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管中閔退一步,則大學獨立自治將無死所!

台大校長當選人管中閔飽受逼退或勸退壓力。(陳明仁攝)

台大校長當選人管中閔飽受逼退或勸退壓力。(陳明仁攝)

十二年前,民進黨第一次執政,台大校長遴選,或許民進黨政府(或所謂的綠營)屬意的人選、此刻的副總統陳建仁在第一輪投票時就落馬,當時依法還有圈選權的教育部長杜正勝,寧冒不尊重大學自治之議,捨棄第一名當選的楊永斌,讓第二名的李嗣涔出任校長。

十二年後,民進黨第二次執政,因為當年圈選爭議而再修大學法,落實大學自治精神,教育部對各校遴選的校長人事,不再有最終決定權。沒想到,台大校長遴選出曾任前政府政務官的中研院士管中閔之後,民進黨傾巢而出,欲去管中閔而後快!而且,利用立法院審查中央政府年度總預算之機,民進黨團竟提出主決議,要求「遴選過程疑義未經校長遴選委員會釐清前,教育部不得進行後續聘任作業」,明目張膽地企圖把政黨的手伸進大學自治領域。

欲加之罪─碩士論文引述老師手稿 老師却被指控抄襲

是「管爺」太厲害?還是民進黨真把台大當黨校?如果這個主決議能行,那麼但凡國立大學或受教育部補助的學校,其人事都可用「主決議」干擾之,那麼大學法廢之可矣,哪裏還需要「大學自治」四個字充門面?

管中閔當選台大校長到底有哪些「適格之爭議」?最新的指控是民進黨立委張廖萬堅指管中閔與暨南大學管理學院院長陳建良合掛名的「論文」,有抄襲學生碩士畢業論文之嫌,先不論這個「論文」在中研院討論會上報告,算不算是「正式發表的論文」(照中研院人社中心說法,只是初稿供與會者討論用),張廖援引的學生碩士論文已經載明引述「陳建良手稿」,換言之,原創在陳建良,陳、管發表論文當然不必回頭引述學生的畢業論文,寫論文不是搞幫派,還要新舊互引抱團取暖。原創在誰,誰就有智財權,這不是很簡單的道理嗎?如果老師的手稿給學生參考引述,老師就沒了原創權,還要回頭說創發來自學生,那以後人人寫文章,後者引述前者就據為己有,那還得了?!

張廖萬堅自己是拿到兩個碩士學位的人,這麼簡單的論文規範豈會不知?明知學生論文已經述明,還要以此「爆料」,豈不是欲加之罪?

無聊勸退─出師已捷,陽明校長郭旭松何不也謝絕推薦?

論文風波之前,已經有連篇累牘的質疑,從學校教授以選前未揭露他兼任企業獨董的誠信問題,到遴選委員之一是他兼任企業董事長的利益衝突問題,到身為台大校友對時政常有意見的義美董事長高志明都發聲明「勸退」。

高志明勸退管中閔的理由是:「出師已捷,證明謀略超凡,夠了!」為避免影響他曾任兼任獨董的企業集團聲譽,應主動婉謝推薦,簡直令人瞠目結舌,無言以對;照高志明的理由,在台大校長遴選前也引爆爭議的陽明大學校長郭旭崧,也應該主動辭謝,因為「出師已捷,證明不具教授資格也能選上校長,夠了!」最重要的,郭旭崧在遴選前也兼任生技公司獨董,而且,陽明校長遴選委員會召委張鴻仁同兼該公司董事,也有可能構成遴選過程中候選人與遴選委員於「程序外接觸」之嫌;最妙的是,郭旭崧當選校長後請辭獨董,張鴻仁同時以業務繁重為由,也請辭董事兼職!

20160818-立委陳宜民找國防部,衛福部及愛滋NGO協調愛滋生遭退學事件.衛福部疾病管署署長郭旭崧(陳明仁攝)
陽明大學校長郭旭崧也有資格爭議,而且,該校遴選委員召委張鴻仁和郭也在同一家公司擔任董事和獨董。(陳明仁攝)

管中閔兼任台灣大哥大獨董,而台灣大副董事長蔡明興又是遴選委員,到底有沒有「利益衝突」的問題,首先要搞清楚何謂「獨立董事」?

