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歐陽尊觀點:任性的美國總統,不堪的G7峰會

G7峰會,美國總統川普與另外6國立場嚴重分歧,簡直成了西方世界的噩夢。(AP)

G7峰會,美國總統川普與另外6國立場嚴重分歧,簡直成了西方世界的噩夢。(AP)

聖羅倫斯河(Saint Lawrence River),載著美加兩國眾多州省休養生息的五大湖水,流向連接歐美的北大西洋。

作為第44屆七國集團(G7)峰會舉辦國的加拿大,將聖羅倫斯河畔的歷史古鎮拉瑪貝爾(La Malbaie)和黎世留山莊(Manoir Richelieu)作為首腦會議的場地,可謂煞費苦心。

黎世留山莊現為費拉蒙豪華酒店(Fairmont),共有405個房間,5個游泳池,4個餐廳,還有賭場和高爾夫球場。從酒店放眼望去,聖勞倫斯寬闊的河面盡收眼底,風景這邊獨好。

據報導,峰會主辦方從5月27日至6月12日將整個酒店包租下來,總耗資高達6億加元(約4億歐元),其中三分之二的費用投入了安全措施,包括安裝一道金屬圍牆和眾多監控儀,還有騎警、情治系統等安保人力。

可惜,如此優雅、舒適、和諧的會議環境,卻見證了一場前所未有的「分裂」和「災難」峰會。

一次令西方難堪、成國際笑料的峰會

本屆峰會的主人雖然是加拿大總理特魯多(Justin Trudeau),但主角卻是美國總統川普。

可這位主角不僅不按劇本認真演戲配戲,而且還我行我素,把整個氣氛搞得一團糟。

川普對本次會議的輕視從以下幾個細節便能看出:1)他本來不考慮親自參加,只派副總統來;2)第一天的會議和第二天的工作早餐均遲到;3)峰會未結束就提前退場,趕赴新加坡準備「川金會」。

但表面上他卻在試圖掩飾因他而起的不和諧。臨別前,他在黎世留山莊舉行新聞發佈會。當有記者問峰會是否有意見分歧時,川普立即指出這是「假新聞」,隨後標榜自己與「安吉拉、埃馬紐埃爾和賈斯汀的關係極佳,若要打分的話,絕對是十分。」

事後有人問德國總理默克爾覺得川普的評分怎麼樣,她回答:不怎麼樣。她的新聞發言人乾脆把一張充分顯示峰會糟糕實情的照片放到網上,短短幾分鐘內,該照片便成了「網紅」。(用插圖)

 

不管怎麼樣,各方在付出九牛二虎之力後,就一份共同性少得可憐的聯合聲明達成共識。大家一度認為峰會最起碼保住了西方的臉面。誰曾想(其實應該能想到),檔墨蹟未乾,川普這位任性的美國總統便從「空軍一號」上投下一顆「推特」炸彈,把本次峰會的「僅存果實」炸了個稀巴爛。

「我已責成美國代表不要在聯合聲明上簽字。」不僅如此,他還加上一碼:「我們將要看看是否對充斥美國市場的那些汽車增稅。」

如此對待自己的盟友,這在七國集團四十年的歷史上可謂前所未有。可川普似乎還不過癮,乾脆直接對主辦人進行人身攻擊:「特魯多總理在峰會上表現得溫順親和,但我剛走他就對記者說『美國的關稅有點侮辱人,我不會任人擺佈』,他(特魯多)非常不誠實,非常軟弱。」

特魯多的確在會後對記者提到,加拿大將從7月1日起對美國產品作同等量增稅,作為美國此前鋼鋁稅的反制措施,因為峰會前各方為消弭貿易爭執所作的努力均告失敗,峰會上大家也並沒有就解決衝突達成實質性共識。特魯多的反應實屬正常,但川普卻是個對異議聲超級敏感的人。

筆者估計,是特魯多在記者招待會上不經意間說的以下這句半玩笑半嚴肅的話激怒了美國總統:川普肯定會繼續老生常談,但峰會還是有了一份「雄心勃勃的最後聲明」。意思是,你川普再怎麼說都沒用,最終不還是同意了共同檔!

川普聞訊後,立刻從飛往新加坡的高空中扔下上面那顆炸彈。意思是:我讓你得瑟(東北方言,張揚招搖顯擺之意),你不是說峰會終於有一份共同檔嗎?我這就讓你什麼都沒有!

