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長平觀察:李文足們將笑倒長城

李文足等709家屬以驚人的勇氣挺身而出,堅持抗爭,做的也是一個公民的日常功課。

李文足等709家屬以驚人的勇氣挺身而出,堅持抗爭,做的也是一個公民的日常功課。

人權律師王全璋失蹤1000天,他的妻子李文足在「709」家屬的陪同下徒步尋夫。時評人長平認為,貌似強大得不可戰勝的「長城」, 將在「正常生活抗爭者」們的笑聲中倒塌。

「值此春暖花開時,幾位婦女為了家庭團聚,為了骨肉不再分離,徒步行走在中國大地。」4月4日,“709"家屬發出公告,人權律師王全璋失蹤已達1000天,他的妻子李文足徒步尋夫,計劃用12天時間,步行至天津,要求天津二中院對王全璋「有罪審判,無罪放人」,要求允許律師會見王全璋。

王全璋是中共打壓律師"709"系列案中的最後一位仍在關押者。和"709"案中的若干人權律師一樣,王全璋以被綁架的形式「失蹤」於警方,然後被羅織罪名。「一罪不成,再生一罪」,一年不夠,再關一年。在關押半年之後,王全璋被正式逮捕,涉嫌罪名是「顛覆國家政權罪」。在沒有任何政治反對空間的中國,這樣的罪名實在是太過奢侈,通常就是靠受害人的一些常識性言論、在身心虐待之下的口供和其他人的口供拼湊而成。但是,在王全璋案中,顯然連這樣的證據都湊不齊。警方也曾對家屬稱,王全璋不願配合警方。

據被釋放出來的人權律師透露,他們在「失蹤」期間,都遭到非人的虐待,包括疲勞審訊、忍飢挨餓、強制吃藥等等。王全嶂沒有理由成為例外。而且,很有可能,被關押1000天,「活不見人,死不見屍」,正是他「不配合警方」的結果。

王峭嶺和李文足終於放棄在檢察院的交涉。接下來的行程是到檢察院和公安局的信訪中心投訴,她們每次到天津都會順帶去投訴不予會見之類的情況,但從來沒有收過回覆。圖右為李文足。(取自「李文足(王全璋妻子)」推特)
王峭嶺和李文足終於放棄在檢察院的交涉。圖右為李文足。(取自「李文足(王全璋妻子)」推特)

一個公民的日常功課

正如李文足對媒體所言:殘忍、野蠻等詞,用來描述這樣一個政權都來說都太輕了。她提出的兩個要求:「有罪審判,無罪放人」和會見律師,簡單得聽起來像是一個笑話,然而這正是她和其他"709"家屬長期堅持抗爭的難以企及的目標,也是她要徒步走到天津的原因。

然而,這個政權瘋狂但並不瘋癲。它並不像一些人所想象的那樣,或者是下面的執行者違背上意胡作非為,讓領導難堪,或者上下都過分緊張,誇大其詞,結果適得其反。他們非常清楚,一旦在常識上及格,就意味著政權不顛自覆。王全璋律師堅持長期堅守良知、信仰法律,代理法輪功案件、非法征地案件、勞教案、監獄虐待案和新公民運動案,不過是一個人權律師的日常功課,「顛覆政權罪」何其莫須有。但是,正是這些日常功課,讓當局難以安寧。

李文足等"709"家屬以驚人的勇氣挺身而出,堅持抗爭,做的也是一個公民的日常功課:「為了家庭團聚,為了骨肉不再分離。」很多人不明白,對於「孤兒寡母」,為什麼要派大量的警察和地痞流氓去騷擾,為什麼不讓一個幼兒正常上學?其實,讓人民過正常的生活,已經是對專制政權的過高要求了。 

亦哭亦笑亦抗爭

"709"家屬不願屈從,要過正常人的生活的抗爭,已經付出了巨大的代價,遭到警察不斷的監控和騷擾,卻決不退縮,可歌可泣。一方面,她們為營救丈夫而奔走呼號,另一方面,她們的行為也構成獨立的公民抗爭,是基本人權的有力倡導者,在沉寂的黑夜中閃閃發光。不久前,中國公民運動網將首次「傑出公民獎」頒發給了李文足,獎勵她在營救丈夫的過程中表現出的勇氣和頑強。

「春季裡來百花香,蝴蝶雙雙過粉牆……」如此詩情畫意,卻是為了唱出孟姜女遭遇的苦難。在這個中國古代的傳說中,孟姜女的丈夫萬喜良被暴秦抓去修建長城,她則千裡迢迢送寒衣。得知丈夫被折磨至死,哭倒長城八百裡。

李文足徒步尋夫讓人們想起了這個淒慘的傳說。人們看到,兩千年來,專制社會在基本的結構上並沒有太多的改變,如果說有的話,那就是今天李文足等"709"受害者家屬面對的長城,比暴秦時期要精致、結識和龐大千萬倍。

「正常生活的抗爭」帶來更大的力量。講到丈夫王全璋律師在與世隔絕中可能面臨身心酷刑,李文足也失聲痛哭,悲傷憤怒。與此同時,她和戰友們也嬉笑怒罵,盡力歡樂,甚至笑話連篇,鄙視專制政權及其僕奴。我相信終有一天,貌似強大得不可戰勝的長城將在她們的笑聲中轟然倒塌。

*作者為中國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作家,現居德國。本文原刊《德國之聲》中文網,授權轉載。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