程序外接觸若是迴避理由,台大校長候選人只剩一人有資格

獨立董事為的是公司治理,公司董事分三種:內部董事係兼任公司雇員的董事,與董事長有從屬關係;外部董事是與公司有利益關係但無從屬關係,如張鴻仁是另一家生技公司的董事長,並兼與郭旭崧同一間公司的董事;至於不担任公司職務並與公司和其大股東間不存在影響其獨立判斷之利害關係之外部董事,才是「獨立董事」,獨立董事由股東會選任,而非董事長派任,與董事長間沒有從屬關係,在法律上,獨立董事既要「獨」(獨立性)也要「懂」(專業性),其功能不是門神護航,而是監督制衡。

獨董與董事長並無從屬關係,何況蔡明興是副董,更談不上「利害關係」,如果以「程序外接觸」為由,認定有利益衝突,中研院長廖俊智是遴選委員,三位具有院士身份者豈不都有利益衝突?而遴選委員中有前任台大校長,那陳弱水、張慶瑞、陳銘憲、吳瑞北等四人,從屬之利害關係不更嚴重?

這也是為什麼台大遴選委員會講半天,都說沒有利益迴避的爭議,尤其是上市公司獨董選任或辭職都屬重大訊息,市場本來就要揭露,而且一切要依照重大訊息方式公告,不容管中閔自行宣布,避免影響市場(股價),管中閔兼任獨董依台大校內規範本來就要報備,想躲都躲不掉。如果遴選程序有爭議,早該在遴選程序啓動前就要釐清,豈有選後以此為由逼當選人請辭的道理?此外,台大校長遴選第二階段兩輪投票,都是秘密投票,又豈可以揣測投票意向認定「蔡(副)董選獨董」?

20171120-中研院長廖俊智20日於立院教育委員會備詢。(顏麟宇攝)
中研院長廖俊智也是台大校長遴選委員,若「程序外接觸」是利益迴避的理由,那三位具中研院士身份的候選人同樣不能參選。(顏麟宇攝)

黨籍原罪?管中閔自始至終不是國民黨員!

而所有逼退或勸退管中閔的「動作」中,最大的敗筆就屬民進黨立院黨團竟欲以總預算協商施壓教育部,說到底,反對管中閔者是反對他曾兼任企業獨董?還是反對他曾任國民黨政務官?那為什麼不反對曾在扁政府任官的郭旭崧呢?學者是政府延攬政務官很重要的人才庫,也是企業尋求獨董的最大來源之一(另一就是卸任政務官),若要以管、郭為前例,立下範本,那麼得要同一標尺,不能以藍綠做為差別待遇的標準。

也有論者對管中閔的「黨籍」有意見,在出任政務官之前,管中閔並不是行走政黨之人,若不是他曾經對國民黨可能換柱在臉書「暴走」(衝中央黨部),他與國民黨的關係沒人會如此記憶深刻;但也別忘了,當他還是政務官的時候,他也曾對連戰出席北京閱兵臉書開駡,「閱你個卡蹭(尻川)!」而且,自政黨三輪替之後,他幾乎不再對政治公開發言,去年底,他是從蔡英文總統手上拿到國家學術講座獎。

學者致仕進退有度,管中閔在當選校長第一時間就宣布退出政黨、黨派活動,要他放棄國民黨籍,不繳黨費自然失聯,又不是離婚還需要法院公證,最重要的,管中閔根本不是國民黨員!就像前文化部長龍應台,自始自終沒有加入國民黨!

雙保險的投票攔不下管爺,難道台大校長要改黨(官)派?

台大遴選程序本身設定多道「防火牆」,也不知是為哪路人馬設計的「人算」,但人算不如天算,第一階段投票,呼聲最高的中研院士王汎森就落馬;第二階段投票,倒是聲勢處低空的管中閔鵲起,好事者可以說台大校長遴選謀略太多,但不是管中閔謀略深,而是落選者算計太多把票「分散」到了他們認為相對沒機會的管中閔身上;即使如此,遴選還有最後一道「把關」,第二階段第一輪投票管中閔即已過半,但這不算當選,依然要在投票高票的兩人中再投票一次,換言之,最後一刻還是可以集中票源「刷掉」管中閔,但第二輪投票管中閔還是過半!打了雙保險都沒攔住管中閔,然後現在要用不准教育部核准、要他自請婉謝推薦讓出校長,請問,這讓出的校長,有哪一位大學問家臉皮厚到可以喜孜孜接任?

民進黨兩次執政,對台大校長一往情深苦心孤詣,但就算不論台大全球排名一退再退,也沒見台大有什麼別出心裁的發展,不該政黨插手的領域,該放手就要放手,「大學自治」也是民進黨打出的天下,哪能執政又不甘心地自我摧毀?民進黨打出了「黨政軍退出媒體」一片江山,結果霸著江山不鬆口,公廣集團搞成一片爛汙不夠,還要加碼讓大學汙煙障氣嗎?民進黨團若能以主決議干預大學校長人事,乾脆通令各大學校長民進黨收回黨(官)派得了!

本篇文章共 7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3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