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觀點投書:「外溢效應」只是洪耀福為禮讓柯文哲而呼嚨民進黨基層的話術

民進黨秘書長洪耀福推動得徵召無黨籍的「柯文哲條款」,並且對宣布參選台北市長的姚文智極不友善,甚至還提出所謂的「外溢效應」,為禮讓柯文哲預作論述鋪陳。(資料照,顏麟宇攝)

民進黨秘書長洪耀福推動得徵召無黨籍的「柯文哲條款」,並且對宣布參選台北市長的姚文智極不友善,甚至還提出所謂的「外溢效應」,為禮讓柯文哲預作論述鋪陳。(資料照,顏麟宇攝)

2014年柯文哲在民進黨禮讓之下,結成在野大聯盟,確實在選戰中發揮功效,讓國民黨兵敗如山倒,將藍天翻成綠地,最終在2016失去政權。

不過柯綠之間的關係,卻在2016蔡英文上台之後,發生了從友到敵的徹底轉變。其中,最根本的原因,就在於國民黨不再執政,因此對於自詡為白色力量的柯文哲來說,就必須要藉由批評民進黨來爭取那些不滿於執政的民心

所以說,從前瞻到世大運,從內政到兩岸,或是從王世堅到陳菊,都可以見到柯文哲在大大小小議題上,無役不與地批評民進黨的場景。在國民黨因黨內權力更替時,一躍成為反民進黨的指標性人物,也使得蔡英文和民進黨在短短一年多內就失去幾乎所有的中間支持和年輕族群,大廈將傾。

更甚者,柯文哲還在蔡政府陷入兩岸低潮,飽受質疑時,赴陸參與雙城論壇,公開表述「一個中國不是問題」,甚至認同中共官方的「兩岸一家親」論述,根本性瓦解民進黨的「維持現狀」,使得蔡政府的兩岸戰略步入絕境。

不過即使如此,民進黨秘書長洪耀福仍然在中常會上推動得徵召無黨籍的「柯文哲條款」,並且對早已公然宣布參選台北市長的同黨同志姚文智極其不友善,甚至還提出所謂的「外溢效應」,為禮讓柯文哲預作論述鋪陳。

2017-07-02-2017台北-上海雙城論壇開幕典禮,柯文哲致詞02。(王彥喬攝)
台北市長柯文哲還蔡政府陷入兩岸低潮,飽受質疑時,赴陸參與雙城論壇,公開表述「一個中國不是問題」,甚至認同中共官方的「兩岸一家親」論述,根本性瓦解民進黨的「維持現狀」。(資料照,王彥喬攝)

外溢效應是什麼?

然而到底什麼是「外溢效應」?其倡議者洪耀福在年前的媒體茶敘對此就解釋說,地方的選情會有連動效應,即正面或負面的外溢效應,所以在選舉決策時,要看全國的局勢,不能就單一地方考量。也在同一時間,親綠的媒體透露,民進黨的府黨高層達成共識,由於內部民調顯示,柯文哲在台北市以外的地方,仍有5至10%的外溢效應,所以希望藉由柯來保住雲林、嘉義、澎湖、宜蘭等在當選邊緣的縣市。

簡單來說,外溢效應就是指某一縣市的選情會連帶影響其他縣市、

甚至是全國的選情。而之所以柯文哲會有外溢效應,除了其本身全國知名度、代表性和高度媒體關注外,亦由於台北市本身為全國媒體的兵家首重之地。

柯文哲在2018還能形成外溢效應嗎?

外溢效應近年最著名的案例,就屬2014年柯文哲與連勝文的對決,其在相當程度上,造成國民黨整體的選情崩潰。而根據媒體報導,民進黨在2014擬定要禮讓柯文哲的決策者正是洪耀福。所以這也難怪,洪會食髓知味,試圖在2018如法炮製2014的取勝方程式。

不過很遺憾的是,洪當初的策略,事實上並沒有太過獨到、創新之處,因為在過去,民進黨甚至還有策反藍營人士來代表綠營出線,最後翻轉地方政治結構的選舉策略。相比之下,柯文哲當選之後,台北市並沒有出現選民結構翻轉的情況,甚至就目前來看,柯還有鬆動民進黨基本盤和中間票的情況。可見洪2014的選舉操作,僅是著重於眼前利益,而沒有考量到後果,不具「前瞻性」,順應有利大環境取得佳績的策略。

所以說,僅是由於有利大環境,而非自身謀略,取得佳績的操盤手,如果認定2018還會有外溢效應,而試圖故技重來,那這樣的策略就自然是值得令人再三懷疑的。因為政治情勢變化萬千,無論是柯文哲個人的特質,抑或是整體政治環境變化,2014跟2018其實已然發生「質」的變化。

