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匆匆離開李登輝的「家人」─蘇志誠:《時代人物的另一張臉》書摘(1)

蘇志誠在李登輝任總統時曾任中華民國總統府辦公室主任,被視為李登輝的親信。(資料照,顏麟宇攝)

蘇志誠在李登輝任總統時曾任中華民國總統府辦公室主任,被視為李登輝的親信。(資料照,顏麟宇攝)

李登輝卸下總統與國民黨主席職務後,搬出總統官邸,遷回翠山莊居住,坐落在淡水的臺綜院則變成了李的府邸,蘇志誠與祕書李靜宜都追隨至此幫忙,他們兩個人也是總管李武男之外,與李登輝最親近的幕僚。

政壇喜歡把李登輝與宋楚瑜的關係形容為「情同父子」,其實真正與李登輝情同父子的是蘇志誠。蘇志誠與李登輝的獨子李憲文有同窗之誼,李憲文鼻咽癌末期臥病在床,是蘇志誠在病榻旁陪伴。李憲文過世後,多年來蘇志誠追隨李登輝工作,雖不能取代李憲文在李心中的地位,與李登輝夫婦、李憲文夫人張月雲卻是關係緊密,親如家人。

20180228-喜樂島聯盟籌組記者會,前總統李登輝。(甘岱民攝)
「李登輝擔任總統任內,蘇志誠的影響力也達到高峰,與李登輝親近的政壇人士曾經提醒李,應注意蘇志誠的言行在外界引發的不良風評與爭議」。(資料照,甘岱民攝)

李登輝擔任總統任內,蘇志誠的影響力也達到高峰,被媒體形容為「大內高手」或「總統府夾層」。與李登輝親近的政壇人士曾經提醒李,應注意蘇志誠的言行在外界引發的不良風評與爭議,李回答他有所聞,但是蘇志誠每天早上七點便到官邸恭謹地聽候指示,如此認真又貼心的幕僚與晚輩,實在讓人不忍苛責。

政大外交研究所畢業的李靜宜則是繼焦仁和、黃振福之後,李登輝總統任內最後一位文膽,從一九九司年四月一日進入總統辦公室擔任祕書工作。在李靜宜二○○一年九月出版的《近寫李登輝――紅樹林生活筆記》序文裡,李登輝寫道「最初是借重她的外交專業和語文能力,協助處理涉外事務與文書工作。但經過一段時間的磨練後,靜宜憑著認真肯學的精神和全力以赴的工作態度,很快就突破祕書角色的限制,參與許多政策協調與制定的過程。」「這一年來,在辦公室人力精減的情況下,靜宜更擔負起大部分的工作,為內人和我的生活,提供很大的協助。」他甚至親口對李靜宜說:「我心裡想什麼,你是最了解的。」

從李登輝對李靜宜這位女性文膽的描述,可以想見她與李登輝夫婦,於公於私,幾乎都是親如女兒。李登輝也認同李靜宜所說:「希望這是一個起點,而不是句點。」並親自出席了《近寫李登輝――紅樹林生活筆記》新書發表會。

這兩位追隨李登輝多年,既親且信的幕僚,二○○二年初卻同時離開了臺綜院。「政壇傳說,原因是李靜宜不贊成李登輝為臺聯助選被痛罵,憤而求去。」

根據與李登輝家人熟識的友人透露,事實並非如此,而是與連戰有關。二○○○年的政黨輪替導致李登輝辭去國民黨主席,對連戰早有諸多抱怨與不滿,不僅表露在言談間,也形諸於文字。其後,國民黨內有部分人士希望接任黨主席的連戰聘請李登輝擔任榮譽黨主席,卻遲遲未獲得連戰的首肯,以致本已降至冰點的李連關係,更加雪上加霜。

二○○二年農曆春節,連戰照例前往歐洲過年,念在與李登輝多年的長官部屬關係,從臺灣省主席、行政院長到副總統,受李一路提攜,便透過與自己有好交情的蘇志誠幫忙安排,打算在旅遊前去臺綜院向李拜個早年並辭行。蘇志誠仗恃著李登輝對自己的寵信,自信滿滿的替連戰安排了會面行程。不料李登輝見到連戰出現在眼前極為驚訝,一向喜怒形於色的他毫不掩飾心中的不悅,對連戰隨便敷衍了幾句話後,便結束了這場蘇志誠安排的李連會。

送走連戰後,李登輝隨即怒斥蘇志誠:「到底你是老闆?還是我是老闆?是要聽你的?還是聽我的?」被痛罵一頓的蘇二話不說,立刻辭去臺綜院副院長一職,打包走人,從此離開了李登輝。

多年來一起在李登輝的總統辦公室工作,李靜宜與蘇志誠合作無間,安排連戰的辭行行程,她脫不了關係,只得跟進辭職。即便親如家人,顯然李登輝「心裡想什麼」,李靜宜還是不了解,追隨李到臺綜院一年多後,長達十一年的長官部屬關係便畫下句點。

李連基金會解散內幕

李登輝對連戰的痛恨,除了導致蘇志誠的離開,與連戰關係最佳時共同掛名成立的財團法人李連基金會也遭到了池魚之殃,最後走上解散一途。

20171124-國民黨黨慶,連戰致詞。(甘岱民攝)
連戰曾與李登輝搭檔參選總統,最後卻反目成仇。(資料照,甘岱民攝)

一九九六年三月二十三日,李登輝與連戰搭檔代表國民黨參選第一次由全民直選的第九任中華民國正副總統,最終以5,813,699票,五四%得票率贏得大選,政府以每票三十元計算,兩人共獲得174,410,970的公費補助款。

李連兩人用其中的一億七千萬成立了李連基金會,目的是幫助最弱勢的原住民,在教育上為他們盡一份心力,也期待為臺灣培育青年政治人才。基金會成立之初,由李登輝擔任董事長,連戰擔任副董事長,董事包括了:蕭萬長、劉泰英、許水德、吳伯雄、林豐正、黃正雄、李紀珠、王金平、黃主文、嚴凱泰、鄭深池、黃昆輝、曾宗廷、徐中雄、孫道存、王又曾等人。

李登輝離開國民黨後,李連基金會也搬出了國民黨中央黨部,後由一路追隨李登輝的臺聯黨主席黃昆輝擔任董事長,落腳新北市的新店繼續運作。

二○一三年,突然有消息傳出,黃昆輝投資股票失利,基金會只剩下五千餘萬元,李登輝震怒之下,與黃昆輝不歡而散。然而事實真相是,李登輝並未對黃昆輝有任何不悅,只是不願意自己的名字再與連戰掛勾,藉口黃昆輝投資失利,順勢解散了李連基金會,剩餘的基金則捐作「李登輝紀念圖書館」之用,從此與連戰沒有任何牽扯。

李登輝一向很忌諱親信與朋友利用他的信任與關係牟利,南懷瑾就是一個例子。南懷瑾是李憲文與張月雲的老師,李登輝初登大位後,由於他與蘇志誠亦有師生關係,遂成為李登輝常常諮詢的對象。當兩岸密使問題在政壇喧騰不已時,李登輝曾經表示:他的個人代理就是南懷瑾。後來,李發現南懷瑾仗著這層關係從兩岸獲利,這才斷絕了往來。聰明如蘇志誠,自知犯了李登輝的大忌,唯一出路就是打包走人!

時代人物的另一張臉_立體書封
時代人物的另一張臉》立體書封(時報出版提供)

*本文摘自時報出版《時代人物的另一張臉》,作者鄭佩芬為資深媒體人,透過她的親身見聞,看見五十多位時代名人鮮為人知的另一面。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