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石之瑜觀點:管爺,撤不撤?

「兩個月來,進步派學者與他們支持的校長人選,大概都在等管中閔自己退讓。如今管中閔還是不讓步,台大也許就不會有校長,除非有一天他被趕走,那時的台大已經分崩離析⋯⋯」(圖為治校說明會,取自台大校長遴選專區視頻截圖)

「兩個月來,進步派學者與他們支持的校長人選,大概都在等管中閔自己退讓。如今管中閔還是不讓步,台大也許就不會有校長,除非有一天他被趕走,那時的台大已經分崩離析⋯⋯」(圖為治校說明會,取自台大校長遴選專區視頻截圖)

大概不撤也不行?教育部的立場很清楚了,遲早可以找到瑕疵,就算沒有瑕疵,要眾口鑠金一個瑕疵出來並不難,何患無辭?難道管中閔還要想像有另講道理的餘地?

今天教育部一搭一唱配合他們的人當中,正是有一些在過去十多年課綱問題上,雙方早就培養好默契。況且,去年雙方裡應外合的在課綱微調案中翻案,對此模式已經駕輕就熟,不但是利害共同體,甚至已經是同志。這個在課綱問題上發動重新投票大獲全勝的紀錄,是他們能鍥而不捨、士氣高昂的依據。

所以,他們不是真的相信什麼冠冕堂皇的道理,尤其不是真的在意他們口口聲聲講的關於利益衝突的揭露,而只是要達到重選換人的結果。為什麼非要換人?有的是把管中閔當中國在反對,更重要的,有的是想讓自己支持的人取而代之而反對。

首先,參加動員的學生中已經有人講的最直接,主要是擔心管中閔對中國傾斜,但他們推動召開臨時校務會議,卻也是用遴選委員有利益衝突做理由,這就已經擺明了,學生只是需要一個理由而已,故不論教授告訴他們的是什麼理由都可以接受。

20180221- 台大上月初選出前國發會主委管中閔為新任校長,至今無法上任。由台大教授發起的台灣大學自主行動聯盟籌備會,於21日前往凱達格蘭大道向總統蔡英文與教育部長潘文忠「拜年」。(蘇仲泓攝)
「這就已經擺明了,學生只是需要一個理由而已,故不論教授告訴他們的是什麼理由都可以接受。」 圖為由台大教授發起的台灣大學自主行動聯盟籌備會,於21日前往凱達格蘭大道向總統蔡英文與教育部長潘文忠「拜年」。(蘇仲泓攝)

積極推動反管的進步派中,還有的就是出自呼聲最高的落選人同系。到底,反管教授們是不是在幫自己人翻案,或教育部是不是在政治酬庸課綱案上合作密切的夥伴?他們之間,角色利益衝突到一塌糊塗的程度,但他們也不介意,依舊公然活動。可見,他們對利益衝突是什麼,很輕挑,不敏感,無所謂。

反而是,他們說管中閔的獨董身分,會造成遴選委員的所謂利益衝突,實際是,這根本是對管中閔不利的。據他們說法,從台灣大聘來的董事長蔡明興遴選委員,與身為台灣大的獨立董事管中閔之間,可能勾結。但是,這是與利益衝突的假設完全相反的指控。

台灣大基於利益,本該反對管中閔

試想,假如中研院與台大都想爭取聘用一個教授,若是台大請中研院的領導來擔任台大的遴選委員,他理當會設法阻撓台大,這樣才可以幫中研院爭取到這位教授。這叫做利益衝突。但如果中研院來的代表也支持台大的聘任,寧可犧牲中研院的機會,這就不叫做利益衝突,而成為超越利益衝突的模範。

同理,蔡委員如果支持管中閔擔任台大校長,台灣大就會立刻失去一個剛剛才公告的獨董人事,對台灣大當然有傷害,所以照理不願意管中閔當選。也就是說,為了照顧台灣大的利益,就不會支持管中閔當校長,於是將對管中閔以及台大都造成不公平,因此有理由擔心他有這種利益衝突。然而,要是蔡委員竟然支持管中閔,那他真的是超越利益衝突的模範。

應該抗議蔡委員可能因為利益衝突影響投票方向的人,本是管中閔自己,結果管中閔不抗議他,竟然是反對管中閔的人來抗議,好像是怪他竟然不告訴大家對他自己不利的事,所以他有錯!

就算台灣大打著支持管中閔的算盤,是覬覦他當選後的商機,但這與管中閔獨董身分無關,而且每個支持他或其他候選人的委員,都也可能有自己類似的算盤,無可厚非,不存在因為角色造成的利益衝突。如果,因為管中閔獨董身分有助於他們在選前有機會見面談好當選後的交易,這只能叫做管中閔賄選,而不是蔡明興的利益衝突問題。

現在的情況是,說別人有利益衝突的人,自己有極大的利益衝突問題;被指控有利益衝突的人,卻實際可能是超越利益衝突的模範。這就是管中閔必須深思的問題了,因為攻擊蔡委員有利益衝突所針對的,顯然就是他。沒有他,這些攻擊都不會發生。

他們如此顛倒對利益衝突的防範,固然不是管中閔的責任;不過,要化解這種指鹿為馬的顛倒,卻只有靠管中閔讓步。懷璧其罪就是這個道理。

管中閔若是不撤,教育部一定也不會讓步,等著台大召開臨時校務會議,台大就會面臨校園分裂,出現不分青紅皂白地指控管中閔隱瞞獨董身分,違反利益衝突的迴避原則,也一定有落選者的同事毫不避諱地發動攻擊。為了搶奪校長的位置,斯文掃地地找理由。

台大也好,教育部也好,雖然都是個看似應該講理的單位,實際上卻是擅長挪用理由遂行自己偏好的單位。夾在教育主管與課綱同盟兩角之間的教育部,若使得前者的功能受影響,才是利益衝突的表現。提案召開臨時校務會議來撤銷遴選結果的教授,與落選者有持續同系之誼,若因此促使其提案,也才是利益衝突的表現。

兩個月來,進步派學者與他們支持的校長人選,大概都在等管中閔自己退讓。如今管中閔還是不讓步,台大也許就不會有校長,除非有一天他被趕走,那時的台大已經分崩離析。倘管中閔為避免台大分裂而選擇撤,即使外界覺得他們將變本加厲,小人得志,但之後的新陳代謝也會加快。

至於教育部長表示,一切是因為對台大龍頭地位的重視,認為台大校長必須具備高尚品德跟學術成就,難道教育部長不也是?故這話絕非他本意,而他們屬意的那位當然也絕不是。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中山大學教授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300

喜歡這篇文章嗎?

石之瑜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