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吳豪人專欄:給下一輪強國盛世的無腦有情書

宋芸樺因「台灣是我最喜歡的國家」道歉一事轟動演藝圈,作者認為台灣藝人到中國發展的窘境很明顯,就是淪為特有的文字獄血滴子犧牲品。(取自宋芸樺微博)

宋芸樺因「台灣是我最喜歡的國家」道歉一事轟動演藝圈,作者認為台灣藝人到中國發展的窘境很明顯,就是淪為特有的文字獄血滴子犧牲品。(取自宋芸樺微博)

「賺人民幣的台灣藝人」動不動淪為強國奴社會特有的文字獄血滴子犧牲品。而當血滴子烏雲罩頂,不知如何與強國奴周旋自保,只好交經紀公司處理,搞出來的道歉文盡屬噴飯之作。

台灣民主了三十年,大家幾乎都忘了如何書寫政治樣板文章,遑論悔過書了。後美麗島世代以降,甚至不知道父母祖輩們都曾被這種骯髒東西糟蹋過。

哎呀呀,「既不懂得悔過,便只知道責備他人,造成如今台灣社會互相攻訐,世風日下。」無怪乎從李家同、護家盟、八百壯士,乃至台灣厭女阿童,莫不痛心疾首,懷念古老而美好的時代。

驚嚇過度寫出「不過腦」道歉文

這時候,忽然有一種職業喚作「去中國發展的台灣藝人」──更正──喚作「賺人民幣的台灣藝人」。只因為生長在民主台灣,沒有恐怖政治的經驗與警覺心,結果動不動淪為強國奴社會特有的文字獄血滴子犧牲品。

而當血滴子烏雲罩頂,更因素乏訓練,不知如何與強國奴周旋自保,只好交給不學無術、驚嚇過度的「強國奴奴」經紀公司處理,搞出來的道歉文盡屬噴飯之作。比方最近喧騰一時的「不過腦」道歉文,與網紅作文補習班「草原」before / after的after範本並稱雙璧。文章甫出,天下辟易,台灣、中國兩邊不討好。

作文很重要,掙錢也很重要。如果既能掙錢又不丟臉,豈非兩全其美?吾見造物者胡甚不仁,而巧成此蠢文,憐憫之情油然而生。姑且以此雙璧為素材,純做功德地為「去中國發展的/賺人民幣的台灣藝人」示範一下「如何正確書寫無腦有情政治交心文」。無論您打算登陸即交心,抑或亡羊思補牢,學著這麼寫,包你無後患。

首先,我們來比較一下兩個before。

「我爸爸帶我去看綠色的草原,看到很多隻牛,也看到很多隻羊,一直在跑。後來我們去吃烤羊肉,很好吃。」

「你最喜歡哪一個國家?台灣!」

嗯,平鋪直敘,殊無矯飾;雖不中,不遠矣。然不測之禍亦由此而生。

教你寫無腦有情的道歉文

因此,再來看看after。

「三五成群的牛羊,在廣闊的草原上,天蒼蒼,野茫茫,盡是我所嚮往的草原。香噴噴的烤羊肉,牧羊人騎在馬背上的英姿,五顏六色的天與地,人世間的美好,點點滴滴在我心裡,揮之不去,那是最美的藝術。」

近日受到大家的一些關注,我心裡很是觸動。我是中國人,一個九○後的中國女生,台灣是我的家鄉,中國是我的祖國。對以往快閃提問中不過腦深感抱歉。這幾年我有機會在大陸工作,也受不同城市歷史文化、風土人情深深吸引,而越瞭解,就越對自己的草原國家充滿崇敬與熱愛之情。大陸是我夢想實現的地方,特別是國家今年初的惠台政策,提供我更多的發展空間、學習機會。很多事情仍在學習,任何問題也都虛心受教,接受批評與監督,身為中國人我感到自豪,我熱愛我的家鄉,熱愛我的祖國,海峽兩岸永遠是一家人。

宋芸樺微博
宋芸樺微博(取自宋芸樺微博)

乍見似乎絞盡腦汁、陪盡小心。可惜誤信中國台辦官僚指點,結果寫出了恐怕連館長與成衣業者也看不起的鬼東西:一是毫無意義且類比錯誤的修辭羅列;二是羅列的修辭各言爾志,看不出因果關係。雖表忠表孝,實則不知所云。「南方豬強於北方豬」,像在大學演講的老粗軍閥;「媽媽我以後不敢了」,根本是驚嚇過度的受虐兒。 

現在我們把所有的before / after交融一下,再適當地加些註腳,一篇無腦有情的道歉文便自動產生了:

近日受到大家一些五顏六色的關注,我心裡很是觸動了人世間的美好,那是最美的藝術。我是中國人,一個九○後的中國女生(什麼是八九天安門事件?),台灣是我的家鄉(因為小時候常被爸爸抱去看牛看羊,所以),點點滴滴在我心裡,揮之不去。中國是我的祖(公的)祖(公的)祖(公的)祖(公的)祖國,有香噴噴的烤羊肉,天蒼蒼,我茫茫,對以往快閃提問中的抱歉深感不過腦。這幾年我有機會跟騎在馬背上的王大陸工作,受不同城市的歷史文化、風土人情與三五成群的牧羊人英姿深深吸引,而愈瞭解,就愈對自己國家的香噴噴充滿崇敬與熱愛之情。

王大陸最喜歡的中國是我夢想實現的地方,特別是國家今年初(不過腦)的惠台政策,提供我更多香噴噴的烤羊肉,吃多了得掛點(點滴),在廣闊的草原上,很多事情仍在天蒼蒼地學習,任何問題也都野茫茫地虛心受教,接受五顏六色的批評與三五成群的監督,身為一直在跑路的中國人我感到自豪,我熱愛我有很多隻牛的家鄉,熱愛我有很多隻羊的揮之不去的祖祖祖祖祖國。天靈靈,地靈靈,海峽兩岸永遠是一家人。

在中國無腦不是壞事

荒謬度相同,違和感全無。在恐怖祖國的血滴子思想監控之下,經紀公司與其擔憂旗下藝人說話不過腦,不如自始主張藝人無腦。無腦有時候不是壞事,至少在中國絕非壞事。須知無腦有情強國人,有腦無情台港獨啊。

*作者為輔大教授,本文原刋《新新聞》「白目豆沙包」1640期,授權轉載。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豪人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