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黃榮村專文:經常陷入風暴的台大與中研院

台大與中研院的結構與功能上,現在卻存在有經常讓它們一不小心就陷入風暴的問題,那就是歐洲身美國頭,甚至是社會主義身資本主義頭。(資料照,蘇仲泓攝)

台大與中研院的結構與功能上,現在卻存在有經常讓它們一不小心就陷入風暴的問題,那就是歐洲身美國頭,甚至是社會主義身資本主義頭。(資料照,蘇仲泓攝)

不是每個國家都有穩定的教育與學術領導雙核心。也許日本有人會說是東京大學與RIKEN,但京都大學可能在旁邊表示不同意;中國有科學院與北京大學,但清華大學可能在旁邊搖頭。歐美先進國家大部分是多元領導,其他國家則可能是面貌不清楚或聲望不足的領導核心。台灣很乾脆,假如說台大與中研院是教育與學術界的領導雙核心,大概不會有人反對,而且已經面貌清楚穩定存在有好一陣子了。但是運隨時轉,最近這兩個領導機構老出問題,甚至有人說造成了嚴重的學術真空,因為並無可以取代的機構出現。假如同樣問題出現在日本與中國,大概京都大學與清華大學老早就取代發言了。

台灣教育與學術界的領導雙核心

台大是台灣各行各業領導人的培育基地,不只在學術與科技上有傑出表現,在政治與產業界更有廣泛且深遠之影響。台大是台灣一流高教機構的母親河,也是中研院(包括榮譽的院士組織與實體研究所及中心)的上游,被視為是初期與進階的最優秀人才養成所,雖然這是台灣的聯招制度造就了這個局勢,但至少台大沒有辜負掉這個大平台應有的教育與人才培養功能。台大更在國家社會動盪不安或軍國思想濃厚時,發揮作為社會正義堡壘與新觀念燈塔的時代性角色,雖然有時被當政者視為眼中釘,但台大不悔其志,總是在歷史進程中做出該有的表現。台大雖隸屬教育部,但互相尊重,鮮少以上下互相對待的,過去有一段很長時間,台大在緊要關頭帶頭表示不同觀點時,教育部與行政院,甚至總統,一向是嚴肅以待,未嘗輕忽。

中央研究院隸屬總統府,被認為是國內最高學術機關,經常領銜甚至主持國家科技政策之制定。中研院不只經費規模遠在各大學之上,且人事與經費之運用彈性亦遠大於各大學,連台大也瞠乎其後,因此這二十來年得以自國外引入大批頂尖人才,若干學術領域突飛猛進,遠遠超過大學。

我從十八至五十四歲,在台大已至少待了三十五年,年輕時就參與校務會議,台大大小事務可說是無役不與,之後從台大辭職到行政院負責約兩年的九二一災後重建後,旋即任職教育部,離開政府一陣子後出任中國醫藥大學校長,現在又擔任高教評鑑中心的志工董事長,臨老再入杜鵑花叢成為台大的名譽教授,一生之中去了不少國內外知名大學,也有深入了解,但兩相比較,真的很難找到一間一流大學,可以同時滿足上述台大所發揮過的角色功能。也因此每當台大選定一間指標大學時,如過去澳洲的墨爾本大學或現在的美國伊利諾大學(UIUC),最近台大又調整了它的指標大學,中程指標是京都大學,長程則是美國的UCLA。但不管如何調,可以預期的,總是會有人認為與台大還是不太匹配,我想不是所選的大學不夠好,而是認為它們尚未有過類似台大高度的歷史傳統,也許京都大學在歷史傳統上會是例外,但一定還是有人會認為為何不選東京大學!

雖然台大創建了台灣所有教育學術機構未曾有過的歷史傳統,社會還是經常對台大橫加非議,實在沒道理之至,只好說是對台大期望愈高苛責愈甚了。我真誠希望台大能夠痛切反省,為何有那麼多令人不如意之處,之後好好朝世界一流大學的更高處邁進,但千萬不可妄自菲薄,自貽伊戚。國家領導人與政府主管部門更應警覺,如何助台大一臂之力推動向前,而非人云亦云,甚至打落水狗。一個國家在教育學術與國家競爭力上,有無企圖心有無有效方法來促進,大家都在看!

20180503_管中閔案,台大政治系教授、中研院法學研究所研究員陳淳文,晚間以「大學自治的輓歌」為題,從法律制度分析校長遴選事件。圖為台大學生與陳淳文對談。(吳尚軒攝)
台大政治系教授、中研院法學研究所研究員陳淳文,晚間以「大學自治的輓歌」為題,從法律制度分析校長遴選事件。圖為台大學生與陳淳文對談。(吳尚軒攝)

歐洲身美國頭的結構困境,讓兩大學術機構常出問題

至於中央研究院,我在吳大猷院長時代,曾從台大合聘作為研究員十餘年,在李遠哲就任新院長前請辭,但沒想到後來有一長段密切的互動。前不久當過評議員,但發現所有由院士們票選的評議員,只有我是「外人」,另有一類是「當然評議員」,那當然是院裡人了(如院內學術主管)。這種結構是修改後的狀況,比以前更不如,也比台灣一流大學的校務諮詢委員會更封閉,實難以想像這種結構,如何有效協助中研院落實作為領導全國的最高學術機關,來整合政府部門、產業、與大學,更別說中研院還要經營國家匯聚公民營產業在一起的生技園區,到時經營的權責如何相符?若出事如何究責?當時政府主管部門的規畫與授權,實在有很大的問題。我過去在任教台大與任職國科會期間,曾遍訪各國國家與民間的科學院及學術院,很難發現像中研院這麼全面性,既有院士榮譽組織,又有完整的研究所群,可以與院士組織密切合作,而又能走在世界前沿的國家級學術機構。中研院真的是一間既特殊又卓越的學術機構。當然,與中研院有相同淵源的中國科學院也是一樣的,而且規模更大。

台大與中研院的結構與功能上,現在卻存在有經常讓它們一不小心就陷入風暴的問題,那就是歐洲身美國頭,甚至是社會主義身資本主義頭,不把身與頭調成一致,是會經常出問題的!我在本書〈負責任的政治:高教困境與教育前瞻〉一文中,已做大致分析,另請參閱。今天中研院與台大都出了一些問題,引起社會廣泛的注意與不安,如浩鼎案與學術倫理爭議事件,若追究源頭,恐怕與此有關,歐洲身不是不能做美國頭的運作,社會主義身也不見得就不能做資本主義式的操作,但必須先將轉換規則弄好,才不會便宜行事,否則一不小心就觸法,讓傑出的學術菁英身陷地雷區,難以脫身,大家都受傷,國家也受傷。李白有一首〈俠客行〉,書寫一位快意恩仇的神祕大高手,其中有幾句是「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但是這兩個機構動見觀瞻,做了一輩子好事,傳鄉里;做了幾件有爭議的事,傳千里。雖然一向身手高強,但做了什麼事就要負公共責任,無法事了拂衣去,更不能深藏身與名,這是台大與中研院的宿命,但也是應該珍惜不能毀傷的莫大榮耀!

《在困境與危機中決策》立體書。(印刻文學提供)
《在困境與危機中決策》立體書。(印刻文學提供)

*作者為前教育部長、中國醫藥大學校長。現任醫藥大學講座教授,台大心理學系名譽教授。本文為作者新著《在困境與危機中做決策:學術、政治與領導的糾葛》(印刻)選摘之一。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