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世界天氣史上罕見!高溫「烤」驗四大洲 熱「火」還要燒多久?

2018年7月4日,在尼泊爾加德滿都,一名女孩在泳池中戲水。(新華社)

2018年7月4日,在尼泊爾加德滿都,一名女孩在泳池中戲水。(新華社)

這是世界天氣史上罕見的一組「熱」鏡頭──亞洲、歐洲、北美洲和北部非洲同時出現極端高溫天氣,熱浪席捲北半球;北極圈內一些地區氣溫超過30℃,高溫延續使得北極圈內森林火災頻發;中國連續22天發佈高溫預警,高溫天氣持續時間長、面積大、最低氣溫高……

為何今夏整個北半球都在「發燒」?什麼原因導致高溫肆虐?它給人們的生產生活帶來了哪些影響?極端高溫天氣還會持續多久?哪些方面值得人類警醒?新華社記者對此進行了採訪。

2018年8月3日,在南韓首爾光化門廣場,人們享受水霧的清涼。(新華社)
2018年8月3日,在南韓首爾光化門廣場,人們享受水霧的清涼。(新華社)

中國「火熱」不一般:連續22天發佈高溫預警

8月3日午後,北京天安門廣場的路面被烤得滾燙。在此進行環衛機掃作業的戴昊明戴著墨鏡、身著長衫在堅持工作。

「廣場反光特別厲害,不戴墨鏡根本看不清。地面太燙了,鞋底薄了都燙腳,穿厚底鞋才站得住。」戴昊明說。

在距天安門廣場數公里外的北京動物園裡,飼養員正在施展防暑降溫「大招」,送冰塊、開噴淋、降室溫,為園內棕熊、金絲猴、黑猩猩等動物「消暑度夏」。

當天,中央氣象臺連續第21天發佈高溫預警。4日6時,中央氣象臺繼續發佈高溫黃色預警:預計4日白天,遼寧大部、內蒙古西部和東部偏南地區、吉林東部和南部、華北中東部、黃淮北部、陝西南部、四川盆地東部、江淮南部、江南東部、新疆南疆盆地等地的最高氣溫有35-36℃。其中,內蒙古西部和東部偏南地區、吉林東部和南部、遼寧中北部、華北中部、陝西關中地區、重慶北部、江西東北部、新疆吐魯番盆地等地的部分地區最高氣溫可達37-39℃。

「活了大半輩子,頭一回看到這麼旱的天氣。」正在查看莊稼長勢的遼寧鐵嶺縣李千戶鎮村民党連甲說。路邊的玉米地裡,不足一米高的秸稈葉子捲曲、根部枯黃,大部分秸稈上沒有結穗。

7月下旬以來,遼寧出現持續高溫天氣,瀋陽、鐵嶺等多個城市氣溫突破歷史紀錄,遼寧800多萬畝農田受旱。

中國氣象局統計顯示,剛過去的7月,全國有94站發生極端高溫事件,遼寧本溪縣(39.2℃)等24站日最高氣溫突破歷史極值。

「7月9日以來,中國多地出現大範圍持續高溫天氣,四川敘永和重慶豐都最高氣溫達42.3℃。重慶中部、湖北西部和東部、湖南西北部、江西西北部、河南東南部等地最長連續高溫天數超過10天,四川古藺高達23天。」中國氣象局應急減災與公共服務司副司長李明媚說,持續的高溫天氣已導致一些地區電網用電負荷和日用電量增加,對農業和人體健康產生了一定影響。

2018年7月27日,兩名兒童在法國巴黎艾菲爾鐵塔旁的噴泉裡戲水納涼(新華社)
2018年7月27日,兩名兒童在法國巴黎艾菲爾鐵塔旁的噴泉裡戲水納涼(新華社)

高溫「烤」驗北半球:四大洲同時「發高燒」

寰球同此炎熱。對瑞典氣象學家本特.林德斯特倫來說,今年夏天持續如此之長的高溫,實在令人擔憂。「出現超過30℃的單日溫度並不奇怪,但今夏高溫天數異常持久,這是比較可怕的。」

瑞典電視臺報導,今年7月瑞典平均氣溫比以往正常水準高出3-4攝氏度,多地創下260年來7月氣溫最高紀錄。

讓林德斯特倫感到可怕的極端高溫天氣,這個夏天不止出現在瑞典,也出現在同屬北歐國家的挪威、丹麥、芬蘭,更出現在亞洲、北美洲、北部非洲等廣袤的大陸。從東京到雅典、從北美到北非,熱浪席捲北半球。

2018年7月27日,兩名兒童在法國巴黎艾菲爾鐵塔旁的噴泉裡戲水納涼(新華社)
2018年7月27日,兩名兒童在法國巴黎艾菲爾鐵塔旁的噴泉裡戲水納涼(新華社)

歐洲──瑞典高溫引發多處森林火災;挪威、芬蘭和丹麥分別出現罕見高溫;希臘雅典遭遇40℃高溫襲擊,並誘發火災;英國部分地區持續高溫乾旱,上千人死於與高溫有關的疾病;義大利羅馬7月14日高溫直逼40℃;連北極圈內的一些氣象站也觀測到氣溫超過30℃,森林大火在以寒冷著稱的北極圈內燃燒。

