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舒緗家觀點:流氓總統對付流氓國家

「『流氓總統對付流氓國家』的說法,讓他們最終對川普『放下』。」圖為美國總統川普與第一夫人梅蘭妮亞乘專機「空軍一號」抵達比利時布魯塞爾。(資料照,美聯社)

「『流氓總統對付流氓國家』的說法,讓他們最終對川普『放下』。」圖為美國總統川普與第一夫人梅蘭妮亞乘專機「空軍一號」抵達比利時布魯塞爾。(資料照,美聯社)

如果注意到標題中與「流氓總統」相襯的是「流氓國家」,聰明的讀者或許已意識到,這個「流氓總統」,就是現任的美國總統川普。

沒錯,筆者指稱的「流氓總統」,正是川普。

初拒

川普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中初次浮上檯面時,筆者對他的印象僅僅是他在電視實境節目中的張狂表現,「You’re fired」是他在節目中的「名句」。那時,只覺得他缺少作為「總統」該有的端莊穩重,再加上毫無從政經驗,要做「美國總統」?距離何其遙遠?是一場鬧劇吧?

到了競選晚期,川普的兩大醜聞更讓筆者對他的負面觀感大幅提升,認定他是一個「流氓」,根本不適合擔任美國總統。這兩大醜聞,一是他過去持續的性騷擾和侮辱女性,到接近投票時,竟然有多達十多位婦女克服恐懼與羞恥,公開出面指控他;二是儘管輿論一再呼籲川普公開其歷年稅務資料,他充耳不聞(直到現在。白宮的請願網站首頁至今還掛著針對川普財務行為,署期為2017年1月的請願信,標題赫然就是:Release Your Tax Returns)。因此,在那時,筆者內心支持的,是在國務卿任上辛勤工作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蕊。

川普的「惡行惡狀」何止這些,包括當上總統後的諸多粗魯與乖張?本文僅舉以上兩例。

繼盼

就在輿論皆不喜歡皆不看好川普時,他竟然選上了!驚訝之餘,不得不感歎,川普不但是個「流氓」,更是個比流氓還厲害的「梟雄」。也許,正面看待他吧,在外交積弱多年之後,美國或許是需要一個「梟雄」、一個「流氓總統」來對付在世界上搗亂和欺負美國的一群「流氓國家」?畢竟,純就筆者強調的「價值」而言,川普的很多政綱,筆者是認同的。

誰是「流氓國家」?毫無疑問,北朝鮮,敘利亞和伊朗,是三個公認的「流氓國家」。北朝鮮大搞核武,威脅美國和亞洲諸國;敘利亞的阿薩德政權多次違反國際公約,用化學武器屠殺本國人民;伊朗則是數惡並犯:支持和輸出恐怖主義,支援阿薩德政權,發展核武器……。

這三個之外呢?2017年底,在執政一年後,川普政府出臺《國家安全戰略》,將中共與俄羅斯列為對美國的最大威脅,其次才是北朝鮮和伊朗。相信對川普政府來說,中共與俄羅斯是「流氓國家之首」並不為過。不過,稱中共與俄羅斯為「流氓國家」,未免太沉重 —— 此兩者都是聯合國的常務理事會成員。難道說,堂堂聯合國,其最高決策機構的五國常務理事會,竟然有五分之二成員是「流氓國家」?這叫聯合國情何以堪?但是,中共與俄國確實有太多「流氓行為」,比如,在經濟、軍事與外交上大力支持北朝鮮、伊朗和敘利亞,就是「流氓行為」;中共對內壓制人權踐踏法治(謀殺劉曉波!)、對外從事不公平貿易、盜竊智慧財,以及,本島讀者應該感受特別深:鴨霸臺灣……,都是不折不扣的「流氓行為」。

那麼,執政一年多,川普這個「流氓總統」,對外可曾有過「流氓外交」?可曾如筆者期盼的,以「流氓手段」對付過「流氓國家」?有。

雖然筆者以「流氓」統稱之,但川普的外交政策按「常識」判斷,還是有貶有褒的。依此,筆者將川普最奪人眼球的外交出擊分為三類:「流氓」、「魯莽」和「勇猛」。這三個詞代表了三種評價:「流氓」最具爭議,按「政治正確」的流行標準,最「大逆不道」;「魯莽」「優」於「流氓」,但也談不上「正面」;「勇猛」則評價正面,其行為之勇氣、其已經取得或未來可期待的成就皆超出前任總統。

