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獨家揭密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觀點投書:台北市陳抗歸誰管?柯文哲和民進黨的皮球競賽

「兩次陳抗在執法引起爭議的同時,相當有趣的是,與過往國民黨執政時不同,無論是中央的內政部或警政署,還是台北市的柯文哲或市警局,卻都找不到願意出來負起責任的人,甚至還形成民進黨與柯文哲互推皮球的宮廷大戲。」圖為勞團「反對勞基法修惡  撤回惡法、夜宿立院!」於立法院臨時會,在雨夜中營宿堅持抗議。(陳明仁攝)

「兩次陳抗在執法引起爭議的同時,相當有趣的是,與過往國民黨執政時不同,無論是中央的內政部或警政署,還是台北市的柯文哲或市警局,卻都找不到願意出來負起責任的人,甚至還形成民進黨與柯文哲互推皮球的宮廷大戲。」圖為勞團「反對勞基法修惡 撤回惡法、夜宿立院!」於立法院臨時會,在雨夜中營宿堅持抗議。(陳明仁攝)

以黃國昌為首的時代力量黨團在總統府前聚眾抗議勞基法修惡的行動在8日凌晨遭警方強制驅離,結束將近50個小時的絕食靜坐活動。在此期間,關於總統府周邊禁止集會,黃等人卻因立委身分得以陳抗;抗議人數5人,然卻設下史上最大禁制區;以阻礙交通為名,在暴雨凌晨於無車禁制區中拆走陳抗者的帳篷;阻止律師、醫生進入陳抗區等等問題,皆引發不少爭議。

而由於皆是抗議勞基法修惡,且時點相近,因此上月23號勞團遊行所引發的爭議也同樣被拿出來檢視。例如未宣告法條即限制人身自由,將陳抗者圍在車站大門前、抓走抗議群眾外的律師、聲稱沒有逮捕卻又把陳抗者在深夜載到偏僻地方釋放。

然而這兩次陳抗在執法引起爭議的同時,相當有趣的是,與過往國民黨執政時不同,無論是中央的內政部或警政署,還是台北市的柯文哲或市警局,卻都找不到願意出來負起責任的人,甚至還形成民進黨與柯文哲互推皮球的宮廷大戲。

事實上,柯文哲與民進黨之間,就台北市政和維安問題,早已發生諸多摩擦,而在去年因世大運而引爆。事後,因警政特殊性,有別其他局處,其人事並非由地方決定,而係為中央內政部警政署派任地方。因此在世大運後,民進黨便將其認定維安不利的台北市警察局長邱豐光,在未知會柯文哲的情況下予以拔除,換上被視為陳菊人馬的陳嘉昌,被柯公開痛批太粗魯。

20171109-台北市議會下午進行市政總質詢,市長柯文哲出席備詢。右為一同備詢的市警局長陳嘉昌。(蘇仲泓攝)
「世大運後,民進黨便將其認定維安不利的台北市警察局長邱豐光,在未知會柯文哲的情況下予以拔除,換上被視為陳菊人馬的陳嘉昌,被柯公開痛批太粗魯。」圖為台北市長柯文哲(左)與市警局長陳嘉昌(右)於市議會市政總質詢出席備詢。(資料照,蘇仲泓攝)

也因此。在過去應由柯文哲負政治責任的台北市警政,如今也因為民進黨強行換上自己人馬,變得撲朔迷離。導致執法爭議無人負責、各方互推皮球,民進黨推給柯文哲,柯文哲推給市警局,市警局又出來說依法行政。然而如此一來,在不用畏懼負上責任的情況下,自然就使得主政者失去改革動力,進而導致類似的事情反覆發生。

舉例來說,去年台大「中國好聲音」事件所引發的學生濺血事件,到底問題出在台北市長柯文哲,還是把大批警力和幹部調去民進黨全代會為安的陳嘉昌?最終在柯文哲自認沒有疏失後,由陳嘉昌拔掉轄區派出所長和懲處警員。也就是說,高層皮球推來推去後,苦的還是基層。

