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風評:貿易戰開打:其實我們根本不知風險與損失會多大!

中美貿易戰6日正式開打,未來風險難料。(AP)

中美貿易戰6日正式開打,未來風險難料。(AP)

中美貿易戰─或甚至是全球貿易戰正式開打,這個結果既不算全然令人意外,卻又是今年經濟最大的「黑天鵝」,如此規模的貿易戰亦是二戰後首見,全球政經情勢與風險將為此改觀,從各國政府到經濟智庫再到市場專家,都計算出貿易戰對經濟的衝擊,在可承受範圍內;但真正可怕的,恐怕是那些我們根本算不到、想不到的衝擊與影響。

美國川普政府從6日起對價值34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開徵25%懲罰性關稅,隨即中國也對美國等值進口商品課高關稅。這是兩國間的第一波接觸戰,對中國的反擊,川普已要求商務部再找出中國2000億美元商品加徵10%關稅─甚至揚言加碼到5000億美元進口商品全部列入清單;中國政府也說「將繼續做出強力反制」。

事實上貿易戰早已開始;川普對鋼鋁課高關稅是在6月起生效,為此歐盟、加拿大、墨西哥都已出手反擊,對美國進口品同樣課以高關稅,受影響的商品總金額從數十億到上百億美元不等。加上這次規模更龐大的中美貿易戰,其實這已經是一場「以美國為核心」的全球貿易戰,而且很可能是方興未艾。

這場全球貿易大戰牽連眾多、影響深遠。短期而言,貿易戰下全部是輸家,直接對打國家的貿易、經濟成長固然受衝擊,全球化深化的今日,其它所有參與國際貿易體系的國家也同受其害,同時各產業全球供應鏈也會受到程度不等的衝擊。此外,金融市場(股市與匯率)也必須有所反應─近期各國股市幾乎都已反應貿易戰的負面消息,風暴中心的中國股市下挫特別深,較之今年高點已下跌超過2成,技術上已進入熊市。

事實上,真正讓全球驚恐者,不是這波貿易戰本身,而是未來風險完全無法撐控、預測。依照中國央行的模型預測,500億美元的貿易戰,會讓中國經濟成長率減少0.2個百分點;歐美專家的預測最多也只到0.5個百分點,美國受影響程度又更輕了。金融市場方面,以目前的跌幅而言,市場也已消化。坦白說,不論實體經濟或金融市場,各國都可承受,問題不大。

但外界擔心的是後續如果美國繼續提出2000億美元(甚至5000億)的加徵關稅清單,中國勢必要反擊,但中國每年從美國進口1698億美元,找不到如此龐大數量相應的報復對象,可能就以「其它方式」報復─如數日前以聯電與美光訴訟判決為由,對美光祭出禁制令─這種充滿未知又可能無邊無際的報復,又讓外界更憂心。

對中美貿易戰的輸家、贏家的預測不少,純粹以經濟體質、產業實力、技術層次、量體大小看,美國是必然的贏家─美國對中國的出口只占其總出口的8%,占GDP比重不到1%,而且出口占美國GDP的比重只有12%左右。反觀中國對美出口占全部的20%、占GDP比重的4%,出口占其GDP比重在20%左右。

這些數據顯示中國經濟比美國更容易受出口的影響,同時美國經濟對中國經濟的影響程度亦遠高於中國對美國的影響。

但如果以政治、社會體制來看,中國的承受能力又可能大於美國;中方把報復清單鎖定大宗農產品、大豆、牛肉、豬肉等,再後面大概就是汽車、飛機等,就是以川普票倉為主,被外界視為「精準的政治打擊」。

先不論最後勝負,兩國的衝擊其實都已顯現;在中興事件中,中國產業的脆弱、企業可能的「斷鏈」顯現無疑,股市更跌得比它國深;而美國在鋼鋁課高關稅後,美國國內的不鏽鋼上漲25%,生產者難掌握貨源、出貨時程,已經停止招聘與投資,最終一定會反應到國內各種消費產品的漲價、出口競爭力的下降。而因為美國的清單上,有超過一半貨品是外資生產,因此其它國家也難逃影響。

對台灣而言,根據國外專家的分析,台灣與韓國、新加坡算是首當其衝,受傷程度甚至可能高於中美。中美貿易戰將對全球供應鏈產生龐大的衝擊,因此越是整合程度高的經濟體,可能受的衝擊越大。而根據WTO(世界貿易組織)的全球價值鏈參與率來看,台灣高達67.6%,僅次於歐洲盧森堡的70.8%,高於韓、星的60%出頭。中美是台灣最密切的貿易夥伴、投資生產基地,中國輸美產品不少有著台灣零組件、甚至就是台商生產製造,貿易戰對台灣可能是多重衝擊。特別是第二波報復清單中,台灣生產主力的筆電、手機都列入,台灣將面對更強的逆風。

未來要觀察者,以中美而言,當然就是首波貿易戰之後,雙方是否能和談,各自找到下台階結束這場貿易戰,不過目前尚未看到此跡象。歐美與其它國家方面,最重要的是視非普是否會對歐洲汽車徵20%關稅,從而引發歐盟再次報復;加、墨、德等國出口至美國的汽車相當龐大,金額都是以數百億美元計,如果雙方為了汽車打起貿易戰,不難想見彼此報復的金額就會跳到數百到1千億美元,其規模就是過去十倍以上,也更難善了。雖然日前似乎露出曙光,美方可能不會對汽車下手,但無人能保證反覆善變的川普,是否真正放棄汽車這個「武器」不用。

雖然,全球的經濟專家用各種經濟模型量化算出的貿易戰衝擊,看起來影響都可承受;但二戰後至今,全球從未發生如此規模的貿易戰,更兼早年全球化程度、各國的產業與供應鏈整合深度,都遠不能與今日相比。因此,真實狀況是:無人知道衝擊的機制會如何傳導、連鎖反應會出現在那裡。因為模型需要有經驗借鏡才能建立,但專家都從未碰過這種等級的貿易戰,所以真實情況是:其實我們根本不知風險與損失會多大!

這種情況,讓人想到2008年金融海嘯前,當年無人了解、也想不到美國次級房貸風暴,竟然能如此快速又廣泛的透過某些機制傳導到全球,同時在彼此交替牽引、造成螺旋下降過程中,為全球帶來大災難。我們只能希望中美能在第一波接觸戰後就停手開始談判;萬一貿易戰擴大,也只能祈禱計量模型有點準頭,沒有太多「算不到」卻突然出現的衝擊。

但不論未來發展與交戰國勝負如何,川普都已了改變全球經貿規範,多邊的WTO式微,取而代之者如果是雙邊談判,則對台灣相當不利。政府除了在經濟與金融市場有所因應外,更應評估長期對台灣在全球經貿體系中地位的影響,並預作因應。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