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雲豹甲車、雷霆2000發射車「離場秀」 台北市民好有眼福

國軍陳展裝備撤收離場,雲豹8輪甲車挪動車身,左後方為天弓一型飛彈發射車。(蘇仲泓攝)

國軍陳展裝備撤收離場,雲豹8輪甲車挪動車身,左後方為天弓一型飛彈發射車。(蘇仲泓攝)

周末清晨的台北街頭,還顯得相當冷清安靜,當多數人都還在夢鄉時,支援全國高級中學儀隊競賽的國軍裝備車輛,早已先後到達國家兩廳院廣場,展開陳展前的前置作業。

近年來,國防部為推動全民國防教育,並提升招募成效,在每年7月或9月,配合軍歌、儀隊等競賽,會在兩廳院廣場舉行類似國防嘉年華性質的大型活動,除由部長親自主持,另外包括各軍司令、指揮官、國防部各聯參也都出席與會,是每年國軍年度極為重視的一場活動。而除相關競賽外,現場同步展示國軍在軍品研發、武器籌獲的成果,前者以攤位方式呈現,後者則是將裝備本身,實際拉到中正紀念堂來展示,每當出現,往往比表演本身更吸引人。

20180707-第二屆全國高級中學儀隊競賽,現場陳展包括愛國者三型飛彈發射車等國軍裝備。(蘇仲泓攝)
全國高級中學儀隊競賽,現場陳展包括愛國者三型飛彈發射車等國軍裝備。(蘇仲泓攝)

在陳展的內容上,陸、海、空軍和憲兵都有機會展示,而其中又以陸軍的武器為大宗,以今天為例,陳展的大型裝備包括雲豹八輪甲車、雷霆2000多管火箭發射車,到體型相對小的復仇者飛彈發射車、輕型戰術輪車。

20180707-國防部第二屆全國高級中等學校儀隊競賽決賽,國軍陳展裝備撤收離場。圖為雷霆2000多管火箭發射車的車頭,進入中山南路後,和許多民車一起等紅燈。(蘇仲泓攝)
國軍陳展裝備撤收離場。雷霆2000多管火箭發射車的車頭,進入中山南路後,和許多民車一起等紅燈。(蘇仲泓攝)

空軍部分,則以飛彈發射車作為主體,像是最新銳的愛國者三型飛彈發射車、天弓一型飛彈發射車、車載劍一飛彈等,由於這些載運的車頭通常外型特殊,加上高聳的發射箱,看起來相當吸睛。

20180707-國防部第二屆全國高級中等學校儀隊競賽決賽,國軍陳展裝備撤收離場。圖為愛國者飛彈發射車的車頭,進入中山南路後,和許多民車一起等紅燈。(蘇仲泓攝)
愛國者飛彈發射車的車頭,進入中山南路後,和許多民車一起等紅燈。(蘇仲泓攝)

海軍部分則受限本身裝備大小,且通常離不開水,所以僅能以陸戰隊的膠舟,或者是屬於岸置機動的雷達車展示。雖然如此,今年特別將廣受大小朋友喜愛的主戰裝備Q版電動車拉到現場,也算是扳回顏面。

20180705-由右到左為Q版「磐石軍艦」、「劍龍潛艦」、「AAV7兩棲突擊車」武器裝備。(海軍司令部提供)
由右到左為Q版「磐石軍艦」、「劍龍潛艦」、「AAV7兩棲突擊車」武器裝備。(資料照,海軍司令部提供)

最後則是憲兵部隊,和陸海空軍相比,其駐地有著距離展示的兩廳院廣場最近的優勢,陳展的四輛山葉1300CC重機直接行駛前往,只需短短20分鐘左右,因此也是類似活動的固定班底。

這些武器平時在各自營區內,當支援展出命令下達後,這些單位除要搶在開展前將裝備送到定位,更要搶在上午道路人車湧現前,避免可能的交通危害,或因堵塞而造成遲滯。同樣,當活動結束後,各項硬體設施開始清除、拆卸,裝備也要進行檢整,然後再透過自力機動返營,或透過協力的民間廠商以板車板運方式離場。

按照過去幾年所見,全場最重要、機敏性也最高的不外乎是飛彈發射車,所以無論是到達還是離場,都會有搭載武裝憲兵的警備車和警車前導及殿後,確保車輛安全。

大型裝備的展示,不論是在營區外的戶外場地,還是在營區內,都會有到達和撤收兩個環節,前者通常發生在清晨時段,一般民眾較難有機會目睹;撤收則會在下午接近傍晚,距離較遠的,甚至會留到隔天早上才離開,所以許多較晚離開的民眾,或者是特意留下來等候的軍事迷,就有機會一睹這個離場的過程。

20180707-國防部第二屆全國高級中等學校儀隊競賽決賽,國軍陳展裝備撤收離場。圖為雲豹8輪甲車在陸軍人員引導下,挪動車身。(蘇仲泓攝)
雲豹8輪甲車在陸軍人員引導下,挪動車身。(蘇仲泓攝)

離場列動態操演 感受震耳欲聾聲響

以營區開放為例,過去活動結束時間一到,軍方就會清場,參觀者無法多作停留,一些外場的飛機陳展完要離場,民眾可能只能在圍牆外遠眺。但近期國防部從善如流,對於留下來等待離場畫面的民眾,給予較多彈性,甚至專門把離場列為一項動態操演的科目,讓人大飽眼福,也能近距離感受這些裝備發動時震耳欲聾的聲響。

像是中正紀念堂兩廳院廣場這樣的場地,除本身前來參觀民眾,中山南路上熙來攘往的人車和遊客,對於這些裝備的陳展,都會停下腳步趨前觀看,特別是在撤收時,軍方還需特別編組管制人員,一方面引導民眾不要過於靠近,還要維持交通順暢,這些都成為活動結束後的另一個重要亮點。

其實這樣的「離場秀、撤收秀」,對於國人來說,都是一個親眼見證國軍在相關程序上,對自身裝備是否熟稔的機會。無論是飛彈發射架降下,還是蓋上防水帆布、偽裝網、外露的武器是否先收妥等動作,又或是像雲豹甲車在人員導引下,緩緩駛上板車拖板定位、愛國者飛彈發射車車頭轉入道路時角度的拿捏,再再都考驗官兵弟兄姊妹的默契,以及平時訓練的成果。

20180707-國防部第二屆全國高級中等學校儀隊競賽決賽,國軍陳展裝備撤收離場。圖為愛國者飛彈發射車的車頭,準備進入中山南路,考驗駕駛功力。(蘇仲泓攝)
愛國者飛彈發射車的車頭,準備進入中山南路,考驗駕駛功力。(蘇仲泓攝)

國軍從2017年上半年開始,提高演訓車輛行駛在一般市區道路上的比率,時間上也從過往的深夜時段,慢慢的變成白天、晚間都有,過去因為怕擾民、發生交通事故而限縮駛出營外的機會,現在的國軍在這個環節上,不論是演習還是全民國防活動,都有一定程度的提升,一支不因噎廢食的國軍,除了能傳遞最真實的全民國防給予國人外,也更能贏得人民的尊敬。

喜歡這篇文章嗎?

蘇仲泓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