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黃榮村專文:台大就像魔戒,召喚暗黑勢力

作者認為,拔管案整體看來有點像魔戒場景,台大就是魔戒,召喚各種潛伏勢力與勤王之師,在中土大會戰,傷亡無數。(資料照,陳明仁攝)

作者認為,拔管案整體看來有點像魔戒場景,台大就是魔戒,召喚各種潛伏勢力與勤王之師,在中土大會戰,傷亡無數。(資料照,陳明仁攝)

台大與中研院,這兩個背負全民期待的最頂級教育學術機構,何以經常陷入風暴?這中間一定有什麼地方出錯…。

本以為台大在歷經劫波之後,利空出盡,可以衝衝衝好好向前行,沒想屋漏偏逢連夜雨,在楊泮池引退後,二○一八年一月另選新校長,管中閔意外當選,之後竟發生一連串風波,實是始料未及。這真的是一件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就被一陣毒打的案子,人都還沒上任,校內在選後就形成雙方對壘,主要是為了擔任獨董的訊息未於事前揭露,以及遴選委員是否沒有利益迴避等選務程序問題,互相指責。立法院一如往常,不甘寂寞大動作介入,教育部則依違在多方角力之間。

其實台大校長遴選的尷尬局面並不是近年來的第一次。這一年來尷尬的校長們,包括有陽明、高醫、文化、台大。很多人認為這是大學遴選制度出了問題,但這種講法並非全貌,因為以前沒這麼密集過。看起來應是近年來大學文化出了問題,校內互信不足,校外閒置的攻擊力量蓄勢待發之故。有些是對程序擴大解釋,事後加碼要求,這部分應可納入遴選辦法修正,如新形態的訊息揭露與利益迴避問題;另一部分則是危機感與自覺問題,如校內提名遴選委員時,應防止提名當過總統的、出過大事情的知名人物、與理應利益迴避的人來當委員,提名後要確定人選時也應有為有守,這樣才能排除可能發生的危機。

台大校長遴選風波爭論點

此次台大校長選舉反映了幾件事:

1、政治力介入與大學自治之分寸與紅線。大學依憲法享有言論、講學、著作及出版之自由,依大學法受學術自由之保障,並在法律規定範圍內享有自治權;但大學也是具公共性的機構,必須依法接受監督,不只國立大學,私立校院亦同,中間並無模糊空間。現在公私立大學皆處危急之秋,人心浮動,這條紅線還是畫畫比較好,這就像學術自由並不意味不需做學術倫理規範,大學自治亦需符合公共性與正當性。重點是需依比例原則處理,不能因此而成為苛吏,想一些有的沒的來綁大學。

2、當事人財務事項涉入的訊息揭露,與關係人的利益迴避,是新型的嚴重問題,需要儘快在校長遴選辦法中,予以修正並規範。但訊息揭露與利益迴避不能無限上綱,依需要修改規定即可,主要是針對很多人不放心的財務利益糾葛。

3、選出校長的程序,如何兼顧候選人私密性與大學自治,有很多類型,如歐美一流大學校長國際聲望高、薪水有彈性且高薪,可在全世界尋才,在這種條件下當然可祕密進行,校內也意見不多。其他國家並非如此。日本國立大學事先有提名小組提名,再經遴選小組選出候選人,送全校普選。台灣早期國立大學校長是官派,台大校長更需經國民黨中常會通過;之後二階段遴選,台大曾大規模搞過第一階段普選後,再送教育部遴選;現在則是依大學法修正過後的一次遴選,選出幾位候選人後先送校務會議認可,再回遴選委員會做最後決定。每個學校依其校風與歷史,在組織章程中有不同規定,當然也可以弄得像歐美國家一樣。這部分我認為應是大學自治事項,若未違法律監督範圍,不宜橫加干涉。我們也應尊重各大學自己走過且發展出來的民主過程。

