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陳昭南專欄:習近平的7分鐘,就把「微笑老蕭」處決了?

2018年「蕭習會」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4月10日上午在海南博鰲會見前來出席博鰲亞洲論壇2018年年會的台灣兩岸共同市場基金會榮譽董事長蕭萬長一行。(CCTV)

2018年「蕭習會」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4月10日上午在海南博鰲會見前來出席博鰲亞洲論壇2018年年會的台灣兩岸共同市場基金會榮譽董事長蕭萬長一行。(CCTV)

蕭萬長今年幾歲了?台灣有多少人知道?習近平何以會跟他「站立接觸」?

本來台灣多數人大概都已經都快忘掉這號人物了,尤其是新世代們,有許多人可能連蕭萬長這名字都已不知何許人了。不意,這次卻能在中國博鰲論壇上重新躍上新聞版面。許多媒體都報導了:習近平開幕式當天上午在發表主旨演講前,公開接見了來自台灣的企業家代表團,並與率團前往的蕭萬長一行人寒暄「七分鐘」。中共導演這齣極短劇,刻意安排的這樣的「特殊禮遇鏡頭」,寧非奇事哉?

習近平編導的「罰站七分鐘」短劇

所有媒體都報導了這一幕刻意安排的「罰站七分鐘」短劇。據報導,「微笑老蕭」在事後正式跟媒體說明這場只有七分鐘的「蕭習會」內容時表示:「今天和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見面時,他當面告訴對方,儘快提出對台31條的施行細則並確實落實執行,習近平則頻頻點頭。」

中央社報導寫道:「據現場人士轉述,習近平接見由蕭萬長率領的台灣企業家代表團並握手、拍照、寒暄,整個過程約7分鐘,由於現場未擺放椅子,眾人站著說話,習近平共發表約3分鐘講話。」

習近平在此幕極短劇中,當然仍不忘續彈八股老調:一定要「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這樣兩岸的路會越走越寬,「兩岸民眾應該共同推進祖國統一大業,共圓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大略可以當作就只是些場面話,所以這不是閱讀重點。倒是《自由時報》的資深記者鄒景雯也即時對此刊出特稿寫道:

『北京私下是這樣描述老蕭的。他們說,蕭萬長是老朋友,他身體不好,有「經濟問題」,不接台灣地氣。短短幾句話,很是傳神的做了人物定位。』

蕭萬長生於1939年,算一算也是逼近80高齡大關的過氣人物了,再加上「身體不好」(罹患肺腺癌三期),何以還硬要如此的舟車勞頓的跑到海南島去搶在這場大拜拜中強出頭?

微笑老蕭是引爆「本土型金融風暴」的財經閣揆嗎?

敏感一點的台灣人,不免會將此問題的關注點落在某些中國人士所傳言的關於蕭萬長的「經濟問題」上。蕭萬長是卸任副總統,基於老蕭的「財經專業」背景,在20世紀末的台灣經貿政策上曾扮演過極吃重角色。1997年8月底,經李登輝總統提名接替連戰為行政院長,當時號稱為「第一位出生於台灣的閣揆」。卻時運不濟,1998年台灣引爆「本土型金融風暴」,翻讀當時報導細述說:

「從東隆五金范芳魁、新巨群吳祚欽、國揚侯西峰、國產車張朝翔、張朝喨兄弟等集團紛傳掏空、違約交割,而後風暴擴大到東帝士、台鳳、華榮(中興銀)、安鋒、廣三、長億、華隆、鴻禧,甚至力霸等集團,最後是全民付出上兆元代價,幫這些落難大亨打銷銀行呆帳,才讓風暴漸歇。」

事實上,當時引爆的這場「本土型金融風暴」並未如上列報導中所說的「全民買單上兆元」而止血!其延續的後爆強震,直到2000年8月,又再度爆發了東帝士集團「終於發生跳票」,該集團負債金額一度高達700億元。但這數字在2007年初,再一次被力霸集團的王家給打破,查看北檢起訴書所記載的,力霸案的主謀王又曾夫婦及親友共涉掏空力霸集團高達731億元。

老蕭任內引爆台灣經濟雪崩的第一塊骨牌

如果認真追溯,台灣曾經亮麗的經濟成就,幾乎就是在蕭萬長任職行政院長時所開始出現第一塊倒下的骨牌,而終於導致台灣經濟一路輸到底的慘狀。由此也不得不讓我們回思:當時被掏空的那幾百億幾百億的台灣資金,都被搬到那裡去了呢?當時所流行的億來億去的「五鬼搬運法」,官商合作無間的劇情,究竟掏空了多少台灣老本?新世代們對此仍會有多大興趣去「朔及既往」?

當時被迫下台後的蕭萬長,並沒有就此真正引咎而歸隱山林。他對自己所已掌握的豐沛的財經人脈也並未就此鬆手。卸任閣揆後,他開始招兵買馬,對台灣財經界諸大亨們積極勸說「錢進大陸」的美好遠景,並於2001年3月宣告集資籌組成立了「兩岸共同市場基金會」(Cross-Straits Common Market Foundation)負責推動及研究「兩岸建構共同市場」。

如果我們也回顧這次上場的「博鰲亞洲論壇」(Boao Forum for Asia),其首度召開的時序正是在2001年2月26日和27日,則這兩者之間是否本來就存在著微妙互動關係呢?