此外,如前文所提,由於陳嘉昌並非是柯文哲所任用,其人事生殺大權掌握在民進黨之手,因此在台北警政上,反而傾向以中央思維來執法的現象,時常陷柯文哲於兩難的困境。

拿近日反勞基法的陳抗來說,雖然訴求對象是蔡英文和賴清德,但是在執法過程中有侵害人權之虞的情況,反而是由柯文哲來承擔批評,大大減損其白色-公民力量的形象。而無論是柯文哲為避免再次因維安問題與民進黨有所矛盾,或是陳嘉昌為逢迎上意,不顧陷柯於困境強行執法,由於社會對民進黨執政已累積相當多的不滿,因此在可見的未來內,陳抗運動將更為頻繁爆發,最終導致柯文哲必須代民進黨處理、或是背鍋更多從此而生的爭議。

然而對柯文哲相當矛盾的是,如果柯文哲公開表示台北警政不是我的責任,而應由任命陳嘉昌的民進黨負責,則相當可能會遭受不知情的選民唾棄,並且為此得罪本已有所矛盾的民進黨,在其連任之路鋪上荊棘。但另一方面,如果柯文哲承擔起執法爭議的責任,則仍然有可能被民進黨政治人物,尤其是台北市的黨籍議員批評侵害為人權、執法不利,並且得罪柯文哲最大的支持者,較為重視人權的高學歷和年輕族群。從近日來看,就直接導致同是自詡公民力量出身的時代力量之批評。

所以說,在此矛盾之下,就使得柯文哲被迫表述一些無關痛癢、模稜兩可的話,從不願回應的「你哪家電視台」、「不要害我」,到柯P版的依法行政「回去看看怎麼處理」、「檢討看看SOP」、「務實處理」,或是推卸責任版的「博愛特區已由中央警政署接管」,最後在輿論逼迫之下才吐出「陳抗需守法,驅離是我下令的」,承擔起整起事件的責任。

當然,針對自己不斷背鍋,然肇事者民進黨卻倖免於禍的問題,柯文哲也在無奈中做出一些反制,例如多次公開宣示要體恤基層,以拒馬取代警力布置。此舉不僅可以藉拒馬來避免警力與陳抗者面對面衝突所引發的執法爭議,亦可以博得基層警力歡心。而對柯有利的是,擺設拒馬更可以讓社會輿論將問題歸咎於民進黨而非自身,因為在過去,蔡英文、賴清德、顧立雄和鄭文燦都對拒馬表示過反對意見,指稱拒馬沒有設置法源依據、是戒嚴心態、是想殺傷人民。

20180108-立法院臨時會預計將處理勞基法修正草案,勞團上午前往院外抗議。圖為警方在公園、凱達格蘭路口架設拒馬應變。(蘇仲泓攝)
「對柯有利的是,擺設拒馬更可以讓社會輿論將問題歸咎於民進黨而非自身,因為在過去,蔡英文、賴清德、顧立雄和鄭文燦都對拒馬表示過反對意見,指稱拒馬沒有設置法源依據、是戒嚴心態、是想殺傷人民。」(資料照,蘇仲泓攝)

總地來說,民進黨和柯文哲之間在台北警政上互推皮球、勾心鬥角的情勢,由於陳抗將愈加頻發而無終止之時。但由於台北市警察局長陳嘉昌的人事生殺大權掌握在中央之手,因此民進黨在此議題上較具有主動性。不過可見的是,隨著選舉越近,選情壓力越大,柯文哲則勢必為爭取選民支持而將目前與民進黨就此議題的小矛盾擴大成大矛盾。而在各方衝突之下,最苦的仍是基層警察,即使不認同政府施政也必須承擔對其不滿陳抗者的怒氣,且即使是佈置大量拒馬,看似德政,但卻也忽略基層警察仍須為此付出搬運布置的勞力成本和因此受傷的風險。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助理研究員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