4、遴選委員會是校務會議授權的機制,應在選出之後的適當時間解散,若有重大爭議,可再做一定程度的處理之後解散,教育部在這段期間應盡速依職權做准否之核定,其他後續(包括爭議處理與修改規定)則由校務會議接手,這也是大學自治的範疇,遴選委員會既是被授權的功能性組織,階段性任務完成後即可回歸大學之正常運作,沒有理由無限期的繼續下去。但在這方面的限期解散機制,大部分學校並無明確規範,教育部應可在修法過程中予以考量,以杜爭議。至於在遴選委員會尚未解散時,召開校務會議逕予解散,或者將遴選委員會的審議結果予以翻案,皆非適當作法,不只是不夠尊重,亦有違授權的原則。

上述有甚多可修改之處,但也不見得全部需要修法,有些由政策與行政解釋即可達成,其中最主要的還是大學要自己自重。

20180504-台大學生聲援管中閔,發起「新五四運動」。李鴻源、李嗣涔。(甘岱民攝)
台大學生聲援管中閔,發起「新五四運動」。李鴻源、李嗣涔。(甘岱民攝)

台大猶如台灣現狀的縮影─陷入內爆危機中

台大一些過去同事發動連署反對政治力介入,要求教育部逕予核定新校長之後,接著又有另外一股對立的力量連署要求召開校務會議來決定,同樣也是反對政治力介入大學事務。教育部則說台大自己說的不算,要遴選委員會重開一次正式會議釐清。這可以說是四方面集團軍作戰,台大兩個路數不同的軍團,還有立法院與教育部。外面則有圍城戰爭,由各大報紙媒體互相廝殺,凌遲台大。整體看來有點像魔戒場景,台大就是魔戒,召喚各種潛伏勢力與勤王之師,在中土大會戰,傷亡無數。

這件事應是校內的辦學理念與選務程序之爭議,依學術自由與大學自治本意,立法院就其職權固然可以表示意見,但台大也可以形成共識回歸校內正當程序解決,立法院個別委員或黨派太過針對性的意見,不見得需要理會。立法院其實是最會看風向的地方,提案後不久看情形不對,就撤案了,反而留下一些看不開的人。這裡面的關鍵是教育部,當立法院在預算審查時想藉機做出主決議,要求教育部在選務程序正當性未釐清之前,不得核聘新任校長,但政府依法監督用的是國家名器,必須敬謹從事,豈可站到山頭上喊口令,把大學逼到對立面?

整個事件的導火線看起來是訊息揭露與利益迴避問題,但真正影響深遠的,其實是藉著這個平台,讓台大內外蟄伏的對抗勢力趁機而起,互相對峙。台大地位特殊,師生校友在各個領域影響力大,潛伏的對抗勢力看到有台大這個平台,可以操兵,豈有不蠢蠢欲動之理。我們以前除了在早期做些內部改革外,之後大部分的戰場都在外面,台灣與世界才是重點,戒嚴時如此,解嚴後亦復如此,像現在這樣經常將戰場拉到校內,可說是非死即傷的內爆,台大的力量一點一滴正在耗損中,而且還算單純的是非問題若不好解決,則縱使是校園事務,也會上綱成藍綠與統獨問題。現在的台大就像台灣現狀的縮影,台灣好像也淪陷在內爆中,這才是更令人擔憂的事。不過危機也可能是轉機,對峙力量都冒出頭來操兵,力氣十足虎虎生風,若能找出共同的外侮,讓這些強大的力量一起抵抗外侮,未來大局應有可為,就看領導團隊如何鋪陳協調了。這種期望有人會說真像白日夢,但若連這種夢都不作,我們還有未來嗎?

《在困境與危機中決策》立體書。(印刻文學提供)
《在困境與危機中決策》立體書。(印刻文學提供)

*作者為前教育部長、中國醫藥大學校長。現任醫藥大學講座教授,台大心理學系名譽教授。本文為作者新著《在困境與危機中做決策:學術、政治與領導的糾葛》(印刻)選摘之四。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