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台灣人生病了,精神不健康」曾演講二二八遭軍人打破頭,陳永興嘆台灣沉默40年

第6屆共生音樂節於28日舉行,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民報董事長陳永興發表演講。(盧逸峰攝)

第6屆共生音樂節於28日舉行,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民報董事長陳永興發表演講。(盧逸峰攝)

「我們要團結、用眼淚洗加害者雙手的血,可是加害者的手伸不出來……這社會沒有是非公義,要怎麼往前走?」二二八事件發生後第71個年頭,2月28日,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民報董事長陳永興醫師出席第6屆「共生音樂節」二二八紀念活動進行演說。對於過去台灣社會對二二八避而不談一事,陳永興嘆:

「二二八的傷害讓台灣人變得沒有信心,不敢做台灣這塊土地的主人,這世界上很多民族被屠殺過,但我們台灣人很奇怪,被大屠殺以後沒人敢講、家屬也一句話不能講……」

「家屬不能提、整個社會也不關心,台灣人生病了,精神不健康」

談起解嚴後30年來二二八平反運動,出身精神醫學背景的陳永興分享,自己在美國留學時接觸到在台灣被禁談的二二八檔案,1986年尚未解嚴時就開始巡迴演講二二八事件、要政府給真相,但每每演講都遭鎮暴部隊包圍,群眾要遊行還會被軍人用棍棒打到頭破血流,陳永興也只能忍痛挨著:「但我賭他不敢開槍啦,如果他又開槍了,又是二二八!」

雖然1947年二二八事件政府血腥鎮壓造成許多家庭破碎,陳永興嘆,在1987年前的40年間幾乎沒人敢提二二八,多數台灣人也因恐懼而不敢參與政治,過去讀高雄醫學院期間參加學運時就被爸爸罵「好好讀書不行嗎?不要管政治!你們年輕人不懂啦,國民黨的政治不能去管!」

20180228-第六屆共生音樂節,靜態展區。(盧逸峰攝)
第6屆共生音樂節於28日舉辦,圖為現場靜態展區。(盧逸峰攝)

在禁談二二八的年代,受難者家屬就連要追悼死者也無法。陳永興以二二八受難者、時任台大文學院長林茂生為例,表示林茂生之子雖然是時任台大精神科主任,透過各種關係也沒辦法找到爸爸在哪、不知道爸爸被怎麼殺掉、連屍體都找不到,因此家屬40年沒替林茂生做過祭,直到1988年才能在時任總統李登輝的牧師溫修恭協助下進行追思禮拜。

「家屬不能提、整個社會也不關心,台灣人生病了,精神不健康……」大屠殺後遺症是造成恐懼,讓台灣人內心冷漠、不追敢追求公義也對政治不關心,因此陳永興誓言讓台灣人克服二二八:「若沒讓台灣人克服二二八的陰影,我不配當一個精神科醫師!我回到台灣就是決定要挑戰這個禁忌,讓台灣人心靈解放出來,不要再恐懼。」

解嚴時便要求國民黨道歉 朋友嚇壞:國民黨在執政,怎麼可能道歉?

1986年還未解嚴,陳永興開始進行二二八平反運動時年僅30多,並未經歷過二二八,李登輝曾問「怎麼40歲以上的不敢講,40歲以下的才講」,陳永興則回:「40歲以上的不敢講,我們年輕人來講!」

「我們要說,我們的祖先不是暴徒、不是被共產黨利用、不是日本人的走狗,我們的先輩只是要抗議陳儀貪污、腐敗、軍紀差,我們說他們(二二八抗爭群眾)是最勇敢的台灣人……就是嘛,歷史是我們要自己去解釋的,我們台灣人民要寫自己的歷史,怎麼能讓統治者去解釋?」陳永興說。

20180228-第六屆共生音樂節,陳永興醫師發表演講。(盧逸峰攝)
李登輝曾問「怎麼40歲以上的不敢講,40歲以下的才講」,陳永興則回:「40歲以上的不敢講,我們年輕人來講!」。(盧逸峰攝)

