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申曉雲專文:白先勇筆下落寞而不減自尊的軍人範─白崇禧

白先勇現在完成的這部上、下集的《白崇禧將軍身影集》,還沒有完全了卻他為父親寫傳的心願,他還在繼續為其父親寫傳的工作。圖為孫立人與白崇禧。(資料照,取自中華民國駐美總支部)

白先勇現在完成的這部上、下集的《白崇禧將軍身影集》,還沒有完全了卻他為父親寫傳的心願,他還在繼續為其父親寫傳的工作。圖為孫立人與白崇禧。(資料照,取自中華民國駐美總支部)

現在很多人知道白先勇,因為他的小說和「青春版昆劇——牡丹亭」,但白崇禧卻已少有人知,不僅在大陸,甚至在臺灣。然而,在半個多世紀之前的大陸國民政府時期,白崇禧可稱得上是個「文治武功,極盡輝煌」的人物。

白崇禧其人其事

白崇禧頭角嶄露,是在20世紀20年代初的廣西群雄並起的「自治軍時代」,為結束戰亂,同時與廣東正在興起的國民革命作呼應,以李(宗仁)、白(崇禧)、黃(紹竑)為首的新派青年軍人共組了「定桂討賊聯軍」,發起了平定廣西的戰事,並最終成為了廣西的新主人。在這場戰事中,作為「聯軍」參謀長的白崇禧即在精于謀略、捕捉戰機、以少勝多、出奇制勝上,表現出過人的膽識和才智,也因此贏得「小諸葛」之美譽。

白崇禧成為國中聞人,是在投身國民革命後。1926年7月9日,國民革命軍正式誓師北伐,而擔任總參謀長的便是時年方30歲出頭的白崇禧。北伐戰爭給了白崇禧施展其軍事才幹的更大舞臺,白也自此從廣西一隅走向了全國。在北伐進程中,白不僅以前方總參謀長一職運籌帷幄,參與戎機,而且還在掃清東南各役時,親任東路軍前敵總指揮,領兵出陣,一路所向披靡。而最讓白崇禧揚名的一仗是龍潭戰役,是役消滅了孫傳芳部主力,在戰役結束後的慶功宴上,國民黨元老譚延闓特書一聯贈白:「指揮能事回天地,學語小兒知姓名」。龍潭一役後,滬、寧一帶得到穩定,李、白兩位廣西將領也因此在政壇軍界上成為舉足輕重的人物,並一度握掌了臨時中樞的權力。儘管此權力不久後因蔣的複出而被收回,但在重啟的「二次北伐」中,李、白及其桂軍仍為基本陣容的「四駕馬車」之一。而北上參戰的第四集團軍一部即由白崇禧親率,領兵直逼京、津,追敵至灤河,收拾直魯軍殘部,完成北伐最後一戰,所謂「從鎮南關打到山海關」,成為「完成北伐第一人」。此語雖為自詡,但所言不虛,從北伐誓師到宣告完成,白崇禧所率的廣西軍隊,幾乎是重要戰役無役不與,以戰功論,能與白媲美者無幾。

蔣、桂何以反目,原因很多,其中的部分也可能是蔣、白之間的「瑜亮情結」。蔣十分器重白的膽識和謀略,但又深慮白的廣西派背景,唯恐不能為己所用,故蔣、白之間既有親密無間的合作,也有誓不兩立的爭鬥,他們之間的恩怨離合與國民黨大陸政權相始終,糾結了整整20多年。不過,在蔣介石執掌大陸政權時期,其軍政生涯中碰到的對手和政敵可謂數不勝數,除了共產黨之外,曾令他寢食不安的是那些跟他一樣靠革命起家的各路「英雄」,李、白桂系是其中之一。不過,那些曾讓蔣頭疼不已的「武裝同志」中,像馮玉祥、閻錫山那樣從民初起就縱橫捭闔於民國政、軍兩界的人物都先後敗在了蔣手下,就是這死硬派廣西「吞不下、嚼不動」,其中原由,用桂系中人的話來說,概因「各省都有機可乘,威嚇利誘,挑撥離間,都有不同的功效」,而廣西卻因李、白兩位老總的「精誠合作,領導有方」,不僅挫敗了蔣介石的離間陰謀,還有效地凝聚了桂省上下的人心和鬥志,最後李宗仁還能取代蔣介石,登上國民政府代理總統的高位,這在民國歷史上,也是絕無僅有的。不過,桂系李、白能與蔣爭鋒到最後,並在國人心目中享有不墜之影響力,既得力於兩位的精誠合作,也得力於兩位廣西將領高出於同跟他們一樣為地方實力派領袖人物的眼界、胸襟和見識。李、白是武人,同樣也是文人,他們不僅能帶兵,也能治政。即便在與南京中央抗爭中落敗,被迫據守廣西一隅的那幾年中,李、白也未淡出人們之視線,他們勵精圖治的地方建設,竟也為廣西博得了「中國之模範省」的佳譽。

