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冒死強飲威士忌,只為博君能饒過一命:《金正恩的外交遊戲》選摘(4)

「金正恩年紀輕輕就成為一國之君,所要承受的壓力自然不小,因此他的酒量也隨之攀升。」(資料照,美聯社)

「金正恩年紀輕輕就成為一國之君,所要承受的壓力自然不小,因此他的酒量也隨之攀升。」(資料照,美聯社)

二○一一年十二月十八日凌晨一點左右,一名家住平壤市區的勞動黨高幹子弟的手機突然響了,打電話給他的是國家安全保衛部裡某位幹部的兒子,他邀前者「要不要來喝一杯啊」

幾個小時後,四、五名黨軍高層的子弟們聚集在一家會員制酒吧裡,喝著一成不變的威士忌。酒酣耳熱之際約莫凌晨三四點,一開始找大家來喝酒的國家安全保衛部幹部的兒子說話了,「大家難道不覺得外面的氣氛怪怪的嗎?」

他繼續說,「我爸臉上面無血色,手邊的電話一直響個不停,一定有什麼大事發生了。」一說完,幾個人開始:「是政變嗎?」、「要打仗了嗎?」竊竊私語起來,「別瞎猜了好不好,」保衛部幹部的兒子趕緊闢謠。的確,軍隊並沒有接到緊急召集的通知,然而出席這場酒席的每一個人都心知肚明,「金正日一定是過世了」。

酒席中甚至有人說出「不用半年,朝鮮就要變成自由主義社會啦」的話,接著大家相互乾杯致意。

然而事與願違,金正恩繼承金正日繼續主宰這個國家,一轉眼已經過了六年光景。

每當北韓要進行核試爆或挑釁的行為時,都會向外界公開金正恩的命令書。各個部門呈上來的報告書中,都有金正恩的簽名和他向右上方上揚、近乎直行書寫的文字,有時文中還會加入「某月某日執行」等指示在裡面。二○一七年九月的核試爆,除了命令書之外,北韓媒體還公開了金正恩在事前參與朝鮮勞動黨政治局常任會議的照片。

公布這些命令書和相片,究竟有什麼意義呢?北韓內部人士指出:「這些動作都是為了快速累積金正恩施政成績的手段。」

直到二○○九年年初,北韓最高領導人金正恩的名字才第一次為西方社會所知曉。這時距離父親金正日因為腦中風倒下,已經過了四個月之久。金正日在二○○八年秋天,從病榻回到辦公桌後,因為擔心自己的身體健康,開始認真思考繼承人的問題。從二○○九年年初開始,《腳步聲》這首歌頌金正恩的曲子開始在北韓國內流傳開來,許多未經證實的情報來源都指出,金正恩接下統治棒子的跡象越來越明顯了。

金正恩於二○一○年九月時升任朝鮮勞動黨代表大會的黨中央軍事委員會副委員長,正式由後台走進權力舞台的表面。一年三個月之後,金正日撒手人寰,金正恩正式成為權力的核心。

對金正恩而言,「經驗」是他最欠缺的一環,因此當川普揶揄他是「小火箭人」時,心裡一定相當不痛快。

對於必須在短時間內拿出政績的金正恩而言,沒有什麼比核試爆以及試射彈道飛彈的一紙「命令書」,更能將「經驗」具體化的了。

然而就目前北韓所公開的金正恩「命令書」來看,幾乎都是軍事領域相關的內容。從另一個方面來解讀的話,可以說金正恩在軍事以外毫無建樹可言。

在短時間之內成為北韓最高領導人的金正恩,究竟是一號怎麼樣的人物呢?

日美韓等相關國家為要了解他,無不使出渾身解數來蒐集相關的情報。

美國曾經採訪過金正恩在瑞士留學時期的同學,然後將訪談內容整理成「金正恩的四種人格特質」。這四種特質分別是「危險(danger)、暴力(violence)、無法預測(unpredictable)、誇大妄想(delusions of grandeur)」。

此外,過去數十年間不斷分析北韓局勢的某位前日本政府官員認為,金正恩「應該有自戀的病態人格(Narcissistic personality disorder,NPD)」。金正恩非常自戀、擁有特權意識還要求別人來配合他。如果當他發現自己不被其他人接納時,就會展現出帶有殘忍一面的過度反應。

韓國國家情報院也對金正恩的熟人和親戚進行多次訪談,得出「他雖然個性粗暴,但絕非笨蛋」的結論。

例如有一位親戚說,當他和金正恩談論起天氣的話題時,「他不會簡單的用熱或冷之類的詞彙,而是使用較細緻的表現方式」,金正恩甚至在他面前背出「立春」、「小寒」等二十四節氣給他聽。另一位受訪人為我說了一則金正恩的小故事。金正恩七歲時的某一天,在父親金正日面前即興安排一場籃球賽,他的對手都是金正日的貼身保鑣。金正恩對這群在球場上戰戰兢兢,放不開手腳的保鑣們說,「你們不用對我手下留情,不然怎麼知道自己的弱點到底在哪裡呢?」希望他們能夠拿出實力和自己比賽。據說金正日看到這一幕,臉上露出了滿意的表情。