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與台灣領袖代表前副總統蕭萬長會談逾5分鐘。(截圖自APEG官網影片)
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與台灣領袖代表前副總統蕭萬長會談逾5分鐘。(截圖自2015年APEG官網影片)

「蕭習老交情」肇始於浙江省委書記任內

2005年,習近平擔任浙江省委書記負有對外招商引資的業績需求,因此特意邀請蕭萬長組織台灣工商界領袖集體前往考察浙江投資環境,並希望蕭萬長和台灣各工商大老們提供發展建言。猶記得當時蕭萬長對習近平所曾下的評語即是:「觀念,務實開放;態度,積極明快」。似乎的,蕭萬長沒看走眼,習近平確實並非池中物。如今習既已貴為中國第一獨裁者,並還誓言要爭取世界霸主地位,對台灣的威脅與打壓更是日勝一日。這就是「蕭習」老朋友的交情,也即是7分鐘友誼的特權短劇演出之基本原由。與朱立倫只能見到劉一結的赴中待遇相比較,也的確是高了半個位階。

演述至此,我們似乎還沒觸及到:這位幾乎已經淡出江湖的「財經政客」,都已「逼近80高齡」的蕭萬長老先生,何以還非要這麼顧不得「身體不好」的千里迢迢跑到海南島去強出頭呢?

儘管坊間對此有很多說法,若是按照我個人的認定,蕭萬長這次的博鰲之旅不外是要親自對習近平表個態,所以他所被分配到的很有限的3分鐘面聖時間裡,他只好勇敢直奔主題:

『上午與習近平見面時,自己當面向對方提出「惠台31項措施」大陸要儘快提出施行細則,並且確實落實執行。蕭萬長說,習近平對此則頻頻點頭。』

習近平「頻頻點頭」究竟代表何意?

跟中共官方打交道大抵都會有一種心照不宣的深刻經驗:中國官僚們在你發言時對你「頻頻點頭」,其實根本是不具實質意義的。那可以是:「我聽到了!」也可以是「我理解了!」更可以是「我已經讓你發言了!」然後船過水無痕,就當甚麼事也沒發生過。頻繁往來於兩岸間的「微笑老蕭」絕對也會了然於這層中國官僚的「潛規則」。

這樣的景況下,老蕭「馬革裹屍」的深切用心應該不難推論出來了吧?這是說好聽的:「我在抓住每一個能為百萬台商請命的機會。」若要說難聽的,按照目前多數滯中台商所陷入的進退維谷的困境去理解,老蕭的發言3分鐘,只好是用「乞求的哀鳴!」來形容了!

當年,老蕭藉助於「兩岸共同市場基金會」親率台灣工商大老們大舉「錢進中國」,是因為這位財經專業的台灣政治領袖完全看好中國市場,更完全迷信中國市場可以任憑台商馳騁揮霍。這樣說法尚屬無可厚非。因為儘管出身黨國庇蔭而輝煌騰達,老蕭腦袋裝的畢竟仍是財經思維「賺錢第一」。所以天真浪漫的老蕭,萬萬也想不通人家中共的綿裡藏針織歹毒詭計,更難以想像中共官員翻臉如翻書的政治慣性,也完全不識中共黨國極權體制下所緊密控制的社經系統,一旦形勢轉換,就隨時會玩出一招「騰籠換鳥」的怪招,讓財經老蕭的追隨者們頓時陷入到「動彈不得」的淒涼處境!而拖延到今天,中共宣告要稱霸世界了,就再使出另一招「關籠捉鳥」,百萬台商終於陷入到暗無天日的巨大恐慌中!

中國經濟,光穀六大園區之一的武漢未來科技城(新華社)
台商看好中國市場,個個摩拳擦掌錢進中國。圖為光穀六大園區之一的武漢未來科技城(新華社)

「微笑老蕭」對中共到底還是在迷夢中吧?

那麼,請問「微笑老蕭」,該不該為當年緊隨他的衝鋒號而勇敢跨進中國的台商們負起責任?如果說,老蕭果然是還有點良心,願意在這把年紀了仍然挺著染恙的身子站在習皇帝面前為台商請命,這點或許還稱得上是正面的說法。只是,這老蕭似乎根本沒能在其迷夢中醒過來,還繼續演出「走錯房間、喊錯口號」的癡呆症。

俗云,人生七十而從心所欲不踰矩,可惜的,頂著財經專業光環的老蕭,都快到80歲了,顯然並未真正看破世情,也顯然仍未對中共的「掏空台灣」之毒辣用心有所覺悟,因此才還對中共「「惠台31項措施」有所傾心有所幻想!那,能不能說,微笑老蕭行走江湖,其實都只會這麼一招「掏空台灣」的思路呢?

可憐的是,曾經位極人臣遊走兩岸的台灣財經大老,於今卻讓其信徒們陷落在蒼茫神州而走投無路,這晚境的下場情何以堪?

可嘆的是,這樣的老蕭,在台灣還會數得出多少人呢?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現任《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更多好文請看〈陳昭南專欄〉。作者每周發表於《風傳媒》的專欄系列,已收錄於作者新著《迷航的國度》一書。欲優惠購書者,請填寫申購單(請點擊進入),或電洽蔡先生(0912661869)。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昭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