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美國維州種族衝突周年》「許多白人說這不是沙洛斯維,我懷疑他們住在哪個星球?」居民心靈創傷未癒 種族主義陰魂不散

海爾的母親布蘿的辦公室上,貼滿愛女的照片(AP)

海爾的母親布蘿的辦公室上,貼滿愛女的照片(AP)

美國維吉尼亞州中部城市沙洛斯維市去年8月爆發種族主義衝突事件,狂熱支持白人至上主義的青年費爾茲開車衝撞反種族主義的群眾,導致32歲女性海爾死亡。一年過去了,許多當地居民仍未走出那場悲劇的陰影,而沙洛斯維市政府採取行動,希望改善分歧,避免悲劇重演。海爾的母親布蘿痛失愛女後,以女兒名字成立了基金會,她說自己將在海爾忌日當天,在海爾香消玉殞的地方放上鮮花悼念。

去年2月,沙洛斯維(Charlottesville)市議會決定移除南北戰爭(American Civil War)南方主帥「李將軍」(Robert E. Lee)銅像;當地一群白人至上主義者此決定非常不滿,號召支持者在去年8月12日舉行「右派大團結」(Unite the Right)集會以示抗議,當天也有許多民眾走上街頭抗議種族歧視與白人至上主義。當天下午1點42分,支持白人至上主義、把希特勒當成偶像崇拜的費爾茲(James Alex Fields Jr.)駕著銀灰色跑車「道奇挑戰者」(Dodge Challenger)蓄意衝撞這些民眾,導致海爾(Heather Heyer)喪生。

南北戰爭南軍統帥李將軍雕像,位於沙洛斯維(Charlottesville)(Cville dog@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美國維吉尼亞州的沙洛斯維市,南北戰爭南軍統帥李將軍雕像(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海爾的母親:請大家關注海爾為之而死的議題

這一年來,海爾的母親布蘿(Susan Bro)與海爾生前的上司、律師威爾森(Alfred Wilson)攜手合作,以海爾之名成立了基金會。布蘿表示8月12日當天的焦點不該只是悼念海爾而已:「我希望人們將焦點放在一周年上,而不是放在海爾身上,我希望人們聚焦於海爾為之而死的議題,包括『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運動、過度警察化(overpolicing)、可負擔住房、沙洛斯維市歷史的真相與講述。」

去年8月維州種族流血衝突即將滿一周年,海爾的母親布蘿在女兒罹難的地點接受採訪(AP)
去年8月維州種族流血衝突即將滿一周年,海爾的母親布蘿在女兒罹難的地點接受採訪(AP)

律師威爾森仍無法走出海爾死亡帶來的悲傷,他說有時打開公事卷宗,看見海爾的筆跡,依舊忍不住難過,總是要花一點時間才能恢復鎮定:「我會哽咽得說不出話,必須先冷靜下來,才能跟客戶說話。」

海爾的母親布蘿的辦公室一角,這裡放著各界寫給海爾的悼念話語(AP)
海爾的母親布蘿的辦公室一角,這裡放著各界寫給海爾的悼念小卡(AP)

黑人牧師布朗-古魯姆斯(Brenda Brown-Grooms)在維吉尼亞大學醫院(University of Virginia Hospital)實行種族隔離制度的地下室出生,並在沙洛斯維市成長。她說去年8月12日的衝突發生之前,白人至上主義(white supremacy)其實在當地存在已久:「去年我對這個城市的人們極度不滿的一點是,許多人一直說『這不是沙洛斯維』,這麼說的大多是白人,我懷疑他們究竟住在哪個星球,我們一直都是這個樣子。」她說沙洛斯維的種族歧視問題如今成了必須加以處理的棘手問題。

居民心靈創傷未癒 政府採取行動試圖改善問題

沙洛斯維的許多居民市說去年8月衝突造成的心靈創傷至今未癒,許多人說那場暴力衝突赤裸裸地展現當地對經濟不平等與種族議題等深層議題的分歧。在那場悲劇過後,沙洛斯維市政府採取行動,改善種族歧視、可負擔住房、當地警察與黑人關係等問題,包括成立警政市民審查委員會(Police Civilian Review Board),核准經費以因應可負擔住房與職場發展等問題。

美國白人至上主義者12日在維吉尼亞州的沙洛斯維集會,許多民眾走上街頭反制,卻遭到費爾茲駕駛的「道奇挑戰者」衝撞(AP)
去年8月12日,美國白人至上主義者在維吉尼亞州的沙洛斯維集會,許多民眾走上街頭反制,卻遭到費爾茲駕駛的「道奇挑戰者」衝撞(AP)

去年8月「右派大團結」活動的發起人凱斯勒(Jason Kessler)是沙洛斯維市的居民,他有意公開舉辦一周年的紀念活動,但市政府拒絕核准,他為此告上法院,但最近放棄提告,矢言將於8月12日在華府發起集會。在那場血腥衝突一周年前夕,維吉尼亞州州長諾桑姆(Ralph Northam)與沙洛斯維市政府宣布8月8日下午開始,沙洛斯維市進入緊急狀態。

去年8月「右派大團結」活動的發起人凱斯勒(前)(AP)
去年8月「右派大團結」活動的發起人凱斯勒(前)(AP)

凱斯勒今年夏天接受訪問時,表示自己尚未完全接受去年8月發生的事,並向海爾的家人道歉。然而,他以桀驁不馴的語氣說,無論他在去年8月那場血腥衝突扮演何種角色,他都不後悔也不自責,並說自己不必為那場衝突負責。

喜歡這篇文章嗎?

廖綉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