yuiagain66-白崇禧與蔣介石伉儷。(作者提供)
白崇禧與蔣介石伉儷。(作者提供)

不過,白崇禧之出名,也並非盡為佳譽。其實從其出名起,對其的評價就是毀譽不一。譽者稱白「足智多謀」「才氣過人」,毀者則謂白「心狠手辣」「陰險狡詐」。僅從白崇禧的兩個著名外號「小諸葛」「白狐狸」來看,即可知時人對白的褒貶。客觀地說,以上大相徑庭的口碑都有一定根據,但是毀、是譽卻在於評價者各自的好惡和立場。比如,在蔣桂開戰時,白崇禧在蔣介石眼中,自然就是必欲徹底剷除的「桂逆」。而在入侵中國的日本人眼中,白崇禧之名更是具有巨大威懾力,盧溝橋事變爆發後,蔣介石電召白崇禧入京共決抗日大計,在白飛抵南京之次日,日本報紙驚呼:「戰神到了南京,中日戰爭終不可避免!」對白崇禧的種種褒貶,其實也證明了白崇禧這個角色在民國歷史上的重要地位。

現有的史料和研究已可證明,自漢、潯對立發生後,在蘇俄的「抑蔣」政策下,武漢國民黨左派與共產黨人聯手,取得了「遷都之爭」的勝利,蔣介石也因此更下定了抵定東南後,即利用江浙和上海的資源,與武漢分庭抗禮的決心。不過,其時的蔣介石雖為北伐軍總司令,但切實能控制的軍隊僅第一軍中的部分軍隊而已,而漢方卻擁有除蔣以外的幾乎全部國民革命軍武裝。為改變力量對比,蔣迫切需要在國民革命軍內部找到能與自己採取一致行動的同盟力量,而李、白在這一點上,與蔣目標一致。

關於白先勇《父親與民國》

就如舞臺上的聚光燈一樣,總是根據需要打在少數人身上,其他人則連同背景一起被隱在了暗處。歷史記載也如此,由於白崇禧的歷史角色和地位,這些曾參與創造民國歷史的人,成了失語之人,這樣的歷史畫面無疑是不完整的。而隨著歲月的流逝,民國的這一頁正在被悄悄翻過,能知其名的人越來越少,也就毫不足怪了。儘管民國離我們很近,但後人對這段歷史真相的瞭解越來越模糊。尤其是對此間人物的研究,不是被拔高,就是被貶低,或者就是被有意無意地遮蔽。近些年中,這樣的情況有所改觀,無論是對史實的敘述還是人物的評價,兩岸都更趨於客觀,以往歷史書寫中因「失語」「失聲」而被忽略和遺忘的部分,也漸次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呈現。然而,歷史畢竟離我們已有一段距離了,對能反映上世紀那段歷史的真實史料如再不作搶救,很多史實就會因時間的流逝而被湮沒或塵封。正是這樣,白崇禧先生之子——白先勇先生之《父親與民國》(大陸版本為《白崇禧將軍身影集》)同時在兩岸三地的發行,帶給人們的正是這樣的欣喜。