2018年6月9日,美國總統川普離開加拿大舉行的G7峰會,搭乘專機直飛新加坡。(AP)
2018年6月9日,美國總統川普離開加拿大舉行的G7峰會,搭乘專機直飛新加坡。(AP)

早早的他走了,正如他遲遲的來;揮一揮衣袖,便帶走了一片雲彩。借用徐志摩的《再別康橋》,描寫一下川普的任性如何駁掉了西方世界的最後一點臉面。

「我們將採取一切必要措施保護美國工業和勞工免遭來自外國的不公平待遇。」川普認定其他國家更需要美國而不是反過來,他非常自信地表示:「他們沒有其他選擇。我們將會對此進行修復,如若不成,我們將放棄與這些國家的貿易。」

本次峰會後,美國之外的其他西方諸國雖然表示將繼續堅持「最後聲明」,但內心其實已承認拯救彼此關係的最後一線希望已然破滅。面對只盯著「貿易逆差」並隨時可以撕毀協議和聲明的川普,他們除了硬著頭皮打一場兩敗俱損的貿易戰外,似乎已無別的出路。

可憐的「共同聲明」

由於與會各方的意見分歧遠遠大於共同立場,聯合聲明也就成了某種「面子工程」。

這份最後檔經歷了名副其實的「一波三折」:開始時多數與會者鑒於川普的不妥協態度對聲明是否能出爐表示懷疑,但最後還是出現了轉機,包括美國在內的七國同意發表聯合聲明。可未過五小時,川普即收回成命,拒絕簽字。

那麼,這個未問世即夭折的「面子工程」都包括哪些主要內容呢?筆者在此略作歸納如下:

貿易衝突:與美國的貿易糾紛未見任何解決端倪,只是留住了「共同抵制保護主義」這一表述。此外,各方表示同意改革世貿組織(WTO),使其更符合現實需求。

朝鮮問題:這恐怕是本屆峰會唯一真正達成共識的領域。據外交人士透露,所有與會者均支持由川普和安倍提出的在朝鮮半島實現「不可逆轉無核化」的建議。

俄羅斯復入:川普在會前突然提出的重新邀請莫斯科加入的建議未得到其他與會者的認可。只有義大利總理孔特(Giuseppe Conte)在開始時曾表示原則上同意,後來也悄然無聲了。其他G7成員認為必須先看到俄羅斯在烏克蘭和平進程上是否作出真正的貢獻。莫斯科對此反應冷淡,外長拉夫羅夫(Sergei Lawrow)表示:俄羅斯正在集中精力參與G7之外的對話形式。

抵禦操縱和宣傳:G7國家將共同應對來自俄羅斯等國家的「破壞穩定」 (destabilization)的企圖。為此,第一步將建立一個新的快速反應和相互協調機制,預警外部對七國內大選的操縱及干預;第二步將對破壞者和操縱者採取反制及制裁措施。

伊朗問題:最後聲明中對此鮮有提及。此前,德英法曾表示在美國退出的情況下依然堅持《伊核協議》,並呼籲美國不要制裁在伊朗從事貿易的歐洲企業。德黑蘭一方面表示願意與歐盟及中俄共同履行協議,但日前已宣佈將做好隨時重啟核計畫的準備。

男女平等:G7國家同意在2020年前集資30億美元(約25億歐元),用以改善發展中國家婦女在就業、收入、進入領導層等方面的困境。其中,七國本身提供10億美元,另外20億美元將從私企那裡募集。

教育問題:G7國家將在未來三年中投資25億美元改善危機地區貧窮家庭的女孩受教育難的狀況。不管怎樣,這筆資金遠遠高於加拿大及一些援助組織提出的11億美元的指標。

塑膠垃圾:在共同解決海洋塑膠垃圾問題上,川普拒絕參與。其他大部分與會者給自己設定了2030年前完全回收塑膠垃圾的目標。美國是七國中最大的塑膠垃圾製造者。

氣候問題:與會者就此未達成共識。最後聲明中以六國的名義表示將履行巴黎氣候協定,美國不在列。

梅克爾、川普、杜魯道8日於G7峰會上。(AP)
梅克爾、川普、杜魯道8日於G7峰會上。(AP)

國際輿論和政界的反應

川普的朝令夕改震驚國際媒體和政界:

英國《衛報》(Guardian)評論道:川普的推特表明,他對盟國政府首腦使用的措辭要比對敵國更嚴苛。美國總統的這一做法更是對馬克龍和默克爾的「一次重擊」,因為兩人均認為已為消弭歐美之間的貿易糾紛做成了一筆交易。

