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提早開拆!大觀社區3點交戶清晨拆除 7名抗爭者遭警方無故帶走

退輔會24日拆除大觀社區中自願點交的3戶空屋,今晨約6點左右,在多數媒體及聲援者仍未到現場之前,工程商就已經開始進行拆除。(陳子萱攝)

退輔會24日拆除大觀社區中自願點交的3戶空屋,今晨約6點左右,在多數媒體及聲援者仍未到現場之前,工程商就已經開始進行拆除。(陳子萱攝)

大觀社區自去年12月6日履勘經自救會努力獲得暫緩拆遷,但社區居民近日又收到強制拆除的公文,而今(24)日清晨約莫6點,在多數媒體與聲援者未到之前,現場就已開始進行拆除作業。自救會成員、居民、聲援者高喊「強拆暴政、政府殺人」、「反迫遷、護大觀」,在兩波衝突中共有7名聲援者被警方帶走,而3間點交戶空屋最終也全部被拆除完畢。

原定9點、包商卻6點開拆 衝突中聲援者7人遭警帶走

退輔會今天拆除大觀社區中自願點交的3戶空屋,大觀自救會表示,昨晚已有重重警力在社區周邊部署,甚至連居民出入都被拍照存證,原本預計今天早上9點進行拆除作業,不過今晨約6至7點間,在多數媒體及聲援者仍未到現場之前,工程商就已經開始拆除。

拆除範圍全景。(陳子萱攝)
     拆除作業原本預計今天早上9點進行,不過今晨約6至7點間,工程商就已經開始拆除。(陳子萱攝)

而稍後抗議者為阻止拆除作業,與警方發生兩波推擠衝突,有7名聲援者在現場警方沒有說明任何理由的情況下,被帶上警備車,其中2位目前被送往地檢署。

拆遷波及不同意戶 抗爭者欲阻止卻受警方阻擋

大觀自救會表示,今天大觀社區面臨第3次的強拆,但所謂的「已點交戶」其實都是「被自願」,居民一直以來都非常有誠意想要跟政府溝通,但是卻始終得不到真正的協商,而至今抗爭1年多,去過總統官邸、行政院長官邸、民進黨、總統府等政府機關,只希望能夠獲得官員的重視和開啟協商,「但這最會溝通的政府,就只會開一群怪手,來強拆我們的家園!」。

大觀居民湯家梅也痛批,「我們為了保護自己的家園、自己的狗窩,什麼都沒做,警察就把我拉到旁邊、要逮捕我,我們到底犯了什麼錯?」,湯家梅說,現在沒有補償或替代方案,「我們像一條狗一樣地被趕走!這是欺壓人民的政府!」

不同意戶不在拆除範圍內,卻被拆除作業波及,引起自救會及聲援者的不滿,並往該住家處移動希望保護住房結構,警方與抗議群眾雙方短暫對峙。(陳子萱攝)
不同意戶住家遭拆除作業波及,引起自救會及聲援者的不滿,並在往該住家處移動時,與警方短暫對峙。(陳子萱攝)

不同意戶之一的朱寧民,住家雖然不在拆除範圍內,但卻被拆除作業波及,電錶及屋簷同被毀損,引起自救會及聲援者的不滿,欲往朱住家處移動保護住房結構,卻遭到大批警力包夾,居民也一度被阻止進入。

期間警察不斷向聲援者與自救會喊話,表示是要「保護民眾安全」、「已經快拆完了」,但更引起聲援者不滿,反向警察痛斥,「不讓我們進去保護家園,警察到底是在保護誰的安全?」,抗爭群眾於朱寧民住家前方被大批警力隔離,雙方短暫對峙。

不同意戶之一的朱寧民,住家不在拆除範圍內,但被拆除作業波及,電錶及屋簷被毀損。(陳子萱攝)
不同意戶之一的朱寧民,住家不在拆除範圍內,但被拆除作業波及,電錶及屋簷被毀損。(陳子萱攝)

朱寧民女兒朱怡芳出面指出,從昨晚到今晨,警方持續在社區周遭駐守,並質疑警方在早上衝突中無故攻擊居民,甚至阻止進入自家住宅,「我沒有推擠為什麼要推打我?」,朱怡芳也說,過去官方不斷宣稱不會動到不同意戶,但今天住家還是被拆除作業波及到了。

朱怡芳表示,家裡都是打零工維生,若家園真的被拆除,之後無法負擔下一個落腳之處、將流離失所,而政府至今都沒有提出合理的安置補償,毫無溝通與協商的誠意,「政府到底在幹嘛?」。而工程商在整個拆除作業結束後,已將朱戶脫落的電錶及屋簷修補回去。