基本上日美韓都精確地掌握了金正恩的人格特質。金正日在選擇繼承人時,其實煞費不少苦心。長男金正男於二○○一年在日本成田機場因假護照事件被抓包後,可以說已經喪失了繼位的資格。次男金正哲本身有荷爾蒙相關的疾病在身,對政治較不關心,金日成只差沒說他「不適合當繼承人」而已。相較之下,金正恩的個性豪爽,頭腦也不差,但是金日成卻看不慣他面對事情時具有暴力傾向的過度反應。某位前勞動黨幹部曾信誓旦旦的說:「如果金正恩的妹妹金與正是男的,金正日一定會把大權交給她。」

2018年4月27日,兩韓板門店峰會,金正恩、金與正兄妹(AP)
「某位前勞動黨幹部曾信誓旦旦的說:『如果金正恩的妹妹金與正是男的,金正日一定會把大權交給她。』」(資料照,美聯社)

暴戾卻聰明的金正恩

金正日對酒類毫無節制的暴飲,在生前是出了名的。有些勞動黨和軍中的幹部從中午就開始練習喝酒,這些人並非想要紊亂風紀,而是不做事前準備的話,出席晚上的「酒宴」時,恐怕就有苦頭吃了。

深夜的酒宴,從一個大廳裡的儀式揭開序幕。聚集在這裡的每個人都要乾完從金正日手中接過來的酒,才能前往裡頭的酒宴會場。這杯「入場酒」會隨著金正日的心情做改變,誇張時甚至將一瓶軒尼詩烈酒倒進大杯中,讓來參加的人喝下去。金正日的酒宴是只有經過邀請的幹部才能入場,在這個社交場合裡,如果能討金正日的歡心,要想快速飛黃騰達就不是難事。然而若是弄巧成拙的話,也可能成為下一位被肅清的對象。因此每位與會者無不戰戰兢兢,有些幹部甚為此而將自己的身體給喝壞了。

隨著年紀越來越大,金正日喝酒的方式也和從前不同。因為他本人患有糖尿病和高血壓,不可能像過去一樣沒有節制的喝酒。雖然他喜歡酒精濃度較高的蒸餾酒,但是為了身體健康只好割愛。金正日還曾悄悄地湊到訪朝的國際友人身旁小聲地說:「我以前喜歡透明的酒(威士忌之類的蒸餾酒),現在在人前喝紅色的酒(紅葡萄酒等),但私底下會喝白色的酒。」

隨著統治基礎越來越穩固,金正日展現在行動上的從容和個人風格也越發明顯。有一回,日後亡命韓國的黃長燁書記接到酒宴的邀請,讓他大為苦惱。黃長燁的體質本來就不適合飲酒,但是他知道在進入會場之前,一定得喝完金正日手上的那杯酒才行。是去還是不去,答案只有一個。拒絕主子的邀請,等於宣判自己死刑,只好抱著必死的決心赴宴了。

到達會場時,只見金正日一如往常,站在大廳為每一位與會者端上入場酒。耿直的黃長燁滿臉蒼白,等著輪到自己。站在黃長燁面前的金正日面露微笑,將一杯滿滿的茶色液體交到黃長燁手上。他心想糟糕了,這麼一大杯威士忌,然而都到這步田地只能豁出去了。黃長燁抱著必死的決心一口氣乾了手上這一杯,但是說也奇怪,流進胃裡的液體竟然沒有對喉嚨產生任何刺激。他立刻明白,杯裡裝的根本不是威士忌而是麥茶。

政治手腕進入成熟期的金正日,透過這種方式對不能喝酒的幹部展現出自己的關懷,可謂是金氏「用人術」的範例之一。

壓力讓金正恩沉浸在酒色之中

那麼金正恩怎麼喝酒呢?簡單來說,他屬於「自顧自的喝」這種類型。金正恩嗜食埃文達起司和肉類,首先他將這些食物當作德國啤酒和紅酒的下酒零嘴,接著在逐漸轉變為酒精濃度較高的威士忌和干邑白蘭地。

雖然金正恩喝酒時還算安靜,但是偶爾會因為一些不經意的對話突然拉高說話的聲量,讓同席的年長幹部們常常提心吊膽。他在喝醉時還會口不擇言的嚷嚷著「我誰都不相信」或「我只是照著父親說過的話來做事而已」這樣的話。

金正恩年紀輕輕就成為一國之君,所要承受的壓力自然不小,因此他的酒量也隨之攀升。

剛登上權力寶座時,金正恩的體重還在八十公斤,現在卻已經來到一三○公斤左右了。一些老臣們本來為了讓金正恩看起來像金日成,還樂見他能增胖點。不料體重控制失調,使得金正恩出現在正式場合時,偶爾會拖著步伐移動。根據日美韓的分析,這可能是因為暴飲暴食引發的痛風症狀。到了二○一四年,金正恩雖然接受了德國醫師的手術治療,但據稱情況並沒有獲得顯著的改善。

