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過年無法回家的人》連上48小時班到「逼近過勞死」 法警的健康每小時只值70元

值班費僅70元、每月動輒加班80小時以上,台灣法警究竟多過勞?(顏麟宇攝)

值班費僅70元、每月動輒加班80小時以上,台灣法警究竟多過勞?(顏麟宇攝)

值班費僅70元、每月動輒加班80小時以上,台灣法警究竟多過勞?任職法警10多年的台灣法警工會發起人代表簡嘉達分享,因法院24小時都要有人在又因人手不足,一次上班超過24小時是常態,甚至有人曾經連續48小時不眠不休,而如此操勞加班,值班費卻是少得可憐的一小時70元。

長期操勞下,簡嘉達說好幾次在深夜發現自己心跳聲居然比人犯打呼聲還大,健康早被消耗掉了,一天要喝上3瓶以上止痛藥才有辦法繼續工作。也因為這樣的工作型態,法警往往從家庭生活缺席:

「你周遭動不動就聽到有人離婚,而且都是你的同事,這份工作已經侵蝕到我們的家庭生活,有人性尊嚴、正常基本的家庭生活……我們被剝削掉的不只是金錢,還有幸福……」

連上48小時班拖垮健康 「知道一定會洗腎」仍把止痛藥當咖啡喝

法警平時工作包山包海,作為法官、檢察官的輔助,必須送公文、巡邏、押送人犯、跑各種程序,除正常上班時間以外也要做名為「值班」的加班;簡嘉達說,自己最高連續工作記錄是33小時,即是工作24小時以後又加9小時,聽過更慘的案例,是有學長周五上班後又碰上假日值班,連續48小時:

「有個學長晚上已經顧人犯到天亮了,結果白天人犯處理的時候,又值班處理人犯開庭,從早上8點一直開到晚上11點,24小時沒睡隔天又這樣,大家都很佩服說他怎麼撐過來的……」

20180207-法警配圖,台北地檢署,台北地方法院。
法警工作包山包海,必須送公文、巡邏、押送人犯、跑各種程序,除正常上班時間以外也要做名為「值班」的加班。圖為示意圖,非當事人。(顏麟宇攝)

長期操勞下,法警只能透過平日難得喘息空檔多補眠休息,但依然補不夠,長年下來也重創健康,幾乎把止痛藥當咖啡喝:

「我有一陣子經常喝止痛藥,喝到我媽媽跟我講不要再喝了……我知道裡面含有很高濃度咖啡因當止痛成份,你不喝就會全身痛,但喝了又知道你一定會洗腎,一般建議一天不要喝超過一罐,但我幾乎一天喝3罐以上……許多人用不同方法維持自己工作體力,但這真的是拿命來換。」

免疫力差到出現過勞死前兆 醫生開的處方是「換工作」

當法警越久,免疫力就會越差、越來越容易生病,簡嘉達說自己前陣子去看醫生,竟得到「慢性疲勞症候群」診斷證明書一張,而這正是過勞死前兆:「正常人沒辦法那麼長時間工作,我們工作完只能利用自己的休假和例假補眠來恢復體力,當你的身體大概在恢復了,又遇到一個值班把你拖垮……」儘管醫生推薦最有效的處方籤是「換工作」,有家庭壓力的人也無法說換就換。

簡嘉達也分享,一個辨識法警年資的方式就是「身材」。每天忙到沒時間運動、即便休假了也只想補眠,長期下來法警健康失衡的狀況,從身材「走鐘」便能略知一二。

「晚上聽見的不是指針,是自己的心跳」 消磨生命的價碼:每小時70元

工作如此操勞,法警的薪水卻沒有特別高,新進人員僅4萬、遠遠不及警察,值班費更是只有70元,若有家庭,另一半通常也必須有正職工作才能撐起一個家,兩個人都累,也因此爭吵不斷,離婚率特高:

