢買票?謝佩霓感嘆,「這15%的人口只有兩類:小朋友與弱勢家庭、身心障礙者。」

這6年半,除了大幅提升高雄展覽質量,她在有限經費下,也想盡辦法照顧在地藝術家,收藏他們的作品,進入全市20多個圖書館,讓偏鄉都有機會看到「真跡」而非複製品。

謝佩霓坦言,對高美館,她確實有捨不得的心情,但她不戀棧,只希望高雄的藝文活動能好好的持續下去,「菊姐不論怎麼說,我都能接受。」未來如果需要,也願意以客席策展人的方式協助高雄藝文展覽。形同即將失業的謝佩霓,難掩無奈寬慰自己說,「沒關係,我還有朋友。」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service@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