1986年12月,在李筱峰、張炎憲等歷史學者協助下,台灣開辦第一場二二八學術研討會,當時在辦黨外雜誌的鄭南榕說要辦平反運動,因此在1987年的2月28日,陳永興等人召開記者會,提出國民黨應道歉、賠償、公布歷史真相、建二二八紀念館等訴求,「當時台灣嚇壞了,戒嚴還沒解除,朋友說你會給人家抓走,國民黨在執政,怎麼可能道歉?」

「滿清屠殺漢人都沒道歉了」 當時行政院長竟這樣回應

陳永興也回憶,當時行政院長俞國華回應:「滿清入關屠殺漢人都沒在道歉了,國民黨殺台灣人是要道歉什麼?」對此,陳永興嘆:

「他把內心想法說得很清楚,中國歷史就是殺殺殺,怎麼要道歉,但他不知道台灣已是文明法治社會了,日本時期的台灣人已經知道什麼是民主了,沒想到國民黨不是,他們停留在古代,做皇帝是可以隨便殺人的──你們看現在習近平又做皇帝了,中國死多少人他們是不在乎的,天安門死了多少大學生,國民黨也是這樣的,這種外來中國政權本質沒有改變,他的本質沒有民主化。」

2018-03-01-前財政部長、前行政院長俞國華(中)。(取自財政部網站)
陳永興也回憶,當時俞國華(中)回應:「滿清入關屠殺漢人都沒在道歉了,國民黨殺台灣人是要道歉什麼?」(資料照,取自財政部網站)

「我們要用眼淚洗加害者手的血,可是加害者的手伸不出來」

憶起1986年舉辦二二八演講,陳永興說,當年還沒有《集會遊行法》,每一場集會遊行都是非法,場場遭軍人組成的鎮暴部隊包圍,群眾只要開始遊行就會被打得頭破血流,但陳永興堵軍人不敢開槍,因此忍痛撐過去:「幾千個人啊,他鎮暴部隊怎麼圍都圍不住的,每一次我遊行,團管區司令就下台,我們那年讓台灣掉了10幾顆星星啊!」

陳永興回憶,當時二二八受難者家屬依然不敢出來講話,不敢想像有人敢挑戰國民黨的禁忌,但第二年就不一樣了,很多家屬出面說話,學術界、文化界與宗教界等也力挺,當時就在討論要立法給受難者家屬賠償。1987年,蔣經國也終於宣佈解嚴,「他知道民意力量不是他能擋的。」

平反運動經過30年,陳永興嘆「轉型正義還沒實現」,例如「加害者」匿跡即是一例:

「當年抓人殺人的都還在,憲兵還在、情治機關的人還在,二二八情治單位史料還沒清完,我沒看到憲兵的……台灣很奇怪,加害者不見了、共犯結構一大堆,我們這是一個沒有反省能力的社會,所以說這個人民要覺醒啊!我們要團結、用眼淚洗加害者手的血,可是加害者的手居然伸不出來,這個社會沒有是非公義,是要怎麼往前走?」

從事平反運動30年 陳永興勉後輩:站在台灣犧牲的路上,找到台灣未來

陳永興強調,面對「中國打壓獨裁政權要來蹂躪台灣」,台灣2300萬人是命運共同體,但目前的共犯結構不認為自己是台灣人、「不來跟我們握手」,若台灣沒有是非公義,無法團結對抗中國威脅。

20180228-第六屆共生音樂節,陳永興醫師發表演講。(盧逸峰攝)
陳永興強調,台灣2300萬人是命運共同體,但目前的共犯結構不認為自己是台灣人。(盧逸峰攝)

陳永興表示,雖然28日二二八紀念公園也有舉辦官方紀念活動,他向來不會去參加,「但學生請我,我一定會來。」陳永興最後也勉勵在場年輕人,莫忘過去歷史犧牲,一起找到台灣的未來:

「你們要站在爸爸阿公的肩膀上、台灣犧牲的那條路上,找到台灣的未來……台灣人過去讀書人就知道台灣要成為獨立國家,這個夢經歷三代都還沒實現,你們是第四代的年輕人,不要被別人覺得我們是三流國家、連自己名字都不敢講的國家!」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