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葉克膜上場,核二廠2號機申請啟動

重啟核二廠2號機,代表台灣供電的葉克膜時刻到了嗎?(取自核能看透透網站)

重啟核二廠2號機,代表台灣供電的葉克膜時刻到了嗎?(取自核能看透透網站)

這件事,在反核與「反反核」兩陣營中,肯定是兩極化的反應與解讀─台電展開重啟核二廠2號機作業;而且,是由行政院指示下進行,因此不必懷疑,原委會審核必然順利通過。

過去兩年多,核一、二廠的機組或因意外、或因歲修而停機後,即再無法再啟動併聯發電,原因在反核人士反對,而綠營執政後在其非核家園政策下,也是寧可火電滿載全開,也不願碰觸重啟核電這個註定惹怒反核人士的議題。林全只稍微放出考慮重啟核電機組,就被黨內外轟到不行。賴清德上任後也對重啟核電不作明確表態,只含糊的談那是「最後手段」。

官場上是這樣,既然知道長官的意思如何,屬下就不必也不會「那壺不開提那壺」。蔡政府執政初期,台電還有重啟核電、綠能緩不濟急的聲音,但前董事長黃重球接受訪問時的「老實說」,不小心刺破能源政策的弱點而「被請辭」後,台電已絕口不提重啟核電,反而刻意表現出對綠能的熱衷、信仰─一直到「葉克膜時刻」出現;甚至即使要啟用葉克膜,台電也是等行政院指示再為之。

去年7月底花蓮和平電廠電塔倒坍造成缺電時,對外界要求啟用核電機組的聲音,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曾用葉克膜比喻說,「在一個人生病,到了非用葉克膜不可的時候,葉克膜才可以用,葉克膜不可以隨便用,一定是生命危急到一定程度才用,我們現在沒有到這種程度(指缺電程度)」,所以沒有考慮啟用核一核二。

當徐國勇證實媒體報導「重啟核二廠2號機時」,臉不紅、氣不喘的說出「核二廠2號機已完成大修,該機運轉執照於2023年到期,今日依一般正常程序向原能會提出歲修完成再轉之申請」,好像一切一切都非常正常,過去兩年也完全沒有核電機組因非核家園被阻啟用之事,更忘了自己說過的啟用核電是「葉克膜時刻」之說。

所以,依照徐國勇去年的說法,現在的確就是台灣供電的「葉克膜時刻」!

台灣電力需求的淡旺季確實相當明顯,夏天因為全台冷氣一起啟動,用電量可以比冬天高出4成以上,因此傳統上拉供電拉警報都在夏天;冬天則因用電量減少,基本上無缺電之虞。

不過,蔡政府執政後這條界線不見了,夏天固然天天拉警報擔心缺電,竹篙加菜刀全上陣,但秋冬同樣出現缺電風險;因為少了作為基載的核電,火電在夏天滿載發電後,總該找時間歲修吧,這讓台電的電力調度更緊張。偏偏氣候的反常,讓秋冬可能出現大熱天,大家回頭開冷氣;也可能出現「帝王寒流」、或如近日各地普降瑞雪的寒日,民眾不開冷氣改開暖氣,結果讓這兩年的秋冬,台電備轉容量率時常降到5%左右的「吃緊、警戒」狀態。

去年秋冬的低備轉容量率,蔡政府忍過去,不啟用核電;但經過一年空污增加的荼毒,不論其與火電廠滿載發電的關聯高或低,社會都把矛頭對準火電廠,蔡政府的選擇變成:要嘛咬牙不重啟核電,但火電滿載發電,引起更多地方民眾的反彈,那些年底選戰要拚連任的綠營首長承受更大壓力。

另一個選擇是重啟核電,嘗試讓火電廠降載,雖然減少的空污有限,但降低的民怨不少;至於那些堅貞不移的反核人士的反彈、怒罵,能疏通則疏通,不能疏通就不理,這邊的選票畢竟較少嘛。

更何況,綠營從未改變非核家園目標,因此對反核人士仍可交代:徐國勇就是如此說:「2025年達成非核家園的目標並未改變,核一、核二、核三各廠亦將於運轉執照到期時如期除役」。

反核人士可能覺得信仰受打擊,「反反核」人士則除了譏嘲外,也可能覺得能源政策將因此轉向。

不過,都沒這麼嚴重、也沒這麼快。相較於林全當初罵台電說要再用核電「想都不必想」,賴清德顯得更為務實又謹慎,但也絕對不會輕易放棄反核這塊神主牌。重啟核二2號機在現階段只是衡量整體得失之後的權宜之計,距離重新審視、檢討、調整能源政策,還有一大段距離。

但蔡政府也要記得,如果不能務實修正,在過了一個階段─例如核電廠全拆後,萬一綠電難支撐,就只能在火電燒好燒滿、空污可能繼續增加,及缺電、限電中2選一了。沒有人希望走到這步吧,綠營當也不樂見此結果吧?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