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婦聯會曲終人散,辜嚴倬雲的最痛-《時代人物的另一張臉》書摘(3)

「婦聯會是時代的產物,曾經光輝、也留下了許多輝煌的紀錄,隨時代轉變而結束似乎是宿命」(資料照,顏麟宇攝)

「婦聯會是時代的產物,曾經光輝、也留下了許多輝煌的紀錄,隨時代轉變而結束似乎是宿命」(資料照,顏麟宇攝)

一九七八年,第七屆亞太婦女協會大會(FAWA)在關島舉辦,我隸屬的國際職業婦女協會(BPWI)也是亞太婦女協會的會員,在幾位國際職業婦女協會會友的邀約下,我決定報名參加第七屆亞太婦女協會大會,一同前往關島,增廣見聞,附帶觀光。

由於中華民國代表團的祕書張澍教授臨時未能成行,抵達關島後,時任亞太婦女協會會長的資深立法委員葉叶琴(前臺灣省警備副總司令夫人)要我準備國家工作報告,並代替她在大會中宣讀,這對第一次參與國際婦女活動的菜鳥而言當然是極大的挑戰,卻也是在國際場合露臉的大好機會。

辜嚴倬雲女士29日至金門出席「和平台海、繁榮永續」紀念碑揭碑儀式。(顏麟宇攝)
辜嚴倬雲曾任婦聯會主委。(資料照,顏麟宇攝)

當天我上臺報告時,辜振甫夫人辜嚴倬雲女士就是坐在臺下的中華民國代表團成員之一。那時我剛回國在中央日報工作,雖然是媒體人,其實對婦女社團、婦女活動與婦女界的領導人物相當陌生,卻有幸在關島遇見榮譽團長趙麗蓮博士、資深立委葉叶琴、王靄芬、辜振甫夫人等赫赫有名又望眾一方的政治人物與社會名人,與她們的互動不僅增廣了我的視野與人脈,更影響我往後除了新聞工作以外,也有機會參與國內外的婦女活動並有所表現。

大會活動期間,辜振甫夫人對我非常親切,大會結束前她對我說,她是臺北基督教女青年會的會長,目前總幹事出缺,希望我能來和她一起工作。我回答:「大會結束後我要去美國一個月。」她說:「沒關係,我可以等妳!」還給了我家裡電話,要我回國後和她聯絡。坦白說,一個剛回國工作的年輕人能受到「辜振甫夫人」的青睞,力邀前往女青年會工作,我除了覺得十分幸運,的確有些受寵若驚。

從美國回來後,我依約前往臺北基督教女青年會見辜夫人,同時也徵詢了好幾位長官的意見,包括李煥、宋時選等。他們的看法是,替達官顯要夫人們工作不容易,可以去做義工,但是千萬不可以辭去中央日報的工作。宋時選還關照我:「寫作是終生的事業,隨著年歲的增長,作品也會愈有深度。」一九八四年我獲得第十屆國家文藝獎時,宋時選特地趕到頒獎會場賀喜,並問我是否還記得他說過的那番話?

最後,我聽從了長官們的建議,並未辭去中央日報的工作,但開始在臺北女青年會當義工,隨後應邀加入董事會擔任董事。一九八四至一九八八年間,進而接受已是中華民國基督教女青年會全國協會理事長的辜夫人之邀,擔任中華民國女青年全國協會祕書長。轉眼間,近四十年過去了,我依舊在辜夫人身邊,辜夫人待我就像她所說如同家人一般,多年來,我也一直以「辜媽媽」稱呼她。

蔣宋美齡。(維基百科)
蔣宋美齡。(維基百科)

一九九一年,中華民國婦女聯合會主任委員蔣宋美齡約見辜媽媽,交代她接下中華民國婦女聯合會(婦聯會)祕書長的工作。還記得辜媽媽到婦聯會工作的第一天,辜振甫請女兒送了一大盆花祝賀她上任,女兒並轉達父親的祝賀之意:爸爸一輩子都未進入官場,媽媽卻却先一步做到了。

辜媽媽接掌婦聯會四分之一世紀,集榮寵於一身,所推動的工作在婦聯會出版的刊物裡鉅細靡遺,多有報導,這裡不再重述。身為蔣宋美齡欽點的接班人,再加上婦聯會的財力與龐大的組織系統,以及既有的健全運作機制,使原本就擁有極高社會聲望與地位,又對國內外婦女組織的人脈相當熟悉,且有一定程度影響力的辜媽媽,毋庸置疑地在帶領婦聯會的二十多年間,儼然成為繼蔣宋美齡之後,中華民國社會地位最高的婦女領導人。

