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通識在線》年金改革對教育的衝擊波,震幅比想像更大

立法院去年底臨時會審查「公立學校教職員退休資遣撫卹條例草案」,場外抗議年金改革的各式標語,依舊懸掛在宣傳車上。(蘇仲泓攝)

立法院去年底臨時會審查「公立學校教職員退休資遣撫卹條例草案」,場外抗議年金改革的各式標語,依舊懸掛在宣傳車上。(蘇仲泓攝)

立法院去年通過的「公立學校教職員退休資遣撫卹條例」,將於今年七月一日上路,但對教育界所形成的巨大效應已逐漸浮現。

以公立學校現職教師而言,年金改革最大的影響,在於退休所得替代率的調降,以及起支年齡的提高。新的條例規定,公立學校教職員年資滿15年者,退休第一年為本俸兩倍45%,分十年逐漸降至30%;年資滿35年者,所得替代率最高75%,分十年降至60%。

未來月退金起支年齡,中小學教師、校長,滿58歲才可起支退休,其餘教職員的起支年齡,將在2032年達65歲;至於退休金的採計基準,則由最後在職一個月,改為最後15年平均俸額。

這種「多繳、少領、延後退」的年金改革新案,將改革的負擔與壓力,全部都轉嫁於教師身上,造成教育界的莫大衝擊。

首先,年金改革所造成的最大效應是延後退休。年金改革前,教職員平均退休年齡為53.79歲。年改後,由於退休金銳減,從經濟保障與安全的觀點,必然會讓教師想延後退休。不但58歲不會退,還會撐到65歲。如今,原本提出申請退休的中小學老師已紛紛「抽單」,有些縣市抽單比率且高達五成。

年金改革不但打亂教師原本的生涯規劃,大批教師延退,新的老師進不來的情況下,教育活水將被阻斷十幾年,形成人才的斷層。未來的多數國小老師,可能跟家長相差 15~20 歲,跟孩子差 40~50 歲,是否造成世代溝通的問題,也會令人擔心。

其次,教學現場也可能因年改的關係,讓原本低迷的士氣雪上加霜。「熱血」老師不再「熱血」,「非分內」工作不想再做,學生受教品質將受到影響。

現在的校園,彌漫一股詭異的氣氛。大家不說,但大家心裡明白。以前,許多認真老師會將大部分心力放在學校,因為知道自己日後可以安穩退休,維持一定的生活品質。如今,很多老師只想「做好做滿」,多餘的事不願再做;以前很多老師下班,還會留下來幫孩子輔導課業、指導學生參加各項技能或競賽。現在下班時間一到,馬上走人。常聽到他們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何必呢?」

年金改革也會降低臺灣教師的職業聲望,直接影響到社會對教師工作、地位的評價,以及教師對本身工作的認同,進而影響整個國家的教育品質。1960年代以前,臺灣教師是屬於「清高」的職業,收入不高,但頗受社會的尊重;1980年代以後,則進入待遇提升、地位下降的階段。未來,教師的行業則將進入「冰河期」,相對以前,不但待遇降低、聲望也日漸下降。

依全球教師薪資調查顯示,臺灣公教人員並非「肥貓」。鄰近國家新加坡教師年薪45,755美元,韓國43,874美元。香港公立中小學,即使新進助理教師最低月薪都將近臺幣八萬元。相較之下,臺灣教師的薪水並不高。年金改革刪減了教師的待遇,也降低社會對教師這個行業的評價。如果,大家認為教師已經不是一項好的職業時,將阻斷年輕世代想成為教師的志向,影響人才的培育。

20180227-反年金改革團體「八百壯士」立法院抗爭,佔據中山南路快車道,警方柔性勸離。(陳明仁攝)
軍改在立法院釀衝突,能否依既定時程推出仍有變數,但公教年改依時程則將在七月上路,屆時大學教授成為重災區。圖為反年金改革團體「八百壯士」立法院抗爭,警方柔性勸離。(陳明仁攝)

這次改革受傷最重的是公立大學教授。大學教師之薪資結構與其他公教人員薪資結構大不相同,本俸與加給比例也不一樣。大學教師之本俸僅為薪資之50%以下,其他公教人員本俸大多為薪資之70%或以上,但目前規劃之退休方案,均以「本俸乘以2」為基準,計算所得替代率,且依任職年資不同,逐年調降至「本俸乘以2」之60%(年資35年者) 與45%(年資25年者),至於年資15年者僅剩30%,對大學教師極為不公。

以大專教師最高本俸53,045元計算,2028年所得替代率減到60%後,退休金將減少38-40%,約四萬元左右,損失慘重;相對於其他軍公教人員,大學教師因入行門檻高、養成期長,普遍形成「晚入行、年資短」等現象。年改後,大學教師的退休待遇大幅滑落,不但影響工作士氣,也影響了大學教師的聲望地位。

大學教師是培育學術與專業人才的主要推手,是關係國家競爭力及國際接軌的教育工作者。臺灣大學教師薪資與鄰近國家相比,原本就較低。按照即將實施的年金法案,面對激烈的國際人才競爭,勢必加速具有國際競爭力學者的出走、優秀者止步、人才被挖角與跳槽等風氣,嚴重影響我國學術和經濟的發展。

最不願看到也最令人擔心的是,因年改而逐漸激起校園裡一股憤憤不平的怨氣,造成社會穩定力量的崩解。

教師原本是國家最忠誠的一員、社會最安定的力量。以前在國家保護下,他們不但缺乏革命意識,也缺乏實質的戰鬥力。然而,這幾年來,年金改革的矛頭直接指向公教人員,已經到達汙名化的地步。面對這種仇恨式、報復式的改革,將促成教育工作者意識的覺醒。

他們終於認清一個事實:誠信並非基本的道德,更不是立國的根基;他們無法跟學生解釋信為何物?他們知道教師也並非最被保障、最安穩的工作。在缺乏信賴保護下,教師必須隨時加入抗爭的行列,為自己的權益而奮鬥。因而,使得原本動盪不安的社會,再增加一股隱隱騷動的力量。

*本文原刊《通識在線》,授權轉載。(原標題為:年金改革後的教育現實與想像)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