亞洲──日本大部分地區經歷了觀測史上最熱的7月,中暑死亡一百多人,連相對涼爽的北海道也有多人中暑死亡。進入8月以來,依然是持續全國性的大範圍高溫;南韓大範圍高溫天氣持續。7月23日南韓最低氣溫創111年來最高值,高溫導致中暑患者劇增,十餘人死亡;朝鮮中央氣象臺報導,朝鮮從7月15日開始出現罕見高溫,且範圍逐步擴大。

北美洲──加拿大魁北克省7月初遭遇幾十年不遇的罕見連續高溫天氣,導致數十人死亡;美國加利福尼亞州遭遇創紀錄的高溫侵襲,美國德克薩斯州、亞利桑那州等地氣溫破歷史紀錄,多地因高溫誘發火災。

北部非洲──7月初,摩洛哥出現43.4℃高溫,阿爾及利亞東部的瓦爾格拉最高氣溫更是達到51.3℃。

世界氣象組織7月26日和27日接連發表聲明:全球多地高溫、乾旱等極端天氣事件接連發生,乾旱和高溫加劇了北半球野火災情。這些極端天氣給人類健康、農業、生態系統等帶來了巨大的不利影響。

地球為何發「高燒」:氣候變暖是根源

「此次極端高溫天氣延續,偶然中的必然是全球氣候變暖的大背景,必然之中的偶然,則要歸結於今年極地環流和赤道中東太平洋海溫異常。」國家氣候中心氣候服務室首席艾婉秀說。

研究顯示,氣溫上升速率呈不對稱性,北方升溫速率高於南方,今年夏天北方高溫的極端性明顯高於南方。同時,最低溫度的上升速率高於最高溫度的上升速率,夜間溫度不返涼,加重了炎熱程度。

艾婉秀說,入夏以來,北極地區氣溫異常偏高,冷空氣「龜縮」,向南擴散的活動明顯偏弱。此外,控制東亞地區的西太平洋副熱帶高壓位置較常年異常偏北,平均強度超過常年同期一倍以上,使得中國華北、東北氣溫異常偏高,尤其今年第10號颱風「安比」影響過後,東北地區氣溫迅速升高,高溫紀錄紛紛打破。

極端高溫天氣為何肆虐北半球?世界氣象組織認為,極端天氣頻發與溫室氣體排放導致的氣候變遷有關。近期極端天氣頻發雖然很難簡單歸因於人類活動導致的氣候變遷,但從長期來看,極端高溫增多的趨勢由氣候變遷所引起。

「2018年正在成為有史以來最熱的年份之一,許多國家都有新的高溫紀錄,這並不令人意外。我們正在經歷熱浪和極端高溫事件,這與我們關於溫室氣體排放導致氣候變遷的預期一致。這不是未來才會出現的情況,而是正在發生的現實。」世界氣象組織副秘書長埃琳娜.蒙娜恩科娃說。

高溫還將「燒」多久:不應局限於今夏

就中國而言,高溫天氣還會持續多久?李明媚表示,預計到8月12日,中東部大部地區仍多高溫悶熱天氣。

國家氣候中心相關研究認為,未來中國夏季極端高溫事件的出現概率會大大增加,到2025年左右至少有50%的夏季可能出現長時間的高溫熱浪過程。

中國氣象局發佈的2018年《中國氣候變遷藍皮書》指出,氣候系統的綜合觀測和多項關鍵指標表明:全球變暖趨勢仍在持續。中國是全球氣候變遷的敏感區和影響顯著區。1901年至2017年,中國地表年平均氣溫呈顯著上升趨勢,近20年是20世紀初以來的最暖時期。

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IPCC)最新發佈的評估報告認為,人類活動原因,極有可能是20世紀中期以來全球氣候變暖的主因。

「高溫、野火與全球變暖密切相關。我們不應局限於一個夏天,或者一個地區氣溫超高的個別現象。」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環境專家朱怡芳教授說,美國西部野火看似突發事件,但在整個的氣候變遷大框架下,其實是可以預見的。如果全球不採取有效措施減排溫室氣體的話,類似事件將會越來越多,情況會越來越嚴重。

朱怡芳說,直觀上,公眾往往很難將氣候變暖和環境聯繫起來,因為二者聯繫的過程是非線性的。全球變暖不能簡單理解成一個地區的氣溫升高,而是包括海洋和大氣在內地球上的平均溫度逐年升高。全球氣候變遷對人類影響巨大,全球變暖會把極端天氣變得更加極端。

專家指出,氣候變暖背景下,全球極端天氣事件在過去數十年裡顯著增多,預計未來會越來越多,世人必須警醒,必須全球協力,落實巴黎協定,採取措施積極應對氣候變遷。不然,高溫極端天氣將在明年夏天、後年夏天更加肆無忌憚地「佔領」地球。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