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吳豪人專欄:時代力量的「顱相學」

作者認為,太陽花是很了不起的運動,但這個運動的弱點在於,實際上只造就了黃國昌一個新政治人物。(資料照,盧逸峰攝)

作者認為,太陽花是很了不起的運動,但這個運動的弱點在於,實際上只造就了黃國昌一個新政治人物。(資料照,盧逸峰攝)

黃國昌與徐永明並列時代力量的兩大代表人物,但從19世紀的偽科學「顱相學」角度來看,兩人違和到了極點。即使運用這種荒謬的偽科學,都可看出時代力量成員明顯不搭軋。

品評人家的長相、身材甚或口頭禪,當然在道德上站不住腳,而且常常政治不正確。儘管如此,在太陽花運動台北市濟南路的場子上,當我論證張慶忠的行為與納粹授權法的相似性之際,也曾經彷彿天啟般,突然對著台下的學生插播了一句完全離題的:「只有我覺得黃國昌跟雞排妹長得很像嗎?」

昌神與雞排妹都慈眉善目

當時黃國昌、林飛帆與陳為廷正值暴紅,彷彿西方三聖,全身籠罩著光暈。帆神、廷神我不認識,也就罷了;但連舊識的昌神,居然入眼也覺陌生,只不過陌生中帶著某種與他本人無關的熟悉。困擾了好幾天,才在講台上驀然驚醒──他跟雞排妹真的好像──哪裡像呢?兩個人都慈眉善目。

時代力量如今的另一號代表人物徐永明,給我的印象也很深。徐永明長年在電視台充當名嘴,愁眉深鎖,一表人才,言論之正確,儼然民進黨發言人。因此使得他在《勞基法》爭議中的激情演出,毫無脈絡與正當性可言。

但是言論內容,還不如他的口頭禪「我感覺」讓我印象深刻。無論什麼崇論閎議,發語詞永遠是「我感覺」。拜託!你好歹是政治學博士,至少也「根據我的研究分析」、「約翰.羅爾斯(John Rawls)指出」嘛,什麼都憑感覺!而這又讓我聯想到另一位青年導師台大教授,發語詞永遠是「你知道」。你知道我感覺,我感覺你知道。

黃昌神與我感覺,現在並列時代力量的兩大代表人物。但這個現象與「我感覺/你知道」堪稱「超感應雙璧」完全不同。相反的,哪怕從十九世紀的偽科學「顱相學」(die Phrenologie)角度來看,都違和到了極點。

20180130-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30日於院會臨時會,審查教育委員會預算時發言。(顏麟宇攝)
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30日於院會臨時會,審查教育委員會預算時發言。(資料照,顏麟宇攝)

卸了妝同樣(搞不好更)慈眉善目的Freddy(林昶佐),恐怕還匹配許多。即使原本就是鄰家姊姊的洪姊姊(洪慈庸),競選立委落馬的同黨F(at)4法律人之首、憨態可掬的邱顯智律師,或昔日的黨外美男子「麥可」林世煜先生,甚至嘴賤心軟、衝不了冠的林峯正……咦!這麼數起來,只要排除我感覺,時代力量簡直就是一只慈眉善目黨嘛。

「你知道/我感覺」的自戀者

對了,我可不是忘了高潞.以用。不過我的白目從不針對原住民,因此從略。

「顱相學」固然荒謬,但我的重點正在於:即使運用如此荒謬的偽科學,都可以看出時代力量成員明顯的不搭軋。你看看在總統府前抗議《勞基法》的時力立委五人組合照──Freddy明明一副不以為然、勉強配合。本來嘛,能夠練成六塊肌、舞台上可以狂吼三小時、海外連續公演兩個月都渾若無事,為什麼幾十個鐘頭不吃飯,就得掛病號?閃靈的歌迷會相信?

慈眉善目不表示庸懦無能、優柔寡謀。觀音菩薩也慈眉善目,照樣力伏群妖。所以我說的慈眉善目,是庶民發自內心的慈眉善目,絕不是蔣經國的慈眉善目。更重要的是風格統一。

以目前的政治現實觀之,第三勢力仍然沒有崛起的徵兆。坦白說,目前的時代力量,就是台灣在這個時代的在野力量縮影。二○一六年,公民組合的分裂、綠黨與社民黨的無法整合,正是因為兩黨頭人當中存在不少「你知道/我感覺」的自戀者,以及動不動推車撞壁的道德法西斯。

在野黨就得擺出堂堂之陣、正正之師

因此,已經開始痛苦地累積經驗的時代力量,仍然是台灣所需要的在野黨,不應該因為在《勞基法》爭議上「感覺」出錯,便一蹶不振。除了沒事不要隨便感覺(有事也不要隨便感覺)之外,從無政權經驗的在野黨另一個大忌諱,就是學人家機關算盡。老實說你算不盡的,因為你根本沒有任何實證基礎(以及不做官毋寧死的官癮),以判斷獲得或維持政權的利基在哪裡。

20180112-社民黨與民團上午召開「公民複決!阻止勞基法倒退修法」聯合記者會。圖為社民黨召集人范雲。(蘇仲泓攝)
作者認為,2016年公民組合的分裂,正是因為當中存在不少「你知道/我感覺」的自戀者,以及動不動推車撞壁的道德法西斯。圖為社民黨召集人范雲。(資料照,蘇仲泓攝)

在野黨就是要擺出堂堂之陣、正正之師,以遠遠超越民進黨的知識量,洪水般地灌倒它。馬基維利(Niccolò Machiavelli)的「獅子奮迅,狐狸狡智」,前提是保護佛羅倫斯的共和,所以只用於對抗王權侵略者,不會用在本國人身上。請仔細看看那幅著名的馬基維利肖像,除了嘴角一絲頑童惡戲的神祕微笑,其實很慈眉善目的。

即使從世界規模而言,或者正應該從世界規模而言,太陽花都是很了不起的運動。但這個運動的弱點在於,實際上只造就了黃國昌一個新政治人物。其他的政治能量,都被民進黨整盤端走。

昌神的出線,在於他的參政決心──辭掉中央研究院正研究員。這決心到底有多難,只需看看其他新政黨,至今無人敢於學步。當選之後的表現也是立法院數一數二,安定力量差點罷免他成功,是汐止人之恥。

台灣的人才並不如我們想像的多,那麼容易痛心疾首,中國還需要炳忠嗎?那麼容易貶低自己,乾脆去跟《資本論》讀三遍的市議員辯論得了。

昌神別再「我感覺」

我唯一參詳不透的,是昌神何以如此重視「我感覺」。想不透就別多想,白目人不愛陰謀論,愛慈眉善目的菩薩金剛。簡單一句話,時代力量清黨吧。

至於徐離黨之後怎麼辦?嗯,你知道,此人其實也是個腦袋不甚清楚,但利益在哪裡很清楚的聰明人。這樣的人物,現時的民進黨最多了。我感覺小英政權必然另有重用。

*作者為輔大教授。本文原刊《新新聞》1613期。授權轉載。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購買本期《新新聞》

➤加《新新聞》LINE好友

——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豪人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