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朱淑娟專欄:水價明年要調整?該不會又是狼來了

台水董事長郭俊銘列席立法院經濟委員會備詢。(顏麟宇攝)

台水董事長郭俊銘列席立法院經濟委員會備詢。(顏麟宇攝)

水價調整這件事就像狼來了,每過一陣子就會喊一喊,喊久了大家也都不信了。因此當台灣自來水公司董事長郭俊銘,上周在立法院又說「年底評估是否調整水價時」,幾乎沒有人把他當一回事。但水價調整是水資源管理重要的一環,不是任由一個台水董事長要調不調,行政院應該主動檢討並訂出明確時程表。

但自從郭俊銘2016年6月上台後,一而再、再而三的敷衍之詞,就可以看出他沒有真心想面對這件事。先是上任時說2017年7月之前不會調漲、後來改口2017年底前不漲、接著又變成2018年不漲,現在又承諾年底檢討,你信嗎?

為什麼水價應該調整?因為台灣的水價沒有反映建造及維護成本,呈現價格過低現象,因此水價該不該調,不是像郭俊銘說的只看台水本身的營虧,而是應加計所有建造及維護成本,這包括行政院歷年來舉債編列的巨額治水預算、以及去年編列的前瞻基礎建設大筆經費。

價格是最有效的誘因

上周經濟部水利署舉辦的一場水資源論壇中,以色列水務總局局長 Giora Shaham就說,過去以色列的水價也沒有反映成本,枯旱時必須限水,反而造成大家的困擾。而自從水費充分反映成本,超過基本用水需支付較多水費後,省水效率大為提高,事實證明「價格是最有效的誘因」。

調高水價初期也許引起反彈,但當民眾發現這樣做反而能提供穩定用水時轉而支持,他說:「在以色列大家都能了解水的價值,要永續,用水就要付出代價。」

反之,一旦水價不調,很多節水的行政手段都跟著卡住。過去就因為水價調漲困難,水利署提出替代方案修水利法,向用水大戶開徵耗水費以達到節水效果。按理說,水價遲遲不調,耗水費就應該立即開徵,但如果你問水利署為什麼到現在還不開徵耗水費?他又會跟你說,等水價調整之後再檢討是否開徵,一隻牛不能剝兩層皮。這種說法早就違反當初開徵耗水費的原意。

以色列水務總局局長 Giora Shaham表示,價格是最好的誘因,以色列的經驗是水費反映成本,省水效率就大提高。(經濟部官網)
以色列水務總局局長 Giora Shaham表示,價格是最好的誘因,以色列的經驗是水費反映成本,省水效率就大提高。(經濟部官網)

另一個影響就是再生水的發展,廢水是一股量大又穩定的水源,如果好好利用可以解燃眉之急,在以色列,廢水回收再利用甚至用於農田灌溉,解決農業用水過多的困境。但再生水的價格比一般水貴,政府為了討好企業大力保證不缺水,誰還會想用再生水?但三天兩頭缺水,對企業永續經營是好事嗎?

水價調漲方案早就算好了,立刻可以執行

郭俊銘說水價是否調漲年底會檢討,但其實水價調漲方案別人早就幫他算好了,隨時可以調,不必等到年底再檢討。2015年3月當台灣面臨嚴重枯旱時,前總統馬英九站在乾枯見底的石門水庫前望雨興嘆時說:「水價該調一調了」。

當時台北市長柯文哲也主動表示該調水價,時任經濟部次長楊偉甫把握機會拜會柯文哲,楊偉甫接著召開「水價評議委員會」,並在2015年7月28日通過台北自來水事業處所提的水價公式修正案。從2016年3月1日起台北市的水價調漲了,平均一度從8.39元調漲到11.56元,漲幅28.16%。

反觀台灣自來水公司的水價,卻因為過多的政治考量而動彈不得。2016年元月蔡英文當選總統,時任行政院長張善政決議「水價調整屬政府重大政策,留待新政府決定。」錯失一次水價調漲的時機,張善政沒有把握機會做對的事,非常可惜,新政府上任後也沒有積極處理一直拖到現在。

當氣候變遷改變了下雨型態,淡水管理比過去更困難的情況下,讓更多節水的管理手段上來是一件重要的事,發展廢水回收、海淡水、更省水的用水方式都是解決之道。水價更是最有效的經濟誘因,消費者自己就會想出很多節水辦法。

反之,一再鄉愿不調漲水價,以為這可以討好選民,到頭來只是害到台灣的水資源管理而已,每一代的當權者都應該做該做的事,否則倒霉的是所有人民。

*作者為獨立記者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