白先勇先生以撰寫小說而蜚聲文壇,讀過他小說的人,都被其小說中所特有的那種「歷史興衰和人世滄桑感」所打動。

這部書以「身影集」見長,實際上就是以圖證史,「照片會說話」為其主要特色。以圖證史在我國有著悠久傳統,至今仍是我國史學研究的重要途徑和基本方法之一,近代以來照相技術的傳入和廣泛應用,原來可作史證的圖片漸為現今能將歷史瞬間定格的照片所取代。也得益於近代報刊新聞事業的發達,使今天的人們仍然能看到已逝去先人的面容和過往歷史的畫面。書中為讀者展呈的這些照片部分為先生家人或親友所珍藏,部分為白先勇歷數年搜集而得,經白先勇先生悉心彙集和整理後,輔以對其父親一生之主要經歷和志業、建樹作出勾勒式介紹和敘述的簡潔文字,在為讀者講述白崇禧戎馬生涯的同時,也通過一幀幀的照片,為今天兩岸三地的讀者展呈了一幅離去並不久遠,但已在不少人眼中顯得陌生的民國歷史畫卷。於是,通過白先勇這部書,讀者不僅對白崇禧這位民國歷史上的重量級人物有了初步的瞭解,對白所生活的那個時代的大背景和活動的大舞臺,也會油然而生出很多新的認知。

yuiagain66-白崇禧與蔣介石。(作者提供)
白崇禧與蔣介石。(作者提供)

當然,白先勇先生的這部《父親與民國》,吸引我的還不光是那些珍貴的歷史照片,還是他書中的文字。說到文字,白先勇先生當為駕馭高手。不過,史述不是文學作品,任何不實或過分的描述,都會極大降低書稿本身的價值。再者,該著的主角又是作者的父親,儒家文化中有「為尊者諱,為親者諱,為賢者諱」的「避諱」,要將白著作為歷史作品,而不僅僅是一般回憶、紀念性文字來閱讀,是要經得起史實核對總和史家考證的。此外,民國歷史紛繁複雜,尤其是活躍在政壇軍界的著名人物,更是功過滲合,斑瑜互見。因此,在為這些人物作傳時,人們頗為注意傳主與作者的關係,若多溢美之辭,難免為人詬病,其價值也會大大降低,這其實也是一般人紀念先人時多用回憶文章少用「傳」的原因。那麼,白先勇先生在選擇用文字紀念父親時,為什麼選擇用作「傳」或類似作「傳」的方式,而不是採用他更為熟悉的文學手段來表現呢?我想,也許白先勇先生覺得他父親的一生與民國的歷史已完全融為了一體,用史家的筆法來寫父親,更符合其父的形象,也更有意義。而且,他寫父親,並不僅僅是為了紀念先人,更是想通過對父親一生的回顧,為世人還原和呈現一段真史,在紀念其父親的同時,也讓人們記住他父親伴隨一生的那個充滿憂患和動亂,有變革、有探索,風雲激蕩、新舊交替,成功與失敗同在的民國時代。不過,既然採取了「傳」的寫法,就要遵守「傳」的規範,人們也會用「傳」的要求和尺度去對其作品做衡量。那麼,在白先勇先生已經為讀者奉獻的這部《父親與民國》著述中,白先生筆下的白崇禧是怎樣的一個形象,能否經得起史實印證和史家檢驗呢?對此,隨著讀過此書的人越來越多,人們會有中肯的評價,我作為讀者之一,認為該著以下優長是極為明顯的:

一、敘述客觀公允,無虛飾之嫌。該書文字簡介中所說:「全書以白崇禧戎馬生涯為主線,涵蓋北伐、蔣桂戰爭、建設廣西、抗日、國共內戰、二二八事件後赴台宣慰,記錄從1927年至1949年白崇禧前半生的軍政活動」。於是我們看到,在白先勇筆下,白崇禧跌宕起伏的一生被濃縮成簡練、平實的文字,基本做到了「其文直,其事核,不虛美,不隱惡」。當然,作為兒子,父親在他眼中無疑是高大的,倘作歷史評價的話,自是功大過小,但在他的這本《父親與民國》中,作者並沒有刻意為親者隱,為尊者諱,而是力避感情色彩,據實道來,如書中對蔣、白離合關係的敘述,白崇禧一貫反共的意念和表現等,都有客觀反映,並不為自身好惡所蔽。尤其是書中對其父親在大廈將傾,個人出處也面臨十字街頭時,為「向歷史有個交代」而選擇赴台的心態記述,以及「求仁得仁,死得其所」的心理解讀,因為是兒子所寫,最具真實感,也很有說服力。