由於我多年來從未離開媒體,每當辜媽媽領隊出席國際會議時,她總會邀我參加代表團。一九九八年,辜媽媽認為我對婦女工作有相當程度的了解,任職媒體工作的接觸面廣,若能掛上婦聯會顧問的頭銜,可以不時提供意見,做為推動工作的參考,也能在必要時做為備胎立刻替補上陣,讓我從此展開了長達二十年的婦聯會顧問一職,對於婦聯會的工作與同仁們更加熟悉,直到民進黨政府對婦聯會展開清算才宣告結束。

二十年來,我除了參與婦聯會的活動,偶爾也會去看望辜媽媽,談論婦聯會的問題或交換對時局的看法。我常聽辜媽媽感嘆「找不到接班人」,雖然婦聯會常委如林澄枝(謝東閔媳婦)、田玲玲(錢復夫人),似乎都曾是考慮人選,最後卻都不了了之。婦聯會在二○○○年重新登記為財團法人後,雖然也曾改選,但在沒有競爭對手之下,辜媽媽連選連任,不料因此在民進黨完全執政後被批為寡頭領導,成為被鬥爭的藉口。

當民進黨對婦聯會展開人事清算,導致婦聯會擁有的財產曝光時,外界對婦聯會擁有的巨額財產莫不無比驚訝,我這時也才恍然大悟,為什麼辜媽媽總是感嘆「找不到接班人」。當年蔣宋美齡之所以放心將婦聯會交給辜媽媽,除了因為與辜家長輩相熟,辜媽媽十二歲時就跟著姑媽見過了蔣宋美齡,應該也是因為對辜振甫的家世背景相當放心與了解,相信諾大的資產可以放心託付給辜媽媽吧!

放眼婦聯會現任常委們的身家財產,以及社經地位與聲望,應該是辜媽媽不放心交付的主要原因。然而,當辜媽媽年歲漸長,交出職位是遲早且必然之事,這點即使威望如宋美齡亦無可避免,更何況如今婦聯會面臨的是國民黨失去政權,民進黨全面執政,丟出了去蔣化、清算國民黨黨產,以及推動促進轉型正義的局面。一向以宋美齡為神祖牌,又擁有龐大資金與組織的婦聯會,代表的是鈔票與選票,當然會成為民進黨政府覬覦的目標,被定位為國民黨的附隨組織並加以清算,可謂必然結果。

二○一六年政黨輪替後,一群沒有政黨奧援的老弱婦孺無法面對民進黨來勢洶洶的鬥爭手段與粗暴作為,一生養尊處優的常委們紛紛打退堂鼓,再加上辜媽媽倚仗的親信窩裡反,員工為保工作而投靠獲民進黨支持的新主,甚至向《自由時報》丟出一篇抹黑辜媽媽的報導,忘了她們多年來獲得辜媽媽的青睞,在婦聯會裡過著吃香喝辣的日子。

二○一八年一月二十七日的《自由時報》A4政治新聞版大幅報導了「婦聯會鷹派密謀大鬧會員大會」的相關新聞,下半版另一篇報導則關於辜媽媽個人,標題是「婦聯會人士:二十年來幫辜家養她媽媽」,內容包括「對內便以蔣夫人接班人自居」、「辜嚴吃、喝、營養品,婦聯會全包」,鉅細靡遺的程度不僅是抹黑,已近乎妖魔化。婦聯會的工作分工極細,了解這些內容細項的員工可說是屈指可數,據有接觸內情的一位資深媒體人透露,提供消息的是姓名兩個字的婦聯會員工。

面對黨產會的追殺,婦聯會立場無法一致,反而鬧出主戰派與主和派互鬥,其實辜媽媽自己也要負很大的責任。病急亂投醫,又被身邊幕僚誤導,臨時找來葉金鳳、雷倩、潘維剛三人出任婦聯會常委,引爆內爭,原本的十一位常委中,多人已辭去常委職,目前留任的是號稱的主和派,包括陳誠的弟媳陳勉修夫人、陳誠的女兒陳履安的姐姐陳幸、徐柏園的女兒趙徐林秀,以及蔡孔如明等人。

蔡英文總統出席「辜成允先生懷念音樂會」,慰問辜母辜嚴倬雲(總統府)
蔡英文與辜嚴倬雲為舊識(總統府)

