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MeToo在中國》教授成了「叫獸」!女大生揭露教授性騷擾經過,文章竟迅速被刪

今年初中國大學颳起#Metoo風,卻依舊無法阻攔此類事件屢見不止。(BBC中文網)

今年初中國大學颳起#Metoo風,卻依舊無法阻攔此類事件屢見不止。(BBC中文網)

近日,又一中國著名大學教師被指控性騷擾。今年初中國大學颳起#Metoo風,卻依舊無法阻攔此類事件屢見不止。

這次事件的中心是位於廣東的中山大學。7月8日深夜,新聞網站網易「人間」欄目發表文章《她曾以為自己能逃開教授的手》(以下稱《她》)稱,中山大學博士生導師、青年長江學者張鵬在2011年至2017年間,「持續性騷擾女學生和女教師」,並講述了其中幾位當事人被侵犯的具體過程。但文章在各大社交媒體平台遭到了迅速且大面積的刪除。

7月10日,中山大學終於在學校官方網站發表公告稱, 對張鵬作出停課處理 ,停止其任教資格,取消其碩士生、博士生指導教師資格、「長江學者獎勵計劃」青年學者稱號。

雖然#Metoo運動在世界範圍興起,在中國也已有北航、北大等幾所高校學生舉報老師性騷擾的事件見諸報端,此次中山大學也在輿論壓力下做出了看似遲到的處罰,但#Metoo旋風在中國好像從未見規模。

教授還是「叫獸」?

《她》文中寫道,一名女學生是在田野調查時被張鵬騷擾的。張鵬先是在言語上多加親暱,對她講「你的頭髮真好」,「真香啊」,後直接將她一把抱起,「還順勢把頭埋到陳靜(該女生化名)胸口深深吸了一口氣」。「那時候整個人完全懵了,不敢相信,」陳靜說。「感覺張教授是『叫獸』。」

還有兩名女學生的遭遇則發生在大學二年級時的野外實習時。文章稱張鵬借修改論文和實習之名,將學生留在辦公室,其後在語言和行為上對她們進行冒犯。「那段日子有巨大的陰影籠罩在身上,世界彷彿到處都是黑暗」,「那時感覺自己在地獄,」一名受訪女學生說。

文中介紹,因為這件事情,兩名女生已經放棄了自己本來屬意的學術道路,而中山大學對事情的處理態度卻一直模棱兩可。

中大處理又鬧風波

北航
Getty Images

根據《她》文,曾有中大學生在「為學校發展規劃建言獻策之『十大提案』活動」中遞交關於規範教師師德行為的提案,但被校領導約談,稱「話題太敏感不宜公開討論」,還拒絶學生對提案公開答辯。

BBC中文記者曾在7月9日聯絡中山大學紀委,對方建議記者諮詢宣傳部。撥通紀委留下的宣傳部電話時,記者只說到「請問是中山大學宣傳部嗎?」,對方便回應「打錯了」並迅速掛斷。

《她》文發出後,在網易網站、APP、及微信等平台上被刪文,中大校友要求處理相關教授的聯名簽署信在網上也不能查看。中山大學7月9日曾發表公告稱,中大4月起已開始調查核實工作,之後給予其黨紀政紀處分並在單位內部進行通報。網文存在與學校調查核實不相符的情況。

而此番表態也在網上引起輿論反彈。不少人指,舉報信是5月4日遞交的,為什麼4月就調查且處理,懷疑學校並未對舉報認真調查。

輿論壓力下,中山大學10日再發一則公告,對張鵬作出行政處罰,作出停課處理,停止其任教資格,取消其碩士生、博士生指導教師資格,終止與其的「長江學者獎勵計劃」聘任合同,並報請主管部門,取消其「長江學者獎勵計劃」青年學者稱號。

#Metoo 在中國

示威
Getty Images

然而這樣的結果沒有讓所有人滿意。微博上不少網友認為中山大學是在感到輿論壓力下才「不得不」處罰張鵬的,還有人指出此前還有其他高校有類似事件一直沒有處理結果,認為高校缺乏正視性騷擾問題的態度。

性別平等工作者馮媛認為,與北航、北大的處理方式一樣,中山大學此次也採取了「被動式處理」的模式,「如果事情沒有得到廣泛關注,他就不會處理,如果處理,也就是悄悄沒人知道的處理,」她說。

馮媛表示,這種「危機公關」、「當成個案」處理的形式,會讓更多有性騷擾行為的人存在僥倖心理。

從此次刪文的廣度來看,性騷擾這個話題在中國社會仍是一個「禁忌」。與全世界的#Metoo風潮不同,在中國,類似事件首先會遭到打壓。

一位熟悉內情的中大校友告訴BBC中文,1月北航事件發生時,已有中山大學學子向學校遞信,要求建立健全防性騷擾機制,但被學校拒收,沒有得到回應,且學校禁止此事在網上傳播。此次舉報張鵬的事件也有其他部門介入。「因為你有煽動學生的嫌疑,是學生群體性的行為,他們最怕的就是這個,」這位校友說。「他們(不)管你什麼事情,我覺得跟主題沒有太大關係。」

儘管在全世界要求性別平權的運動下,中國還是取得了一些進步,但進步的幅度遠遠不及他國。中國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認為,這與文化、輿論環境及學校因素都有關。「畢竟能主動舉報的女生太少,而且媒體在報導時也有顧慮,」他說。

馮媛也指出,由於各種打壓,施加性騷擾的行為人不會停手,同時反對性騷擾的人被壓制,這「也讓人覺得很沮喪壓抑」。

但是,「這不是完全可以阻止的住的,」馮媛說。「很多努力還是希望打破這個模式,讓真的性騷擾能夠變成一個比較容易講出來,肇事者受到調查處理、受害者得到支持和公平的事情。」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