二、作者具有大歷史的眼光,從中能讀出作傳人對「歷史」的思考和理解。如著中在對北伐統一後,國民黨內部紛爭四起,廣西與中央多年對峙原因的探討,戰後國、共內戰再起,國民黨丟失東北,最終導致全盤皆輸結局的檢視等,雖然所述並非就為至理,也有一些可作商榷之處,但作者在記述史實時,還是一本真實客觀的原則,力求做到論從史出,雖在某些問題上的看法有些許偏頗,畢竟欣賞往往是作傳的前提,何況是對父親,但作為一家之言,在引發讀者展開多向思維和領悟歷史上,自有獨到的效用。此外,在對三十年代廣西建設作敘述時,白先勇先生在客觀介紹其舉措的同時,還致力於認識其模式意義,從中開掘該模式實際所具的歷史借鑒意義,並注意到了國內、外學者的不同認知和評價。這種開闊的視野和比較式的研究手段,進入了歷史研究的專業領域,這也是該著較之一般傳記更有價值的地方。

yuiagain66-白崇禧及蔣介石。(作者提供)
白崇禧及蔣介石。(作者提供)

三、人常說,人物傳記要寫出個性和心態很難,而這正是兒子為父親作傳所具有的長項。現在很多人物傳記,傳主多概念化人物,千人一面,缺少能傳神表現傳主個性和心態的細節。而兒子給父親作傳,由於零距離的觀察,倒是能很好地減少這樣的弊端。在白先勇先生的這部上、下集《父親與民國》身影集中,作者不僅用筆和那些「能說話」的照片,為讀者展示了白崇禧將軍戎馬生涯各個階段志業、建樹,而且還從一個兒子的視角出發,將細膩的筆觸深入至父親的內心,通過白將軍與家人、親友在一起時的珍貴照片,在為讀者圖文並茂地一一展呈白崇禧將軍晚年在台生活點滴的同時,也為廣大讀者呈現了作為兒子、丈夫、父親的白崇禧將軍「無情未必真豪傑,憐子如何不丈夫」有血有肉,但卻是鮮為人知的一面。現在人們常聽人講起「民國范兒」,那麼什麼是民國時期的「軍人范兒」呢?也許白崇禧將軍遲暮之年儒雅中透著堅毅、落寞而不減自尊的老軍人形象,堪稱民國軍人的標準樣本。

我們知道,白先勇現在完成的這部上、下集的《白崇禧將軍身影集》,還沒有完全了卻他為父親寫傳的心願,他還在繼續為其父親寫傳的工作。白先勇先生文學造詣深厚,但文學家注重辭藻和形象,史家則注重史料的真實及表述的準確,民國歷史極為紛繁複雜,要為「歷史中人」的父親作傳,在對時代、背景、人物、事件的審視、把握和評價上,可能還須更加周延、全面、中性和客觀,白先勇自己也說:「我不是學歷史的,所以對於父親的歷史,對於民國史,我在整理資料的時候自己也在重新學習,這段歷史很複雜,歷史事非常難評斷。剛剛發生的事情還是太近了,還沒有更長遠、更客觀、更宏觀的評價」。有見及此,殊為睿智,也十分難得。我們作為一名民國史的專門研究者,渴望得到來自不同管道的有價值的史料和資訊資源,也熱切地希望更多地讀到來自不同方面,也即多視角、多維度、真實可靠的的歷史書寫。為此,我們對白先勇先生未來的大作,更抱有深深的期待。

*作者為南京大學歷史學院教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