川普最「敢冒天下之大不韙」、最「驚世駭俗」,之前大概任何美國總統都不敢嘗試的「流氓外交出擊」有三項:退出「巴黎協議」、遷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往耶路撒冷、退出伊朗核協議。這三個「大逆不道」的舉動,可說是盡顯川普的「流氓本性」;(這三個「流氓外交」,「遷館耶路撒冷」和「退出伊朗核協議」是中東政治,筆者不甚瞭解,無法置評。但對於退出「巴黎協議」,自認是「環保份子」的筆者卻認為正確為之叫好,理由可另述。在筆者看來,「巴黎協議」是西方「政治天真」的產物)

今天6月1日,美國總統川普宣布美國將退出《巴黎協定》(AP)
美國總統川普6月1日宣布美國將退出《巴黎協定》(資料照,美聯社)

屬於「魯莽」的有退出TTP(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定)、對盟邦歐盟、加拿大和墨西哥等國掀起貿易糾紛,等;「勇猛」的則是對中共貿易反擊戰、壓朝去核戰略、打擊阿薩德政權、強力支持臺灣、強勢介入南海爭端……。

優政

既然本文標題是「對付流氓國家」,就應著重於川普「流氓施政」的正面效應,筆者只選擇其中兩項:「對中共貿易反擊戰」和「壓朝去核戰略」。

「對中共貿易反擊戰」的評價比較簡單,川普以「貿易反擊戰」的形式,要懲罰和糾正中共的不守「入世貿」諾言、不遵「世貿」國際規則、盜竊智產權等錯誤行為;要平衡美中貿易;要懲罰「中資美企」的「中興」公司出賣美國暗助北朝鮮伊朗……,不但皆屬「價值正面」,而且下手的「流氓力道」之強,已遠遠達到了之前歷任總統大概連想都不敢想的境地。現在輿論普遍相信,川普的目的,至少是要改變中共的經濟制度。眾所周知,「經」、「政」密不可分,川普如能通過貿易戰「倒逼」中共改革,一點點地撬動其經濟制度變動,其「政治連動」的後續效應可能非常巨大。從這點來說,貿易戰的前景充滿想像空間。目前中共被川普「倒逼改革」的苗頭已經出現。回想當年美蘇對鬥,雷根總統啟動「星際大戰」,以經濟的「量」拖垮蘇聯;川普發動貿易戰,會從經濟的「質」為出發點改變中共嗎?

「壓朝去核戰略」似乎較有爭議。爭議不在「壓朝去核」的目的方向,而在對「川金會」的評價,質疑者認為川普是輸家。筆者不同意這看法,理由很簡單,以川普的性格及其施政表現,想想上列從「流氓」到「勇猛」的外交行為,如果在「川金會」中佔不到便宜,川普豈會善罷甘休,被「毛頭小夥」金正恩耍弄?事實上,「壓朝去核戰略」的結果,可能並不局限在單純的「去核」,而是多重效應:先緩解「朝鮮核危機」局勢,再一步步「去核」;正式結束「朝鮮戰爭」狀態,為朝鮮半島帶來和解,為東北亞帶來和平;將朝鮮拉入美國勢力範圍,至少使其疏遠中共,改變東北亞地緣政治生態……,一切皆是正面效應。究竟會否如此,可以拭目以待。但不管如何,目前的朝鮮半島局勢、朝核局勢及美朝關係也像美中貿易形勢一樣,已「遠遠達到了之前歷任總統大概連想都不敢想的境地」。

省思

「流氓總統」對付「流氓國家」,果然比之前歷任美國總統都精彩!這個現象說明很多問題。

一,川普確實是「梟雄」,是「流氓總統」,不但「大逆不道甘犯眾怒」,而且「膽大包天」四面出擊到處「樹敵」。

二,過去二十年,美國歷任總統從克林頓、小布希到奧巴馬,都太「君子」,「君子之心」難度「小人之腹」,既天真又膽怯,才被一幫「流氓國家」玩弄,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對付「流氓國家」,就得靠川普那樣的「流氓總統」,才能「魔高一丈,道高兩丈」。

美國前總統歐巴馬(AP)
「過去二十年,美國歷任總統從克林頓、小布希到奧巴馬,都太『君子』,『君子之心』難度『小人之腹』,既天真又膽怯,才被一幫『流氓國家」』玩弄⋯⋯」圖為美國前總統歐巴馬(資料照,美聯社)

