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孔令信觀點:中國高教超英趕美,台灣只知「卡管」不思長進

教育部長潘文忠(右)對高教沒有想法,對「卡管」倒是有很多作法。(蘇仲泓攝)

教育部長潘文忠(右)對高教沒有想法,對「卡管」倒是有很多作法。(蘇仲泓攝)

朋友在2011年前往寧波大學參訪交流,最近再訪該校,回來之後無限感慨,大陸高教的進步絕對不只是靠錢堆積起來的,寧波大學光是在研究人才上的培養上就完全放手讓一百多名教師專心鑽研學術與發表論文,不但帶動學校的學術聲量與聲譽,更培養了一批研究人才可以供未來教學與企業運用。

短短七年之間的改變,讓人不得不反思:為何台灣高教無法走出自己的路,在國際上大放異彩呢?

光是台灣大學的校長問題就能夠玩成一齣「意識形態」的政治歹戲,問題還不止於此,教長和他的人事處還玩得樂此不疲,不但讓台大校務無法順暢推動,即便台大校長已懸置九個月了!教長還興高采烈地讓人事處繼續向台大在枝枝節節上要求這個要求那個,顯然對教長而言,重打台大校長案比推動台灣高教邁向國際的策略設計與發展還要重要。

北京交通大學是大陸高鐵研發基地,大陸高鐵從2009年底第一條武廣高鐵開通營運後,快捷、穩定與便利改變了大陸民眾生活也融入生活之中。2014年開始投術轉移到土耳其、俄羅斯、泰國等國,預計2025年大陸將建成約38,000公里的高速鐵路網。西安交通大學最近更研發「超級高鐵」時速可達1000公里,換言之,從輪軌轉換成為超導體磁懸浮軌道,自然會是另一種科技發展,大陸高校有系統地參與國家建設,不但可以培養高科技隊伍之外,更能躋身國際領導世界。

 

短短九年之間的變化,曾被國人視為落伍的大陸,竟然可以超英趕美,不得不讓人反思:究竟是什麼原因讓台灣高教陷入「停滯不前」的泥淖裡呢?

光是一個教改在台灣就喊了將近30年了,1994年4月10日教改大遊行,成立四一O教改聯盟持續推動,曾引起廣大迴響。當時還提出了四大訴求:落實小班小校、廣設高中大學、推動教育現代化、制定教育基本法。這麼些年下來,廣設高中大學遭遇到少子化挑戰,迫使不少生源不足的大學院校面臨退場危機,最關鍵的教育現代化卻因著政黨輪替而無法穩定向前,更麻煩的是政黨將意識形態與政黨理念帶入校園,不但讓校園自主成了笑話,更伸出政治黑手阻擋校園特色發展。

還有教改最重要的就是希望改變聯考一試定終身的「考試領導教學」的思維與體制,所以從國中一路到大學的入學考招模式便成了教改中讓人最關注的一環,可是儘管推動了多元入學方案,讓學生可以有更大的彈性發展,可是並沒有改變「考試領導教學」的教育主流思維。最近六龜高中學生在學測中的表現,馬上引起社會注意,大家所注意到的還是學生考出來的總級分,卻忽略了學生在校各項學習與成果表現。因為有升學的門檻(學測、指考),而偏鄉在教育資源上缺乏,明顯地很難與城市的孩子競爭,換句話說,缺乏教育資源對偏鄉/離島/市郊等校學生很容易被邊緣化,如此地教育體制又怎麼可能更讓教育更現代化呢?

上學期接待一位來自廣州的高校教師,做過幾次深談,也了解了大陸高校的一些教學方向與內容,無疑地在資源上大陸早就超過了台灣,但是對於教學內容與思考創意上,台灣還有一些優勢,然而,這種優勢顯然因著執政黨採取「維持現狀」(兩岸消極不接觸、不交流)政策,已經逐步流失。一方面是台灣的人才,尤其是高教人才早就忍受不了,連校長遴選教育部都要插手,更何況年金改革,讓這些朋友覺得如今賺人民幣比新台幣更有「保障」,何苦還死守著過去的教職?所以大陸惠台31政策一出檯,馬上引起更多教壇朋友關心;另一方面大陸高校教師來台學習,台灣有些領域的優勢與操作模式,在觀察了解與學習後,他們回去經過實驗/複製/調整之後已經成為他們的新教學模式與方法,再加上優厚的硬體支援,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們根本就不會把台灣列入學習的重點,往歐美遊學會是他們挖寶的對象。

來台的陸生不論是本科或交換生,同樣地也出現了以台灣為跳板,大學畢業後轉進歐美名校研究所,十年以後,台灣本地生的實力與發展前途明顯地將輸給這些曾與他們一起共學的陸生。

這些事實都擺在眼前,可惜的是教長與教育部卻是不聞不問大陸這方面的設計與發展,不去了解人家成長與成功的經驗,卻是只在校長案一路思考著如何下一步再卡一卡管中閔,反正就是不要讓他接下台大校長一職,用盡教育部裡面的力量,全面「封殺」,卻不去衡量一下,十年後台灣的青年人才會在什麼地方發展?會在什地方與各國青年競爭?還是淪為與落後國家一樣的處境?……

20180221-台大自主行動聯盟上午舉辦「台大人不服從 向小英學姊拜年」活動,最後前往教育部,由部長潘文忠表達抗議。(蘇仲泓攝)
台大自主行動聯盟上午舉辦「台大人不服從 向小英學姊拜年」活動,最後前往教育部,向部長潘文忠表達抗議。(蘇仲泓攝)

這也讓人想到:二二八當天在老蔣陵寢潑紅漆的台獨青年,在興高采烈意氣風發之際,他們似乎還停留在威權時代的陰影中,還在想像著老蔣小蔣繼續在威權統治台灣,造成他們受到迫害,所以他們要起來「革命建國」,問題是兩蔣早已謝世,同時小蔣把威權做了結束,宣告解嚴,讓台灣真正走向民主,也就是因著這樣的改變,他們才有可能走進慈湖潑漆表達自己的意見,問題是在民主的學習過程中,竟然只學會了趕走不同道的媒體,只暢訴自己的意見,不能容納記者的質疑,更麻煩的是對自己已經走向威權的意識形態操作而不自覺,如此自以為是,那麼如何可能躋身民主社會和其他民主國家的青年相互尊重與學習呢?

最麻煩的是教長自己以身做了錯誤示範,讓這些獨派青年學會了只要有權力在手,「非我族類」就可以用盡一切法令上來想方設法阻擋,不讓他成為台大校長。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權力來源就是人民,人民的信任才有今日的蔡政府,有著中華民國的民主自由體制才有今日的蔡政府,可是一旦上台卻完全把人與國家拋在腦後,只想要「建國」卻不知道「治國」,這不是很可怕的事嗎?還有利用年輕世代的天真,卻不知道深耕文化與教育培養他們獨立思考與辨別是非善惡,一味灌輸我們現在還在威權/悲權時代,這是完全昧於良知與歷史事實,不讓孩子們真正面對自己的處境,不讓他們學會解決問題, 十年後的台灣前途堪慮!堪憂!執政者不能再自以為是,更不能只想到現在的權力地位而無視於未來的台灣發展與青年前途啊!

*作者為銘傳大學新聞系主任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孔令信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