不同意戶之一的朱怡芳出面表示,住家不在拆除範圍內,卻被拆除作業波及,電錶及屋簷被毀損,並指出警方在衝突中無故攻擊居民,甚至阻止進入自家住宅。(陳子萱攝)
朱怡芳表示,住家不在拆除範圍內,卻被拆除作業波及,並指出警方在衝突中無故攻擊居民,甚至阻止進入自家住宅。(陳子萱攝)

「土地、勞動議題看似遙遠,但它們可能同時壓迫著基層人民」

宜蘭縣產業總工會秘書長陳姳臻今天也前來聲援,雖然到場時拆除作業早已結束,但陳姳臻指出,勞工團體追求的勞動條件、或是大觀居民拒絕強拆,都是台灣底層人民關於居住權、工作權最簡單而真實的訴求。

此外陳姳臻也表示,大觀社區許多居民也是靠著外包、派遣等非典型勞動在維生,「土地和勞動議題看起來很遙遠,但它們可能同時間都壓迫在基層人民身上」,陳姳臻表示,包括近期的《勞基法》修惡,以及大觀社區面臨的處境,都是蔡英文政府非常殘暴的政策。

宜蘭縣產業總工會秘書長陳姳臻到場聲援表示,勞工團體追求的勞動條件、或是大觀居民拒絕強拆,都是台灣底層人民關於居住權、工作權最簡單而真實的訴求。(陳子萱攝)
陳姳臻到場聲援表示,勞工團體追求的勞動條件、或是大觀居民拒絕強拆,都是台灣底層人民關於居住權、工作權最簡單而真實的訴求。(陳子萱攝)

現場發放新聞稿 退輔會批抗爭訴求是「過度要求」

而退輔會今日也在現場發放新聞稿,強調今天拆除的自願點交的12個違占戶,是出於當事人的同意,並無強制問題,並且指出,自救會堅持原地續住、免除不當得利已遠離法理,是「過度要求」,將導致居民負擔持續增加並對居民不利。退輔會最後再度強調,退輔會及板橋榮家仍持續向大觀居民溝通,積極協助依法安置,協調違占戶點交房屋。

退輔會也在現場發放新聞稿,強調今天拆除的自願點交的12個違占戶,是出於當事人的同意,並無強制問題,並指出,自救會堅持原地續住、免除不當得利已遠離法理,是「過度要求」。(陳子萱攝)
退輔會今日在現場發放新聞稿。(陳子萱攝)

退輔會強調住戶自願點交 自救會反擊:以訴訟、龐大經濟壓力威逼

不過針對退輔會所釋出的新聞稿,大觀自救會回應指出,官方不斷強調住戶是出於自願點交,然而這卻掩蓋了退輔會以民事訴訟來打壓居民,並挾以龐大的經濟壓力威脅居民的事實,「退輔會切斷了社區的鄰里網絡,並用迫遷使居民搬離原有家園,是將居民推向更為弱勢的處境」。

自救會也表示,退輔會過去將安置委託給民間社福團體辦理,聲稱轉介社福資源給居民,但這其實根本不是完善解決迫所衍生的問題,「只是在推卸身為經管機關所應該要有的責任」,此外,退輔會也提出以蔡英文政府推出的「包租代管」政策作為替代方案,但卻無視住戶是否有能力負擔,「住戶可能只能住2、3年,那也不過是把迫遷的時程延後而已,且包租代管做為民進黨政府的新政策,完全不知成效,難道是要把大觀居民當白老鼠嗎?」

大觀自救會成員、居民、聲援者於現場高喊「強拆暴政、政府殺人」、「反迫遷、護大觀」,大觀自救會表示,官方不斷強調住戶是出於自願點交,然而這卻掩蓋了退輔會以民事訴訟來打壓居民,並挾以龐大的經濟壓力威脅居民的事實。(陳子萱攝)
自救會表示,官方不斷強調住戶是出於自願點交,然而這卻掩蓋了退輔會以民事訴訟來打壓居民,並挾以龐大經濟壓力威脅居民的事實。(陳子萱攝)

自救會也指出,不只是要求原地續住,還要求政府應該要有替代方案及安置補償,而為什麼要訴求原地居住?「社區就是有鄰里互助網絡,等於彌補了台灣政府的社福漏洞,今天拆遷剷平社區、破壞鄰里網絡,除了是地方記憶的消失,互助網絡也不見了」,自救會表示,沒有互助網絡支持的居民,將面臨更悲慘的處境。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子萱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