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向性暴力說不!移工熱舞快閃反剝削 雇主力挺:我願意支持她

「OBR反抗女性剝削」活動11日下午於台北車站登場,女性外籍移工於現場熱舞快閃。(朱冠諭攝)

「OBR反抗女性剝削」活動11日下午於台北車站登場,女性外籍移工於現場熱舞快閃。(朱冠諭攝)

台北車站是首都交通的樞紐,每天有來自各個種族、國家的血液在此流動。今(11)日,來自菲律賓和印度尼西亞的數十名女性移工,下午聚集在這裡聞歌起舞,響應「OBR反抗女性剝削」運動。

「OBR」全名為「One Billion Rising」,據官方表示,目前此活動已有200多個國家共同響應。起初它由美國劇作家伊芙斯勒(Eve Ensler)在2012年發起,旨在突顯當今婦女遭受到的暴力行為。

20180311- 女性移工參加「OBR反抗女性剝削」活動。(朱冠諭攝)
 女性移工參加「OBR反抗女性剝削」活動。(朱冠諭攝)

這場運動通常在2月14日至3月8日婦女節之間進行。OBR官方網站指出,他們跳舞是為了用「破壞性、快樂和藝術性」的方式抵抗父權體制,並以「詩意的能量」,發掘出更多的智慧。

該活動至今已延續到第6年,台灣移工團體從今天下午1點開始快閃行動。參與者主要為菲律賓和印尼的女性移工,但也不乏男性出席。

20180311- 「OBR反抗女性剝削」活動。(朱冠諭攝)
「OBR反抗女性剝削」活動11日下午於台北車站登場。(朱冠諭攝)

2個月苦練舞蹈 移工放假、休息時間都不放過

為了今天活動,移工們至少花上2個月的時間排練。「移工們放假的時候都來練習,甚至休息的時候,自己還在雇主家排練」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庇護中心主任汪英達說道。

談到活動訴求,汪英達表示,目前家護型移工還沒有《勞基法》保障,也沒有勞動保險,而女性移工遇到性暴力和肢體暴力時,也得不到政府給予制度性的保護。

印尼工人團結聯盟副主席Annie也說,台灣政府千方百計讓移工保有低廉工資,「我們就像是商品一樣,無論在印尼或台灣政府的法律中,我們的權力時常被剝奪。」

移工國際台灣分部主席Glida Banugan也表示,「女性移工懷孕時,也被迫在墮胎和遣送回國的難題掙扎。」

20180311- 「OBR反抗女性剝削」活動,印尼工人團結聯盟副主席Annie致詞。(朱冠諭攝)
OBR活動11日下午登場,印尼工人團結聯盟副主席Annie致詞。(朱冠諭攝)

「我願意站在這裡支持她」 雇主帶著小孩一同聲援

Glida今天站在隊伍最前排,帶領夥伴們唱歌熱舞。她的雇主,來自荷蘭的露易莎也站在一旁,欣賞她2個月來努力的成果,「Glida是很棒的員工,我感到非常榮耀,也願意站在這裡支持她」露易莎說道,而她活潑的兒子也在現場,一起跟著節奏搖擺。

20180311-Glida參加「OBR反抗女性剝削」活動,雇主露易莎的兩個孩子也在一旁觀看。(朱冠諭攝)
Glida雇主露易莎的2個孩子,也在一旁觀看快閃活動。(朱冠諭攝)

移工國際台灣分會指出,其實全台67萬名移工,其中超過37萬是女性;而在家事類移工中,更有超過99%由女性擔任。透過舞蹈,活動的參與者希望為女性爭取更大的抗爭空間,最重要的,是鼓勵女性參與運動,實現真正的平等。

喜歡這篇文章嗎?

朱冠諭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