20180221-民進黨秘書長洪耀福發放中央黨部開工紅包,並接受媒體訪問。(甘岱民攝)
民進黨在2014擬定要禮讓柯文哲的決策者正是洪耀福。(資料照,甘岱民攝)

一、柯文哲已經變色

首先,就柯文哲個人的政治屬性來看,雖然其自詡白色力量、跳脫藍綠,而從民調數據上來看,確實也掌握大多數的中間和年輕選票。然在其當選之後,不僅屢屢砲轟民進黨,甚至還向中共釋出相當善意,認同「一個中國不是問題」和「兩岸一家親」的論述,並拒絕認同蔡英文的「台灣價值」,提出應向對岸開放的「台北價值」。可以說,在政治光譜上,已不再是2014時會被攻擊為墨綠的政治定位。而當柯文哲的「一個中國不是問題」、「兩岸一家親」碰上國民黨長期以來的「九二共識」和「一中各表」,基本就不太可能期待這場選舉能被操作塑造國民黨「親中賣台」形象,將地方選舉上綱到全國議題。

二、柯文哲聲勢不若當年

其次,雖然柯文哲就目前所公布的各方民調數據來看,領先於其他挑戰者,不容小覷。不過由於柯已經執政,所以說2018的選舉並不太可能再展現如同2014的爆發力。也就是說,在柯文哲聲勢相當可能不如2014的情況下,就不太可能出現等值的外溢效應。

三、國民黨已經在野

最後,在政治環境上,2018與2014最大之不同,就在於國民黨已然在野,而社會氛圍也不再是藍綠對決之下的「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所以說,在不可能藉由砲打中央來傷害國民黨的情況下,2018國民黨與柯文哲的選戰,就更可能會偏向於市政層面,而非如同2014,甚至到政治價值的宏觀層面之爭。

從此來看,2018柯文哲就很難在形成如同2014的外溢效應,幫助到民進黨搖搖欲墜的選情。

面臨內憂外患卻束手無策的洪耀福

自民進黨執政聲勢下滑後,為避免因年底敗選而辭鋪蓋走人的民進黨秘書長洪耀福,在無力調和黨內鼎鼐的情況下,就只好多次評論國民黨選情,來進行意圖過於明顯而徒勞的反向操作。雖然一連串的放話皆不見任何效果,不過洪卻完全沒有身為一個執政黨秘書長該有的氣度與格局,欣喜地罔顧黨內紛爭和社會矛盾,說自己是在幫國民黨,所以國民黨應該付他薪水。

不過,很有意思的是,面對內有黨內互打劇烈、外有柯文哲威脅,洪耀福卻似乎一點辦法也沒有,而像過街老鼠般,無論說什麼做什麼都被黨內和輿論抨擊,因此最後根本不敢再提,只好迫使黨主席蔡英文親上火線,陷蔡於內外交攻的困境,進退失據,飽受嘲諷,威信蕩然無存。

最具體的案例,莫過於年前蔡主動拋出「台灣價值」,試圖營造禮讓柯的輿論環境,卻被柯文哲以「台北價值」反打,惹來林濁水猛批說蔡的操作能力根本不應親上前線;而在黨內,面對黑函盡出的台南初選泥巴抹黑戰,雖然蔡以黨主席身分勒令不得再互相攻擊,違者黨紀嚴懲,然而黃偉哲國會辦公室主任的匿名負面文宣卻在隔日送印數十萬份,陳亭妃亦持續針對此點窮追猛打,讓民進黨內完全看出蔡目前已是空殼主席,諭令不出府外。

這也就是說,當民進黨陷入內憂外患的興衰之際,這個號稱最會選舉的政黨,卻係由一位左不能護主,右不能救黨,遇有問題就退居二三線的秘書長來負責黨務,這自然讓民進黨內的紛爭烽火連天,聲勢下滑,甚至出現黨中央民調中心被黨內中常委質疑不公正的天下大謬。

民進黨該不該繼續禮讓柯文哲?

由於台南市長初選僅會影響一地之牽連,不若柯文哲之於民進黨,可能影響其2018、2020和2024大選之選情,以及民進黨世代接班和新潮流之興衰。所以說,在洪耀福不敢也不能,亦或是知情卻不報的情況下,筆者便進一步來幫這位最愛幫別人分析選情卻又不敢分析黨內的秘書長,來探討民進黨到底應不應禮讓柯文哲。

不過很遺憾的是,這個問題就如同柯文哲自己所說,是兩害相權取其輕的問題,這也是柯始終擺出吃定民進黨態度的最主要原因。也就是說,民進黨無論禮讓,或是不禮讓柯,都會受到傷害,而非如同洪所戲謔說是兩利相權取其重。

一、禮讓柯文哲有好處嗎?