長期來講同事之間都會有慢性疲勞、憂鬱症傾向跟易怒、情緒化的反應,家庭生活不太和諧,都是抱怨,講到另一半抱怨比較多……在這種情況下夫妻感情會很不好,太太會覺得你不能分擔家務,在她也是職業婦女的情況下,會想為什麼她要承擔這樣的責任……」

法警平日沒辦法休息,只能利用例假、假日埋頭補眠,但簡嘉達說,自己另一半也是職業婦女,辛苦工作一個禮拜以後也會想休息、希望有人分擔家務,雙方就會因此發生磨擦:「她會覺得莫名其妙,一個禮拜下來她週末也會想休息,她會想為什麼不能休息,這樣一個不公平的勞動條件,剝削到我一家人……」

20180207-法警配圖,台北地檢署,台北地方法院。
日夜長期操勞下來,法警都會有慢性疲勞、憂鬱症傾向跟易怒、情緒化的反應。(顏麟宇攝)

長年下來,簡嘉達都因為工作自家庭生活缺席,每天能看到女兒的時間也不多,總覺得自己對不起家人。如此犧牲自由、健康與家庭生活,薪水卻遠遠不及法官,讓簡嘉達大嘆:「我們被剝削掉的不只是金錢,是幸福。」

「有時候你晚上那種空虛感很強烈,你就看著人犯在,但你不能睡覺,你聽見的不是指針的聲音,是你自己的心跳聲,你腦海就會浮現一種『我到底在幹嘛』的感覺……我在折磨自己、浪費我的生命,代價就是一小時70元。」

簡嘉達說,自己平時興趣是看電影,卻也常忙到沒時間看電影,即便有休息時間也只想拿來睡覺:「有時候我會很生氣,半個月能看一次有多好……連看電影都變成你的極高享受,我們受到的處遇好像輸給人犯!」

「不希望排擠法官預算」 當立委、監委都關切權益,反對的卻是司法院

目前簡嘉達身為台灣法警工會發起人之一,要爭取的便是正常的勞動條件、正常的加班費。簡嘉達說,若以正常加班費來算,10年下來國家欠他的錢有100萬,都能買2台國產車了,目前監察委員也介入關心,沒想到司法院、法務部卻反對,讓他相當無奈:

「當立法委員、監察委員都在關心我們,最有意見的卻是司法院、是法務部……以前所有行政機關爭取加班費,反對的是立法委員,但今天反對的不是民意代表,民意代表認為法警人數才多少人、加班費才九年一毛,司法院認為不應該給,因為他們不希望排擠到法官的預算,這體系從上到下全都是以法官當作主體……」

許多法警對於剝削是敢怒不敢言,但簡嘉達說自己沒關係,已經豁出去了。日前他也向監察院提出法官貪瀆的問題,向監察院陳情、希望能有清楚調查。

一年能看到5萬張臉孔背後故事 「盼法官教育訓練能先當法警」

儘管法警這麼疲憊,簡嘉達說這份工作還是有一些意義,這份工作最大的好處,就是能看到很多不同的人,進而對人有不同的思考,尊重不同差異:

「調解室一年可以看5萬人,10年下來至少看過50萬個不同臉孔……我現在可以尊重每一個不同個體的差異性,慢慢了解一些犯罪人並非惡性非常重大,可能因為生活環境或成長背景才讓他走入犯罪,以前我很容易很主觀地去論斷人,對法律、對人性尊嚴的尊重,是擔任法警後才體悟到的。」

法警仍是有意義的一份工作,簡嘉達也認為應該讓法官教育訓練時先做一陣子法警,在審理案件時才能避免「先入為主」的心證、一口咬定某人一定犯罪而做出偏差判決。只是,法警工作也真的太過操勞、犧牲太多,作為司法運作不可或缺的角色,簡嘉達仍在極力呼喊制度改革,把健康跟尊嚴還給他們。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