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中國兩會》中國5年內減少6000萬貧困人口 扶貧基金貪腐追回7.3億元、450人被問責

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永富,7日下午進一步表示,中國原有貧困人口高達9000萬,近1億,5年內,減少6000萬的貧困人口。(王彥喬攝)

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永富,7日下午進一步表示,中國原有貧困人口高達9000萬,近1億,5年內,減少6000萬的貧困人口。(王彥喬攝)

特派記者王彥喬/北京報導

中國大陸早年因實施社會主義的「大鍋飯」制度,人人財富均等,直到1980年代,鄧小平南巡改革開放,提倡讓部分人、部分地區先富起來,讓「先富帶後富」,由此提升了部分人的生活,卻也將嚴重的城鄉收入差距、貧困問題引入國內。至2020年前,中國大陸立下了全面脫貧的目標,據統計,近5年已讓近1億的貧困人口,降為3000萬人左右,逐步完善諸如醫療保障、產業扶植、教育扶貧的配套,卻也衍生更多貪腐、虛報數字、挪用扶貧基金的情況,高達7.3億元追回,及450人被問責。

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數據,2014年的吉尼系數為0.469,已達警戒線,而根據北京大學於2016年初發布的《中國民生發展報告2015》,中國約有1/3財富被頂層的1%佔有,底層的25%僅擁有1%的財富總量,且中國的醫療、教育、社會保障等制度缺陷,讓貧富差距更加擴大,特別是因一場病而墜入貧窮者相當多,甚至一輩子難翻身,形成延及後代的「貧窮世襲」問題。

雲南昭通「冰花男孩」王福滿(取自網路)
中國的醫療、教育、社會保障等制度缺陷,讓貧富差距更加擴大,特別是因一場病而墜入貧窮者相當多,甚至一輩子難翻身,形成延及後代的「貧窮世襲」問題。圖為雲南昭通「冰花男孩」王福滿。(資料照,取自網路)

對此,中國立下了,在2020年前,要全數脫貧的國家目標,相關規劃寫入「十三五」經濟規劃當中,今年兩會(人大、政協)期間,脫貧也成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報告重點,報告指出,過去5年,貧困人口已減少6800多萬,貧困發生率由10.2%下降到3.1%,居民收入年均增長7.4%。

3000萬人口待脫貧 110個縣貧困發生率18%以上

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永富,7日下午進一步表示,中國原有貧困人口高達9000萬,近1億,5年內,減少6000萬的貧困人口,達2/3,剩下的約莫3000萬,在2020年前,都要達到脫離貧困的目標。

統計直到去年底,全中國貧困發生率18%以上的縣,還有110個,發生率超過20%的村,還高達1萬6000多個,這些都是2020年前要攻克的目標,預計今年至少要減少200個貧困縣。

劉永富分析,中國農村貧困的原因非常的多,有歷史因素,也有交通不便、語言不通、資源缺乏等原因,也有貧困群眾的內生動力不足問題,「窮怕了、不敢想,窮慣了、想也白想」,他表示,這些人不完全是懶啊、笨啊,而多半是與現代社會隔離,得不到資源,不能共享發展的成果。自從實施脫貧攻堅戰略後,現在各地已經有好的作法與經驗,政策上要引導,要教育與技能培訓,培養在地產業,才能在地自立與永久脫貧。

4成「因病致貧」 致力完善醫療保障

除了幫助貧困縣脫貧的產業扶植外,中國「看病難、看病貴」的醫療問題,讓有建檔的1100多萬戶貧困戶中,竟能統計出高達4成是「因病致貧」,基此,完善醫療保障,成為不讓人「返貧」的重要因子。劉永富表示,在現有的醫療保限制度上,實施農保、合作醫療等,實施「大病治好、慢病簽約醫生管理、重病托底保障」制度,2017年,對重病、慢病、重病,共救治420萬人,全國總體能報銷80%以上的看病費,當然,在協助貧困人口改變生活習慣、減少疾病上,還會做一些工作。

此外,中國大陸部分地區資源極為稀缺,為真正的「窮鄉僻壤」,劉永富說,基於「一方水土,養不了一方人」的思考,有些地方地理自然環境,沒土沒水,「年年扶、年年貧」,只住一、二十戶,若要為他們修路,就要幾百、幾千萬,或是會破壞生態環境,所以實施「異地扶貧搬遷」,5年來已針對830萬人搬遷,每人平均花費6萬人民幣,一部分用於搬遷蓋房,也用於有關公共服務、產業發展,總體進展順利。

中國「全面脫貧」,重慶城口縣嵐天鄉高山生態扶貧搬遷集中安置區(新華社)
中國大陸部分地區資源極為稀缺,為真正的「窮鄉僻壤」。圖為重慶城口縣嵐天鄉高山生態扶貧搬遷集中安置區。(資料照,新華社)

劉永富說,以前是由中央實施扶貧,現在把權限下放到「省」,一個月內下到「縣」,但又出現基層不會做、不敢做扶貧工作的問題,所以光下放不行,要下放、管理、服務一起做,先有項目,再放錢出去,也避免了「打醬油的錢不能買醋」的地方困擾。

脫貧是第一民生工程 2018年預計花費1061億元

講到扶貧支出,以中國的規模,衍生許多地方政虛報、冒領救助金的問題。對此,財政部副部長胡靜林也解釋,脫貧是第一民生工程,在2017年,花費860億元人民幣,2018年,預計花費1061億元,每年約增加200億元的政府支出,若加上教育、醫療等保障,則金額更大,財政部從多方面籌集資金,2018-2020年已經籌集深度貧困資金2140億元。接下來將要公開各級扶貧有關財政,將扶貧資金、項目,公事公告,扶貧項目到了鄉村項目,「搞貓膩的人就會害怕」,即使是這樣,還有膽大妄為的佔用情勢,就「發現一起,查處一起,讓他付出代價!」

他表示,2017年,財政部針對28個省、874個縣,實施財政檢查,共追回虛報、冒領、挪用共7.3億元,450人被問責,近來,扶貧資金的違規與發生規模,雖總體比例下降,但由於資金量大、點多,他坦言,有些地區仍存在「挪用己佔、虛報冒領」的情況。將透過完善制度、堵上管理漏洞,及加大查處力度,到2020年,把扶貧專項資金作為檢查重點,「曝光一案,查處一案」。至於地方政府為了功績,做假數字、虛報等,劉永富表示,已經查處8萬多人,對犯錯誤的弄虛作假腐敗份子,絕不手軟。

在扶貧工作上,除了政府財政支持,近來,中國的社會資金也加入了行列。劉永富說,從2014年起,3年來,已經放貸4300多億,匯集的1100多萬戶建檔貧困戶,33%享受到金融產品的服務,人民銀行實施「扶貧再貸款」政策,也已放貸1600多億,繼續加大扶貧的資金籌措。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彥喬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