首先,如果從2014的經驗來看,讓柯文哲,可以減少國民黨在其他縣市的票,以及增加民進黨的票,並且避免民進黨因對抗柯文哲而在2018失去中間票;不過就如同前述所說,由於國民黨已不再執政,台北市的外溢效應難以重現2014的光景,而更可能限縮在台北市之內,所以較難減少國民黨在其他縣市的票。

此外,由於柯文哲過去對民進黨批評太兇,以及民進黨執政違反諸多選前承諾,即使柯文哲願意,也難以幫民進黨吸引到中間票。更何況,柯必然不願為民進黨而得罪中間選民,輸掉選舉,因此鐵定不可能為民進黨的大局抬轎。

不過上述的推論,僅能推斷在2018禮讓柯文哲的效果不若於2014,對於民進黨來說,仍可能有因派不出更好人選而禮讓柯文哲,來擊敗國民黨的利益。然而真正會令民進黨頭痛的是,就是2018的柯文哲,其實不僅缺少2014正面的外溢效應,更是具備負面的外溢效應。

二、禮讓柯文哲有壞處嗎?

民進黨台北市議員許淑華近日曾經表示,如果禮讓柯文哲,那綠營起碼有10%的重要選民不會出來投票,讓台北市掉5、6席議員。而就如同柯文哲所說,市議員是最接地氣,與民眾互動,深知基層偏好的人。也就是說,如果民進黨禮讓柯文哲,事實上就很可能失去深綠的支持,尤其是在統獨立場比民進黨更獨的時代力量,宣示將在全國推出54席議員的情況下。可以預見,不僅是台北市,全國不滿柯文哲的深綠票將會大量轉移至時代力量、基進黨、自由台灣黨身上,如同2016不滿國民黨的人轉投親民黨般。

因為對於深綠基層來說,其早就不滿蔡英文完全執政卻又僅軟弱地「維持現狀」,如果再力推禮讓「兩岸一家親」、「一個中國不是問題」的柯文哲,自然就會引爆所累積的不滿情緒。從近日民進黨前台南縣長蘇煥智退黨獨立參選時所說,與蔡英文政府理念有所不同,以及呂秀蓮所說,民進黨禮讓柯文哲會付出嚴重代價,即可見一斑。

另一方面,禮讓柯文哲除了會導致2018深綠基本盤鬆動,亦會讓民進黨再度養虎為患。因為柯文哲為挑戰總統大位,必然會批評執政的民進黨,否則在挑戰時就將無從著手。甚至,柯文哲若因禮讓而當選,還會導致有意接班挑戰2024的民進黨天王,如賴清德、鄭文燦和林佳龍,屆時被迫面對柯而在選戰之中遭到邊緣化的命運。從此來看,禮讓柯文哲對於民進黨來說自然就是百害中僅有一利。

三、不禮讓柯文哲有什麼後果?

那如果不讓柯文哲呢?自然,如果柯文哲因分票而輸去選舉,許多支持柯的選民就會怪罪於民進黨,民進黨也可能面對到中間選民的外溢效應。不過由於,就目前來看,民進黨本身就沒有太多中間票可以失去,因此對民進黨來說,禮讓柯文哲,或許就變成是要掉中間票還是深綠票的選擇。

如果說蔡英文洪耀福寧願選擇捨棄深綠票,篤定綠營基層會含淚投票。那確實,就如同呂秀蓮所說,民進黨將會付出嚴重代價。因為許多民進黨的人若看到深綠會含淚投票,就必將會為爭取中間選票而效仿柯文哲的兩岸路線。如同近日民進黨高雄市長的初選參選人趙天麟,就提出高雄要積極與大陸交流、開放,與深圳結成新的雙城論壇,認為民進黨中央做不到的他會來做。

也就是說,禮讓一個柯文哲,將會讓民進黨叢生更多的小柯文哲。這,就是民進黨要付的代價。

洪耀福想禮讓柯文哲嗎?

洪耀福雖然認為禮讓柯文哲是兩利相權取其重的問題,不過洪卻從未明確說明禮不禮讓柯文哲對民進黨的有利點到底是什麼?明眼人都看的出來,洪這番話只是在打迷糊仗,根本就無法提出具體的論述和分析,只是想減緩基層對禮讓柯文哲的反對。也就是說,洪會說兩利相權取其重,要考量外溢效應,就是心中早有定見要禮讓柯文哲,而欺騙民進黨基層的話術而已。

不過由於基層和黨內各方反彈日益嚴重,以及洪耀福過去對同黨姚文智的態度太過於欺人,因此最近洪也開始對姚展現一定程度的友好態度,並且在柯文哲和陳菊紛爭、鬥嘴時,罕見表示柯不應膝蓋式反應,讓柯文哲這位快人快語的「政治素人」難得地說會檢討。

