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面對自己的無能,才能找到真正想做的事」兩度休學、兩度留級,終於找到人生方向的金井直樹

現年27歲的金井直樹經歷2次休學、2次留級。(翻攝70seeds網站)

現年27歲的金井直樹經歷2次休學、2次留級。(翻攝70seeds網站)

「現在的生活真的是我想要的嗎?」相信許多人常常這樣問自己,身高190公分、綽號「金寶」(Jumbo,原為一隻大型非洲象的名字,後衍生為「巨大」)的日本北海道大學三年級生金井直樹,也是其中一個。今年27歲的金井,在經歷2次休學、2次留級後,將自身經歷分享給同為未來苦惱的大學生,而後才找到自己真正想做、有能力完成的夢想……

當夢想變成絆腳石

出身於東京的金井,高中時不但就讀名校升學率較高的「進修學校」(進学校,指畢業生多半考取較難錄取的大學的高中),對於學習也有一股「莫名的自信感」。「我是個非常討厭規定、習慣,和心照不宣的學生。有時候上課上到一半,我會突然舉手向老師大喊:『老師!這堂課好無聊喔!根本沒意義嘛!』做一些反抗的舉動。我從那時候就開始對創業很有興趣,想做『只有我能做』、『獨一無二』的事情。」

「上了大學後,我的想法依舊沒變,也想說只要上了大學,多接觸新事物,就會找到真正想要做的事。」「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沒辦法集中在學習上,而且當時的我並不是『努力』過後才說沒辦法專心學習,是根本在『空等』機會到來。」這樣漫無目的的日子,一直到今井25歲的時候才有了轉機。

勇敢面對「無能的自己」

「那時候(25歲時)我已經休學2次了,正在念北海道大學二年級。」「雖然好不容易念到大二了(笑),但我還是沒辦法專心念好主修的物理,常常會很迷惘,想說比起坐在教室上90分鐘的課,還不如去圖書館或回家自己唸書算了。最後就變成常常沒去上課。」「我的高中同學大多都出社會第3年了,有些人當了律師,有些人則當了研修醫生(doctor-in-training,研修医),而我卻還在念大二,一事無成,過去的那股自信感就突然消失無蹤了。」

在主修物理受挫的金井,而後回到老家準備改考醫學院,但仍不甚順利,使他開始思考自己至今的缺點,最後得出的答案竟然是——「自己一無是處」,若高中時期的金井看到今天的自己,恐怕會難以置信吧。「直到那時候我才發現,我根本沒有什麼想做的事,也沒有適合我、我擅長做的事。所以我就轉念了,決定要在現有的環境下做自己能做的事。」「雖然我覺得物理很難念,但還是想試試看。」

與其等待,不如主動出擊

相較於過去被動地等待機會來臨,金井選擇主動出擊,拋棄誘惑和自尊,將心思全部集中在「現在應該做、能做的」事情上。這對過去總是在找尋「真正想做的事」的金井來說,無疑是人生的一個里程碑。「下定決心後,我開始在每次上課時坐在最前排,有問題就問老師,也會去圖書館預習、複習,每天重複這樣的生活。讀著讀著,發現物理也沒有想像中難,甚至還會有同學來問我問題。」

在嘗試學習與教導他人的過程中,金井慢慢找回了自信,在二年級前半學期拿下了不錯的成績。「透過專注在『自己當下能做的事』上面,我發現自己走出了與別人不一樣的人生,畢竟很少人到了26歲才開始享受大學吧?那時候我就想說,是不是能把一路走來的心境、學到的道理,傳達給現在正在念大學、覺得大學很無聊的學生們。」

給自己多一點面對「長大」的時間

金井先是發起以大學一、二年級為參加對象的特殊活動「人生設計」,獲得一定程度的好評,而後又以自身的休學、留級經歷,創設學生團體「Rebuildinglab」(リビルディングラボ),邀請有留級經歷的學生一起規劃人生展望。「所謂的『留級』有很多原因,除了沒動力去學校留級的人以外,也有人拚死拚活念書,最後還是沒拿到學分。」

「來參加我舉辦的活動的留級生,大部分都是前面那種類型,很多人都會透過活動和其他人互相討論煩惱,我也會邀請學生時代有留級經驗的社會人士來分享。」「以前聽到『留級』或自己經歷『留級』,很多人都會覺得自己很糟糕,直到聽到社會人士說『職場沒有那麼在意留級』,許多人才放寬心,改用積極的態度面對自己的人生。」

談到現在的自己,是否有想向從前兩所大學(國際基督教大學及早稻田大學)休學的自己說的話,金井表示:「我對現在的生活很滿足,如果沒有當時休學的自己,就沒有今天的我,所以沒有什麼特別想說的話,也不會後悔當時做的選擇。」「我認為世界上沒有什麼『比較好』的選擇,如果我當時沒有休學,順利念完大學、變成上班族,搞不好還沒有現在開心。」

「就算很懵懵懂懂,也不要急著放棄,我認為努力個5年、7年都沒關係。如果在還不瞭解自己的能力、能做的事情是什麼前就半途而廢,我認為那是最糟糕的。所謂的『留級』或『延畢』,我認為就像是『逃離現實的短暫時間』,要面『什麼也不是的自己』,是一件非常需要動力的事情,所以大多數人碰到瓶頸,都會想逃避,這很正常。」「『留級』這個詞雖然帶有負面意思,也有很多人會因此被貼上『沒用』的標籤,但我認為給自己時間面對『無能的自己』,並從中蛻變很重要。」

「我在ICU(國際基督教大學)和早大的時候,常常會拘泥於高中時代想的『創業』上,直到這1年多來舉辦活動,和各式各樣的人談話,才知道要把自己放在客觀的位置上思考。」「從過去的相關活動來看,『思考學生的未來』這類議題,大多都是由自我意識比較高的人在做,我想創造一個能讓學生客觀地思考『自己能做什麼』、『想做什麼』的地方。」

喜歡這篇文章嗎?

詹如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