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同婚修法論壇》荷蘭首位出櫃國會議員:政治人物應有領導力,不是坐等共識從天而降

荷蘭首位出櫃國會議員迪特裏奇強調,政治人物應扮演領導角色,不是坐等共識到來。(陳韡誌攝)

荷蘭首位出櫃國會議員迪特裏奇強調,政治人物應扮演領導角色,不是坐等共識到來。(陳韡誌攝)

2017年5月24日,台灣司法院大法官做出第748號解釋,認定現行《民法》未保障同志結婚權益的情形違憲,給予立法院2年修法期限,而距離大法官釋憲已滿1年,台灣同婚合法化進度似乎處於停擺狀態,荷蘭首位出櫃的國會議員、現任人權觀察組織LGBT人權專案總監迪特裏奇表示,政治人物應該扮演領導角色,而非漠不關心,坐等達成共識。

著力於性別平權的挺同婚團體「婚姻平權大平台」響應5月15日「國際家庭日」(International Day of Families)及大法官第748號解釋1周年,舉辦一系列座談活動,迪特裏奇與法國前國會議員比內、前法國同婚法案報告人(Erwann Binet)、澳洲新南威爾斯省議員、澳洲婚姻平權組織(AME)格林威治(Alex Greenwich)受邀來台,25日出席「2018國際家庭日國際修法論壇」,分享促成同婚合法化經驗。

20180525-「2018國際家庭日 國際修法論壇」, 法國前國民議會議員 Erwann Binet、荷蘭前國會議員 Boris Dittrich 、澳洲新南威爾斯州獨立議員 Alex Greenwich出席。(陳韡誌攝)
法國前國會議員比內(左)、荷蘭前國會議員迪特裏斯(中) 、澳洲新南威爾斯省議員格林威治出席「2018國際家庭日國際修法論壇」。(陳韡誌攝)

堅持理念的民代才受選民肯定

62歲的迪特裏奇(Boris Dittrich)1994年進入荷蘭國會,展開12年半的國會議員生涯,長期關注人權議題的他更是荷蘭首位公開同性戀傾向的國會議員,「我首次參選時,所屬政黨同僚確實要我不要公開性向,但我回說,我是代表民眾,代表不同的聲音,因此我拒絕黨的要求」;荷蘭國會選舉採比例代表制,依政黨得票數比例分配席次,等同台灣政黨票選出的不分區立委,而迪特裏奇順利當選。

20180525-「2018國際家庭日 國際修法論壇」, 荷蘭前國會議員 Boris Dittrich出席。(陳韡誌攝)
荷蘭首位出櫃國會議員迪特裏奇說,堅持理念的民意代表才會受到選民長期支持。(陳韡誌攝)

聽從黨意是台灣立法委員投票的「特色」,使得部分支持同婚的立委不能表態,只能遵照黨的指示投反對票,迪特裏奇表示,荷蘭國會大部分也都是黨團採取一致立場投票,但涉及人權和道德層面的議題,國會議員不一定會遵從黨意投票;至於台灣區域立委因選民壓力,不能表態支持同婚,迪特裏奇則說,台灣與荷蘭選舉制度不同,但選民會認同堅持理念的民意代表。

迪特裏奇稱,他一開始就明確表達支持同婚合法化,而把票投給他所屬政黨的民眾中,也有反同婚人士,但他們肯定迪特裏奇清楚知道自己的理念與目標;迪特裏奇表示,他相信堅持理念的民意代表才能長期獲得選民支持,強調政治人物應該扮演領導角色,而不是漠不關心,坐等達成共識;他還說,當時他推動同婚合法化,反方批評荷蘭會被毀滅,「但我們(荷蘭)還在地圖上啊」。

荷蘭同婚合法化後的首場同性婚禮。

反方立論點弱 同婚無關宗教、傳統文化也在變

荷蘭國會早在1995年就成立特別委員會,討論是否把同性伴侶納入婚姻制度中,並在1997年決議同性伴侶也享有婚姻權利,因此1998年上台的新政府承諾推動同婚合法化。2000年,同婚法案陸續在國會兩院過關,且在2001年4月1日正式生效,成為全球第1個承認同婚的國家。台灣反同方以宗教人士為多數,荷蘭也不例外,當年荷蘭反同婚的政黨都具有濃厚宗教色彩。

「我們是在討論民事婚姻、民法,不是討論宗教婚姻」,迪特裏奇提到,除了宗教信仰,傳統文化、司法爭議、終結文明也是反同婚陣營常用的理由,其中台灣部分人士正是以傳宗接代這類傳統觀念反對同婚,迪特裏奇表示,傳統文化不是一成不變,也是在成長發展,因此拿傳統文化來反同婚,「不是很有力的說詞」,強調「人權具普世性」,反同婚陣營則是被恐懼挾持。

2001年,西歐國家荷蘭承認同性婚姻,成為全球首個同婚合法化的國家(翻攝網路)
2001年,西歐國家荷蘭承認同性婚姻,成為全球首個同婚合法化的國家(翻攝網路)

人權不應公投決定 盼台灣視同婚為平凡事

荷蘭同婚合法化前,曾於1997年通過伴侶法,並在隔年元旦生效,而伴侶法也適用於異性戀,且統計顯示,1998至2001年間,利用伴侶法註冊關係的人中,有1/3是異性戀。迪特裏奇說,由於當時沒有任何先例可參考,因此伴侶法看起來很公平,現在回頭看,其實仍是區隔不平等的狀態;不過迪特裏奇欣慰表示,現今26國承認同婚,約有10億人活在平等的環境中。

對於反同婚陣營主張言論自由,對LGBT族群常有攻擊和歧視性言論,迪特裏奇回應,他完全支持言論自由,每個人都有表達不同觀點的權利,但不應該是犧牲少數群體的人權;不同於他國是針對同婚合法化進行公投,台灣卻是由反同婚陣營提出公投,要求婚姻只限於異性戀,迪特裏奇一再重申,同婚不應交付全民公投,不該由多數人來決定少數群體的人權。

此外,台灣也有公投反映確實民意的聲音,表示公投若反對同婚,屆時可推翻大法官釋憲,迪特裏奇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說:「那大法官會議(釋憲)的功能是什麼呢?」荷蘭同婚合法化已走過17個年頭,迪特裏奇引用近期荷蘭官方民調指出,高達94%的年輕世代無法想像LGBT族群曾沒有結婚權利,他期許台灣有天能跟荷蘭一樣,同婚不再是爭論不休的議題,而是再平凡不過的事。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