不過柯會聽從一位在黨內份量不高,卻不怕得罪民進黨大姐頭陳菊,甚至狂妄地說這位綠營最具輩分的政治人物在選對會上只有一票,其間原因,自然就在於向來自詡智商過人的柯,深知民進黨禮讓自己與否的關鍵就在於洪耀福,所以必須展現較為友好的姿態。

在過去,柯文哲更是樂於展露其與洪的互動默契,時常在面對媒體質疑柯綠關係生變時,說自己與民進黨「高層」很好,以平息外界質疑。兩人甚至還一搭一唱,在外界質疑是否禮讓時,由洪率先說提名要有想像力,爾後再由柯說洪一直都很有創意。試問,如果民進黨「高層」要進行一場符合黨內機制,從黨內取材的初選,還會需要這麼多想像力和創意嗎?

所以,不難見洪本身早已有定見要禮讓柯文哲,只是在演一場撫平基層不滿的戲,尋覓台階,來為柯進行加冕。於是,與洪誇讚姚文智約略同時,媒體就爆出民進黨「高層」設立25%門檻,若姚低於25%就將禮讓柯文哲。但在這麼明顯要棄子,而得不到奧援的情況下,姚似乎就很難衝破民進黨中央所設立的「防姚門檻」。

洪耀福禮讓柯文哲只為蔡英文

那為何洪耀福會已有定見,必須要禮讓柯文哲呢?這自然就與民進黨內的權力布局有關。由於蔡英文並非派系出身,而係半路殺出的弱勢共主。蔡在過去便透過柯文哲和時代力量來從黨外節制黨內派系,避免落入在黨內被架空的困境。

所以說,當蔡執政之後,民調崩落,連在黨內畫下禁止內鬥的紅線都被無視的情況下,自然就必須再仰賴於黨外勢力來維持其弱勢共主的地位。並且,如果民進黨不禮讓柯文哲,導致柯於2018落敗,則素有野心的柯,便很可能不甘寂寞,在2020挑戰總統大位。而如果說蔡英文的民調持續在25-30%徘徊,那麼屆時蔡就相當可能在選戰之中遭到邊緣化而成為台灣史上第一位無法連任的總統。

因此,對於蔡英文來說,便有至關重要的利益要避免柯文哲在2020挑戰總統。而要達到此目標,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在2018禮讓柯文哲。這也不難怪,柯文哲的母親在被媒體詢問柯會不會在2020挑戰蔡英文時,會脫口說出柯不可能會去挑戰自己的「恩人」,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跟小英搶位置。言下之意,其實在暗示蔡英文若在2018禮讓柯文哲,由於有恩於柯,因此柯就不可能在2020挑戰蔡。

因此可以理解,民進黨若在2018禮讓柯文哲,對於蔡英文來說自然是能保住連任的一線生機,又能箝制黨內勢力的絕佳好棋。所以這也是作為蔡的祕書長洪耀福自始自終會對柯文哲採取如此友好的態度,不從民進黨的角度思考,反而是不斷想出,例如外溢效應、新模式等等新說詞,來為柯解套。洪甚至在柯文哲批評民進黨,與綠營人士如陳菊這等輩分的角色衝突時,扮演柯與綠營基層和各方的和事佬,彷彿是柯在民進黨的蔡璧如,全盤打理柯的政通人和,為其大事化小、小事化無。戲謔地說,洪耀福才應該去向柯文哲討些薪水,而非是國民黨。

20180221-總統蔡英文出席「2018大陸台商春節聯誼活動」。(盧逸峰攝)
如果說總統蔡英文的民調持續在25-30%徘徊,那麼屆時蔡就相當可能在選戰之中遭到邊緣化而成為台灣史上第一位無法連任的總統。(資料照,盧逸峰攝)

然而對於民進黨來說,如果禮讓柯文哲,卻並不是那麼有利的事情。因為就如同前述所說,目前深綠基本盤毋須再含淚投票給民進黨,而有像是立場更獨的時代力量、基進黨和自由台灣黨這樣的選擇;其次,此舉亦會造成民進黨許多政治人物會群起效尤柯文哲的兩岸主張,例如近日的趙天麟;最後,若柯文哲在2024出馬,也將會導致民進黨的接班梯隊遭受打亂,使得現有的一線政治人物由於時不我予而無法更上一層樓,讓黨內陷入比2007年更嚴重的權力交替危機。

不過,對於生殺大權掌於蔡英文,因此一心護蔡而非護黨的「民進黨秘書長」洪耀福來說,這或許並不是太過重要的事。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助理研究員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