義大利的《共和報》(La Repubblica)提醒讀者川普正在毀滅的是什麼:「兩天零一夜的談判、會議和新聞發佈會,所有的努力隨著川普從空中發出的一則推特而化作泡影。」

德國的《時代報》(die Zeit)發表題為「美國優先變成美國獨行」的文章。其中寫道:「六國領導一直耐心地對待川普自競選美國總統以來表達的核心思想:美國受到全世界不公待遇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可耐心等來的卻是失望,夥伴最終成為對手。川普來加拿大不是為了妥協,而是為了向自己的選民顯示,現在該是對方付錢的時候了。」

愛麗舍宮對此也作出了反應:「國際合作不應被發怒情緒或貶損言論所左右。我們將堅持這份聲明,誰撕毀該文件,誰就在證明自己的不守信。」

德國外長馬斯(Heiko Maas)表示:「一則280字的推特能在瞬間摧毀信譽,但重建信任卻需很久的時間。此時此刻,我們更應該保持清醒的頭腦,得出正確的結論來。這個正確的結論就是:歐洲必須更加團結和堅定地維護自己的利益,與我們的其它西方夥伴日本加拿大更加密切地協調行動。」

德國總理默克爾從峰會回到柏林後,對川普的決定作出了審慎的回應。她通過自己的新聞發言人表示:「德國將堅持聯合聲明。」歐盟理事會主席圖斯克(Donald Tusk)也作出了類似的表述。

加拿大總理特魯多駁斥了川普對他的指責。他的辦公室表示:「我們將把精力集中在G7的共同成果上。」

即便在美國,也有人發聲支持G7。身患絕症的美國共和黨重量級人物麥凱恩(John McCain)向盟國表示:「美國超越黨派的絕大多數都贊成自由貿易和全球化,支持70年來以共同價值觀為基礎的同盟關係。」他發推對盟國說:「美國人站在你們那邊,哪怕我們的總統不這麼做。」

曾任小布希的國家安全顧問、「Atlantic Council」智庫副主席威爾遜(Damon Wilson)在《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撰文指出:「G7本是自由世界領袖們共商如何應對集權統治者的場所,如今卻不為真正的戰役作準備,反而陷入家庭紛爭。」他這裡暗示的是本週二的「川金會」。

美國民主黨人、資深外交政策專家塔伯特(Strobe Talbott)在《Politico》上乾脆發文呐喊:「川普是西方最糟糕的噩夢!」

G7峰會正式舉行前,美國總統川普(後右)與法國總統馬克宏(前左)言語交鋒激烈,為峰會蒙上陰影(美聯社)
川普成了西方世界的噩夢。G7峰會正式舉行前,美國總統川普(後右)與法國總統馬克宏(前左)言語交鋒激烈,為峰會蒙上陰影(美聯社)

結語

加拿大現任總理的父親、老總理特魯多在闡述加美關係時曾說過一句話:「我們與你們(指美國)是不同的,生活在你們身邊,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就像睡在一頭大象身邊。他的每一次抽動,每一聲呼嚕都對我們造成直接影響。不管它平時看上去如何溫順友好,但終究還是只四腳獸。」

本屆G7會議似乎再次驗證了他的這番話。

西方現在越來越多的人認為,川普罔顧事實和敵視世界的程度已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與這樣缺乏國際經濟秩序最基本常識、並只知道生活在自己想像世界中的白宮主人談判,究竟還有多少意義?這的確是個問題。

不僅如此,英國脫歐、民粹勢力在東歐和義大利的凱旋、西方主要國家政治精英的普遍疲軟表現,給人留下了「西方已按動了自我摧毀紅鈕」的印象。政治末日情結正在西方世界逐步蔓延。

縱觀川普執政以來的種種表現,似乎可以看出,這位美國總統的政治取向和運作方式已基本成型。黎世留山莊的G7峰會再次見證了他「敢冒天下之大不韙」的心理素質和內心意志。

川普這次要求再次拉普京入夥的建議遭到否決,據說還有一個原因:「7」這個數字在整個西方文化中具有某種「神佑」的意味,因為按照基督教的說法,上帝在7天內創造了世界。

現在看來,有川普在,神佑也未必顯靈。G8雖然恐怕暫時不可能再現,但G7究竟還能堅持多少時日已成了未知數。最起碼,G7中的這個「7」如今已徒有虛名。

關鍵是,川普既然可以如此隨意地放棄國際協議和共同聲明,世界又有何理由相信他與金正恩可能達成的檔呢?

*作者為旅居海外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歐陽尊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