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獨家揭密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兒童精神醫學先驅竟是邪惡「死亡醫師」?新研究揭密:亞斯伯格協助納粹執行兒童安樂死計畫!

英國期刊的最新研究指出,兒童精神醫學先驅亞斯伯格(左)在二戰時期曾是納粹幫凶(取自網路)

英國期刊的最新研究指出,兒童精神醫學先驅亞斯伯格(左)在二戰時期曾是納粹幫凶(取自網路)

奧地利醫師亞斯伯格被譽為小兒科與兒童精神醫學的先驅,「亞斯伯格症候群」正是以他的姓氏來命名的疾病。然而,英國醫學期刊《分子自閉症》19日刊登的最新研究指出,亞斯伯格在二戰期間大力擁護納粹德國的意識形態,支持「種族優生」政策,甚至協助執行兒童安樂死計畫,親手將病童送上黃泉路。

亞斯伯格自稱有愛心 卻是納粹幫凶 

1944年,奧地利小兒科醫師亞斯伯格(Hans Asperger)在博士論文裡,率先描述在語言、社交、認知能力異於一般兒童的4位男童,成為研究亞斯伯格症候群的先驅;1981年,英國兒童精神科醫師吳音(Lorna Wing)首度以「亞斯伯格症候群」一詞發表了研究論文。然而,英國醫學期刊《分子自閉症》(Molecular Autism)19日刊登維也納醫科大學(Medical University of Vienna)醫學史學者切克(Herwig Czech)長達43頁的研究報告,這份研究描繪了亞斯伯格不為人知的黑暗形象:亞斯伯格一向自誇對病童很有愛心,但其實他協助納粹謀殺那些「不值得存活」的病童。

切克挖掘先前塵封的國家檔案,包括亞斯伯格的私人檔案與病患的病歷,投入8年時間研究,發現亞斯伯格是納粹德國的幫凶,不僅支持「種族優生」(racial hygiene)政策,甚至協助納粹執行惡名昭彰的兒童安樂死計畫。

1933年,亞斯伯格(右前)在維也納與同事合影

1940年至1945年之間,納粹根據「種族優生」的概念,實行惡名昭彰的「安樂死」計畫(又稱「T-4行動」,Aktion T4),聲稱這能「淨化」德意志種族。那些有嚴重身體殘疾或精神疾病的病患若被診斷為病入膏肓,就會被判定「不值得活著」,並遭強制處死,約20萬名無辜人們死於非命,受害者包括兒童。

「出於對德意志民族的責任」 亞斯伯格將病患送進死亡診所

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報導,亞斯伯格通常會將兒童轉診至奧地利維也納的「市立兒童精神科診所」(Am Spiegelgrund)。1940年至1945年之間,近800名兒童在這間診所死亡。

切克發現亞斯伯格的病患、3歲女童施萊柏(Herta Schreiber)的一張照片,照片裡的施萊柏一臉難受痛苦。施萊柏患有腦炎,亞斯伯格判定對施萊柏的母親而言,「她一定是個難以承受的負擔」,亞斯伯格診斷施萊柏「無藥可醫」,於是將她轉診至「市立兒童精神科診所」。3個月後,施萊柏在3歲生日隔天死於肺炎;1990年代末期,人們才在該診所的地下室找到貯存施萊柏大腦的罐子,並於2002年予以埋葬。

施萊柏死於維也納的市立兒童精神科診所

切克表示,目前沒有證據顯示亞斯伯格刻意針對「患自閉症的精神病患者」進行安樂死,不過對許多病患而言,他的診斷十分沈重,就算納粹倒台多年後,許多病人依舊感到難以承擔。此外,切克指出亞斯伯格經常認為那些遭到性虐待的兒童應為個人遭遇負責,並舉例說明亞斯伯格的診斷報告帶有反猶意味的刻板印象,切克說:「亞斯伯格拒絕承認納粹政權反猶太主義的迫害。」

切克還指出,亞斯伯格也以自己提出的「教育治療」理論(Heilpädagogik)為豪,這套理論主張一些自閉症患者可以成為優秀的軍人與可靠的工人,在那個勞力缺乏的時代,這套理論受到同事與納粹領袖歡迎。然而,亞斯伯格也主張要「嚴格控制」那些「無藥可醫」、有遺傳疾病的病患,並聲稱這是出於對德意志民族的「偉大責任感」。亞斯伯格持續調整這套「教育治療」理論,使其適合納粹的意識型態,他也因此受到拔擢,地位扶搖直上。二戰結束後,亞斯伯格持續執業逾30年,他在1980年10月過世。

二戰時期,在奧地利維也納「市立兒童精神科診所」遭到安樂死的兒童之墓((Haeferl@Wikipedia / CC BY-SA 3.0))
二戰時期,在奧地利維也納「市立兒童精神科診所」遭到安樂死的兒童之墓((Haeferl@Wikipedia / CC BY-SA 3.0))

切克說:「簡而言之,對於他眼中那些無法在體制外生存的許多孩子,他要為剝奪他們的自由負起責任。」他說這項研究成果可能會讓自閉症人士及其家人感到痛苦,但他認為自己有責任揭露這件事:「我認為隱瞞這項資訊是錯誤的事……目前沒有證據證明他在德國國家社會主義時期有問題的角色,玷污了他對自閉症研究的貢獻,因此從醫學詞彙裡刪除『亞斯伯格症候群』一詞並無助益。更確切地說,這應該是個機會,讓我們能檢視過去,並從中學到教訓。」

最新研究讓長年疑雲解密露出一線曙光

切克也抨擊英文學界數十年來在有限的資訊下,為亞斯伯格辯解。他特別點名批評研究自閉症的英國心理學家福里思(Uta Frith),切克說福里思1991年的著作《亞斯伯格與他的症候群》(Asperger and His Syndrome)讓大眾普遍相信「亞斯伯格冒著極大的個人風險,為病患挺身對抗納粹」這個錯誤形象。

切克的研究刊登後,《分子自閉症》編輯貝倫-柯恩(Simon Baron-Cohen)、克林(Ami Klin)、希伯曼(Steve Silberman)、布斯鮑姆(Joseph Buxbaum)發表聯合聲明,表示學界長年懷疑亞斯伯格是否真的如他所言,有愛心地對待病患,也一直想知道他在二戰時期納粹針對維也納脆弱孩童的暴行之涉入程度,切克「嚴謹的研究」讓這個疑雲解密露出一絲曙光。

此外,《分子自閉症》編輯也表示,英國兒童精神科醫師吳音在1981年首度使用「亞斯伯格症」一詞時,「她與我們這些科學家、臨床醫師、研究自閉症的學界並不知道亞斯伯格與納粹聯手執行強制絕育及安樂死,也不知道他支持納粹的這些計畫。」

喜歡這篇文章嗎?

廖綉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