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獨家揭密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葉家譽觀點:台灣央行是否具備總經政策獨立性質

央行總裁楊金龍在立院委員會備詢。(顏麟宇攝)

央行總裁楊金龍在立院委員會備詢。(顏麟宇攝)

根據中華民國中央銀行法,台灣央行的主要經營目標包含促進金融穩定、健全銀行業務、維護對內與對外新台幣值穩定,並於這些目標範圍以內,協助經濟成長發展。國際主流中央銀行實施的貨幣政策與金融穩定政策,通常緊密環繞物價穩定與充分就業的雙重核心總經政策議題〔the dual mandate of price stability and maximum employment〕,兩者至少短期呈現相互抵換取捨關係,長期實質總經變數則漸進趨近穩定狀態,維持貨幣中立性質,意即中央銀行總經調控的貨幣衝擊並不會顯著影響長期經濟產能、消費、投資、就業等等的實質總經長期穩態。

有鑑於此,國際中央銀行通常審慎評估美國聯準會前主席葉倫率先提出的貨幣中性利率〔neutral interest rate〕,儘可能有效抑制通貨膨脹而維持物價穩定,透過適度調節利率而盡量達成充分就業的總經政策目標,這些相關論述反映當前台灣央行法定政策目標並非完全符合國際主流總經政策準則。

本文探討台灣央行是否具備總經政策的獨立性質〔central bank independence〕,筆者詳細指出當前台灣央行法定從屬機構關係,自然造成貨幣政策與金融穩定政策容易受到其他財經行政部會的間接干預,導致央行欠缺適度的自主獨立性質。雖然台灣央行總裁與理監事會議成員可以有效運用貨幣政策工具而調整總經政策利率與銀行準備金比率,政治因素容易介入央行貨幣政策與金融穩定政策的中長期目標。筆者提倡台灣央行理當順應國際總機趨勢潮流,透過公開宣告或者法規整合,專注維持物價穩定與充分就業的雙重核心總經政策目標,另外金融穩定與匯率維穩應該保留成為台灣央行的總經政策目標。

美國聯準會主席葉倫不續任,是40年來第一位僅做4年的主席。(美聯社)
美國聯準會主席葉倫提出貨幣中性利率。(美聯社)

高度央行獨立性質有益抑制通貨膨脹而維持物價穩定

中華民國中央銀行法曾於民國六十八年全文修正,確立本文前述的總經政策目標,並將原本隸屬於總統府的中央銀行,改為隸屬於行政院。其後至今,台灣央行實行貨幣政策與金融穩定政策則需要配合其它財經行政部會,前者需要揉合財政部稅賦政策與經濟部產業發展政策,後者另需要調合金管會的金融檢查制度,因此,當今台灣央行的法定從屬機構關係,自然造成央行總經政策容易受到其他財經行政部會的間接影響,導致央行缺乏適度的自主獨立性質。此外,對於台灣央行獨立性質的歷史沿革變遷,李紀珠許振明等人數年前的國政研究報告另有詳細敘述。

諾貝爾得主盧卡斯講座教授曾於著名數理研究當中,推導證明「雙島模型」,對於經濟巨擘、同為諾貝爾得主傅瑞曼講座教授的貨幣政策中立性質,提出合理有力的科學根據:若社會大眾沒有及時預期貨幣政策的外生衝擊,這種衝擊將對短期總經變數〔包含總經產能、消費、投資、就業等等〕產生顯著的實質影響:然而,長期社會大眾將會回歸理性預期,洞察理解可預期的貨幣衝擊,因此央行貨幣政策長期將仍然回歸實質中立,前述總經變數漸進趨近長期穩定狀態。

盧卡斯雙島模型論述激發後輩的總經研究,晚近諾貝爾得主沙金特教授深入探討稅賦政策如何間接影響貨幣政策〔Sargent-Wallace unpleasant monetarist arithmetic〕:倘若財政部編列政府預算,推估現今與未來的預算赤字與盈餘,並且決議若干政府公債或央行鑄幣稅賦融通預算的赤字需求,由於貨幣需求接近恆定,當政府公債尚未完全融通長期累積的預算赤字,央行將無法有效抑制通貨膨脹,導致普遍物價上揚。近年來小英政府大刀闊斧推動眾多改革,政府預算接近飽和,台灣央行則面臨相同窘境,普羅大眾的民生物價質量萎縮或變向上漲,「衛生紙之亂」即為實例,在可預見的未來,通貨膨脹的反撲逆襲實屬央行總經政策的重要指標。有鑑於此,為了有效抑制通貨膨脹而維持物價穩定,台灣央行需要強化總經政策的自主獨立性質。

2012年,時任副總統的吳敦義在總統府會見2011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沙金特。(總統府官網)
2012年,時任副總統的吳敦義在總統府會見2011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沙金特。(總統府官網)

至於充分就業的總經政策目標,台灣央行可以適度搭配財政部、經濟部、金管會的法令措施,除了強化社群流動的薪資稅賦抵免機制,結合數位資訊科技與人工智慧的基本精神與專業技術,適度降低經濟景氣循環或就業市場摩擦造成的超預期失業,並且有效增進充分就業的經濟誘因與社會動機

央行應當專注維持物價穩定與充分就業的雙重核心總經政策目標

近年國際總經趨勢潮流著重央行雙重核心總經政策目標,意即維持物價穩定與充分就業,舉凡美國、英國、歐盟、加拿大、德國、瑞士、日本、澳洲、紐西蘭等等的先進國家中央銀行,盡皆傾向透過調整「貨幣中性利率」〔neutral interest rate〕,儘量抑制通貨膨脹而維持物價穩定,透過適度調節利率而達成充分就業的總經政策目標。雖然台灣央行總裁與理事會成員可以有效合議貨幣政策工具而調整總經政策利率,政治因素容易介入央行貨幣政策與金融穩定政策的中長期目標。

因此,台灣央行理當順應國際總機趨勢潮流,透過公開宣告或者法規整合,專注維持物價穩定與充分就業的雙重核心總經政策目標,金融穩定與匯率維穩應該保留成為台灣央行的總經政策輔助目標。當下台灣央行面臨美國漸進升息循環的國際金融趨勢,尚需預防台灣金融穩定政策改革的黑天鵝與灰犀牛,有效適度跟進美國升息與歐盟縮表的總經潮流,避免外界對於台灣央行抱持「阻升不阻貶」匯率維穩措施的聯想解讀。若綜合考量,高度央行獨立性質有益抑制通貨膨脹而維持物價穩定,國際主流雙重總經政策目標值得台灣借鏡。

*作者現任香港北林國際精密企業集團策略執行長,曾任美國加州舊金山美國銀行投資組合分析事業群副總裁,具備美國加州柏克萊商學院金融工程碩士、紐西蘭懷卡托商學院企業管理碩士與學士、台大財經博士研究相關經歷。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