三,美國的力量,被川普發揮得淋漓盡致,讓人驚訝,原來美國蘊藏著如此巨大潛力,可以讓川普從北朝鮮、臺灣、南海、阿富汗,到以巴衝突(以「遷館耶路撒冷」為焦點)、敘利亞、伊朗,再加一場與世界第二經濟體中共的貿易戰,與「流氓對手們」全面開打,而且贏多輸少。相比之下,幾位前任的美國總統,尤其是奧巴馬,豈非彷彿不知道自己國家的實力潛力,把美國格局越做越小?難道說,對比川普,之前的幾位美國總統,其實並不真正瞭解美國,更不理解對手,既不知己,更不知彼?

四,這應該是「省思」中最重要的啟示。

評判

就是以什麼標準來看待川普。筆者認為,世人「評判」川普,大致不離以下三條標準:人格特質、左右分歧、國家安全。

標準一「人格特質」,就是以「常識」的道德倫理標準來衡量。在這方面,川普的「出格」遠超常規,令人驚駭,尤其以「美國總統」的高標準來衡量,絕不合格;

標準二「左右分歧」,就是西方╱美國常見的社會政策分歧,諸如高稅低稅、高福利低福利、大政府小政府、墮胎的合法非法、擁槍禁槍、同婚議題、移民議題……,到了這個層面,基本上就是右的共和黨與左的民主黨之分,是根基於這些理念政策分歧的黨派左右之分,與川普的個人特質關係不大了;

標準三「國家安全」,在美國主要是指經濟安全、國土安全、價值安全。「經濟安全」就是經濟形勢,是否繁榮健康。「經濟安全」不僅事關全社會個人╱家庭的收入,決定人民能否安定幸福,更直接影響國家的「硬實力」和國際影響力;「國土安全」主要是來自外界的恐怖攻擊、核威脅和幫派惡性犯罪;「價值安全」是人民的根本生活方式,即民主法治人權自由等的「普世價值」是否受到威脅。在目前,來自中共的這個威脅真實而巨大,且不止美國,是包括臺灣在內的美、歐等所有「自由世界」都共同面臨的「價值威脅」。這個包括經濟、國土、「價值」之三大內涵的「國家安全」,是川普施政的重頭戲,也是政績所在的最重要領域。

以上三條標準,一條比一條層次高、一條比一條影響深遠廣大因而更重要,「國家安全」尤其壓倒一切:「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國家安全」沒了,總統的「人格特質」再優秀有何用(想想前民主黨總統卡特)?種種左右爭議還有啥意義?英語有個「bigger picture」的說法,也就是看問題要有「全局」觀念。如果評判川普時真能兼顧以上「bigger picture」的三條標準,識別輕重緩急,「評判」的思路,應該就清晰了。

「放下」

流傳坊間的「戀愛經」有一句箴言:愛他╱她,就要接受他╱她,包括優點和缺點。

對待「流氓總統」川普也一樣,認同他的理念政績,就接受他的全部吧,只要他的基本立足點仍然是民主法治人權的「普世價值」;只要他並不挑戰民主制度對權力的限制,願意接受立法司法民意輿論對他權力的制約,願意糾正錯誤或極端政策(如改變非法移民與其未成年子女分離的政策);只要他的缺陷並非犯罪犯法,並非嚴重的道德崩壞,那麼,相對於他的政治目標和施政成就,按「比例原則」,私德的瑕疵可以暫且擱置。畢竟,川普表現在施政上的超常勇氣、過人膽識和堅韌耐力都是他「流氓性格」的一部分,無法單獨剝離出來。

曾和加拿大的朋友聊天談到川普,他們的態度是糾結的,無法釋懷川普的私德不彰。但當筆者說到「對付流氓國家,就得靠流氓總統」時(It takes a hooligan president to deals with hooligan countries),他們彷彿忽然鬆一口氣,還說,你應該把這句話傳到川普(在美國)的支持者陣營去,他們會更有理由支持川普。

放眼世界,縱觀全局,守住「價值」,因而認同川普的很多施政,卻又對其「流氓性格」無法開釋,這是朋友的矛盾心情。「流氓總統對付流氓國家」的說法,讓他們最終對川普「放下」。

*作者為專欄作家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