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德國之聲專訪》林榮基:自由閱讀是人權基本精神,到台灣繼續開銅鑼灣書店

林榮基是銅鑼灣書店股東及員工失蹤事件主角之一,亦是該書店的創辦人及店長。他身旁的抗議標語就貼著桂民海的相片。(美聯社)

林榮基是銅鑼灣書店股東及員工失蹤事件主角之一,亦是該書店的創辦人及店長。他身旁的抗議標語就貼著桂民海的相片。(美聯社)

香港銅鑼灣書店瑞典籍股東桂民海上月在準備乘搭火車從浙江往北京接受醫療檢查途中,被中國執法人員帶走。美國和歐盟呼籲中國立即釋放桂民海。這是桂民海第二次被帶走。桂民海於2015年10月17日從泰國被人帶走後,來年1月在中國中央電視台公開「被認罪」,瑞典外交部在2017年10月24日證實,接獲中國當局通知桂民海獲釋。

另一名銅鑼灣書店主角之一、亦是該書店的創辦人及店長林榮基,於2015年10月在羅湖口岸過關後失去聯絡。「被失蹤」8個月後,2016年6月14日林榮基從中國大陸返港,向警方要求銷案。6月16日,林榮基在立法會議員陪同下召開記者招待會,交代被拘留的細節。

即將出席2月中旬舉行之聯合國人權峰會的林榮基2月6日接受德國之聲專訪,介紹近況及嘗試剖析桂民海再次被捕的原因。

德國之聲:請介紹一下生活的近況。

林榮基:我現在過著退休的生活,大部份時間都在閱讀及寫作,以及參加及支持一些與民主議題有關的活動,希望盡自己公民的責任,為民主發聲。過去我經營書店,大部份時間都困在書店裡。現在時間多了,加上自己的包袱擔子較少,不像一些人就是希望多參與,既沒時間也有許多包袱。所以我珍惜這些機會,盡自己責任,為香港民主出一份力。

德國之聲:你早前透露,正在籌備台灣開書店,請問進展如何?書店的經營模式又是怎樣?

林榮基:籌辦台灣書店的事基本上已定了下來。過了農曆新年後,我便會再前往台灣一趟,去敲定到底是租用還是把店子買下來經營。

德國之聲:台灣書店的經營模式會是怎樣,會否跟之前的銅鑼灣書店一樣,售賣一些所謂題材敏感、有關中共政府內幕的「禁書」?

林榮基:基本上還是會根照過往銅鑼灣書店的模式,延續銅鑼灣書店的精神。事實上,在我眼裡,沒有所謂「禁書」的概念,只有好書(水平好)及壞書之分。香港與台灣一樣,沒有「禁書」這個規限。因此,台灣的書店一樣會售賣一些「中共禁書」。我們主要服務台灣當地的讀者及一部份遊客。如果內地讀者要求,仍然會想辦法郵寄書本給他們。要知道,自由閱讀是人權的基本精神。

德國之聲:會否有計畫在香港再開書店?

林榮基:如果台灣書店可以順利經營下去,下一個階段,有條件便會回到香港再開書店。然而,我想像以香港目前的政治環境、政策越來越嚴厲下,一定會遇到很大的阻礙及挑戰。然而我仍然會想盡辦法去克服問題。

你知道嗎,直到現在,我仍然有種很微妙感覺,就是隨時可以回到銅鑼灣書店裡工作,畢竟感情太深,跟書店關係太密切了,有好幾年我甚至睡在書店裡呢。

德國之聲:桂民海上月第二次被捕,以你分析是甚麼原因呢?

林榮基:我嘗試這樣分析。翻查資料,去年10月17日,經瑞典官方證實、大陸官媒報導,桂民海確已被釋放,但不能離境。根據桂民海女兒向海外媒體透露,桂民海曾有幾次由寧波往北京就醫。按中國有關法律條規定,「被監視居住的犯罪嫌疑人,未經執行機關批準不得離開住處」,因此桂民海要離開寧波前往北京就醫必須通知當局人員。我相信桂民海之前數次都有通知當局,所以一直相安無事。然而,出事這次應該是沒有通知當局的,我猜想他是有意離開中國,而當局恐怕桂民海出國後會像我當日一樣向外媒暴露整個「被失蹤」事件,因此再把他第二度拘捕。

然而,我認為當局這個憂慮是不必要的,試想桂民海有年邁的母親仍在國內,他的太太也在寧波。有親友在內地,就像李波一樣,直到今天也是保持沉默,拒絕與媒體接觸。桂民海就是離開中國,他也不一定「爆大鑊」(爆料)。

德國之聲:過去一年多中共當局有沒有再接觸你?你會否仍然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

林榮基:自從記者招待會後,國內當局都沒再聯繫我,但是我知道在某些場合及活動我仍然被跟蹤,電話也被監聽。我倒不是太害怕,自己的人身安全暫時沒有受到威脅,但外出時仍會保持警覺性,儘量在人群多的街頭上行走。

德國之聲:你將會出席2月中旬在瑞士日內瓦舉行的聯合國人權峰會,請問你屆時會作演講嗎?

林榮基:我會準備演講,我期望透過自己的少少力量,喚起世界的關注香港的民主前路。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