而讓辜媽媽錯估形勢的最主要原因,無疑是老一輩的舊思維,對蔡英文心存幻想。

一九九三年四月在新加坡舉行辜汪會談時,蔡英文是隨行幕僚之一。一九八四到一九八八年間,辜媽媽在擔任中華民國基督教女青年會全國協會理事長時,曾安排蔡英文的姐姐蔡英玲進入YWCA出任副祕書長。此外,二○○八年與二○一二年總統大選,辜媽媽動員婦女社團全力輔選馬蕭、馬吳,但到了二○一六大選,由於對蔡英文心存好感,她並未介入國民黨輔選,還強調「不要把我扯進政治裡去」。我多次與辜媽媽閒聊時,常聽她提到「我還滿喜歡蔡英文的」,甚至在黨產會已經密鑼緊鼓針對婦聯會追殺的二○一七年八、九月間,她仍然抱持這樣的想法。

辜媽媽到了最後依然對蔡英文存有幻想,除了是低估蔡的心機,也因為聯合國非政府組織國際婦女理事會(ICW-CIF Executive Committee Meeting)二○一六年十一月在臺北舉辦理事會議,蔡總統應邀在開幕式致詞時,依然對著坐在臺下的辜媽媽說:「中華民國婦女協會榮譽理事長辜嚴倬雲女士,我最敬愛的辜媽媽」。除此之外,二○一七年辜媽媽次子辜成允過世,蔡英文不只頒贈褒揚令,也親赴喪禮現場向辜媽媽致意。雖然我與辜媽媽談話時一再提醒她「別低估蔡英文的心機與意志力」,卻似乎未能說服她相信蔡英文會對她下重手。

辜媽媽待人,特別是後輩,一向親切,或許她更相信的是一九九三年辜汪會談時身為隨團人員之一的蔡英文,應該也是在那時留下了相當的好感,蔡英文後來也出席過婦聯會的活動。只是辜媽媽忘了諸多歷史殷鑑:趙匡胤登基後,杯酒釋兵權;朱元璋稱帝後,誅殺功臣。蔡英文今天雖然當上了總統,蔡潔生也許經營事業致富,但其家世背景相對於出身豪門世家的辜媽媽,畢竟不可同日而語,自然無法敞開心胸接納之,這點也可以從蔡今日如何對待李登輝、陳水扁,以及民進黨大老前輩們的態度中,窺見真相。

此外,辜媽媽另一件誤判情勢而病急亂投醫的作法,則是想請辜寬敏幫忙說項。辜家在辜振甫與兩個兒子相繼過世後,顯赫一時的家族男丁凋零,只剩下孤女寡母,無法與全面執政且手段狠辣的民進黨政府對抗。在抵擋的過程中,辜媽媽曾找辜振甫的胞弟辜寬敏商談,卻忽略了辜寬敏雖是臺獨大老與金主,與蔡英文之間的過節卻不止一樁。辜寬敏曾經出馬與蔡競爭黨主席、說蔡是穿裙子的不能當總統;等蔡當選後則一再逼宮,三不五時就鼓吹蔡只能當一任總統,二○二○總統大選應由賴清德代表民進黨參選,這些種種,統統加深了蔡英文對辜氏家族的敵意。換言之,辜寬敏根本幫不上忙。

最後,當黨產會給婦聯會的限期已到,辜媽媽要求見蔡英文卻未被接受,她才終於了解到大勢已去,決定棄守。

二○一八年三月六、七日,辜媽媽在美國德州以視訊表示:她起初決定將婦聯會的財產如數捐給國庫卻未被接受,如今她已九十七歲,也辭去了所有與婦聯會相關的工作,與婦聯會今後的決策已無任何牽連。這是一位在國內外婦女界熱心奉獻、活躍風光了半世紀的中華民國婦女領袖,一場孤單又無奈的宣示。與夫婿辜振甫一樣酷愛平劇的辜媽媽深知名角講究的除了唱腔與身段,退場身影也同樣重要,家世顯赫、一生好強的她,此次退場即使談不上優雅與漂亮,但卻沒人能否認或抹煞她多年來帶領中華民國婦女成功參與國際婦女組織,以及對婦女工作所付出的心力與成就。

婦聯會是時代的產物,曾經光輝、也留下了許多輝煌的紀錄,隨時代轉變而結束似乎是宿命,對那些以服務婦聯會為終身職志的婦女姐妹們來說,只能無奈已走到了曲終人散的時刻,再多不捨也回不到從前,唯有再一次印證了「天下無不散的宴席」!

時代人物的另一張臉_立體書封
時代人物的另一張臉》立體書封(時報出版提供)

*本文摘自時報出版《時代人物的另一張臉》,作者鄭佩芬為資深媒體人,透過她的親身見聞,看見五十多位時代名人鮮為人知的另一面。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