二○一六年以後,北韓進一步加快了軍事挑釁的行為,光是核試爆就舉行了三次,還試射了數十枚的彈道飛彈。來自國際社會的制裁和美國日益嚴峻的軍事威脅,讓金正恩喝得越來越兇,酒宴往往進行到將近日出時分才停止。金正恩曾發生過在發出召集軍隊幹部的命令後,自己卻睡著的事情。當他從沙發上睜開朦朧的雙眼時,被站在眼前的將軍們嚇了一大跳。

金正恩的女性關係也很紊亂。

二○一二年七月,當金正恩和夫人李雪主一同出現在公眾場合時,在北韓國內和海外都引起了不小的騷動。

北韓最高領導人金正恩與夫人李雪主(取自網路)
「二○一二年七月,當金正恩和夫人李雪主一同出現在公眾場合時,在北韓國內和海外都引起了不小的騷動。」(資料照,取自網路)

北韓建國後,仍然深受自古以來輕視女性的陳腐封建思想影響。雖然並不是說女性就無法成為領導幹部,但是的確沒有帶著太太出席公眾場合的習慣。一般社會上都認為,女性只要能夠做好家務事就行了。

一九六○年前後,情況開始有了轉變。當時蘇聯的領導者赫魯雪夫曾說:「為什麼在金日成同志的國家裡,很少在公開場合看到女性呢?這樣很不自然。」從那之後,金日成出席社交場合時都會帶著第二任妻子金聖愛出席。正因為如此,金聖愛逐漸掌握了權力,埋下了日後和金正日之間激烈的權力鬥爭。得到教訓的金正日偶爾會將「雌鳥(女性)鬧,家不保」這句朝鮮古諺掛在嘴邊,所以他的夫人金英淑、高英姬和其他妻妾們一次都沒有在公開場合中露面過。

那麼李雪主為什麼能走到台前呢?

金正恩從留學瑞士時期開始,男女關係就相當複雜。就如前文提到的,他和活躍於銀河水樂團,日後被拔擢為牡丹峰樂團團長的玄松月之間的緋聞相當有名。據北韓知情人士表示,金正日很擔心從金正恩混亂的男女關係中,可能誕生出「第二個金聖愛」。因此金日成希望金正恩能早點結婚,提早將「正室」的存在公諸於世,這麼一來金正恩就不能再任意妄為了。金日成指示親信張成澤來湊成金正恩和李雪主的婚姻,並在金日成過世半年後的二○一二年六月十一日於平壤舉行婚禮。

二○一三年九月,美國NBA球星「小蟲」羅德曼(Dennis Rodman)證實自己見過了金正恩的女兒「朱愛」(音譯)。據情報人士指出,「朱愛」是李雪主的長女,但並非金正恩的長女。金正恩在二○一○年時就和玄松月之間有了第一個孩子,也是個女兒。

為了預防暗殺,光是在平壤市裡就有十幾棟金正恩的特閣(別墅),平日他就在不同的特閣中過生活。金正恩在某一天於哪一棟特閣過夜的訊息只有金與正等極少數的親信才知道。李雪主並不在特閣裡生活,她和朱愛以及二○一七年二月出生的次女三人住在另一個地方。金正恩和妻女共同生活的頻率約為一個月一次左右。特閣裡備有酒、樂團,以及從金正日時代開始,被稱作「歡樂組」的女性接待人員。有時幹部們也會被邀請到特閣裡坐坐。

金正恩喜歡女性穿上制服的樣子,樂團的衣服也是統一的制服款式。金正恩似乎並不熱衷於性愛,但卻喜歡按摩,宴會途中時常找人來為他服務。

二○一七年二月,金正男在馬來西亞遭到暗殺後的第二天,金正恩出席於平壤召開的金正日誕辰七十五週年紀念中央慶祝報告大會時,一臉烏雲罩頂的樣子。當時媒體還爭相報導「金正恩一定是因為殺害了同父異母的胞兄而受到良心的譴責」。然而一名北韓人士說,那張臉根本不是什麼良心受到譴責,而是金正恩宿醉時經常出現的表情罷了。外界的壓力讓金正恩越喝越兇,使他幾乎無法在午前執行公務。

20180628-金正恩的外交遊戲(八旗文化)
《金正恩的外交遊戲》書封。(八旗文化)

*作者牧野愛博為朝日新聞首爾支局長。著有多本與北韓主題相關的書籍,包括《金正恩的核武壓垮北韓的那一天》(暫譯)、《絕望的韓國》(暫譯)等。本文選自作者新著《金正恩的外交遊戲:你不知的北韓核武真相》(八旗)。本系列結束。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