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這就是太陽花滋養的民進黨?蔡政府!

時代力量立委為撤回勞基法,在總統府前持續抗爭,入夜後,凱道寒雨不停,拒馬警力加強。(陳明仁攝)

時代力量立委為撤回勞基法,在總統府前持續抗爭,入夜後,凱道寒雨不停,拒馬警力加強。(陳明仁攝)

周休二日的週末,極其諷刺的,總統府前有「一群人」沒休假地持續抗議勞基法修惡,諷刺的原因很多,第一個就是抗爭者以實際行動說明「三五成群」這個成語,沒錯,寒雨中坐在睡在府前凱道的就只是時代力量的三位或五位立委!在他們禁食抗議五十八小時後,被警方強制排除。

時代力量最寂寞的抗爭

人數「屈指可數」(又是一個成語)的原因未必能簡單化約,可能訴求未必得到絕大多數同意,可能天氣實在太壞,當然也可能如時力立委所控訴:管制區拉太大,民眾不要說聲援,連立委有生病徵兆,醫生不讓進藥品不讓送,民眾想送杯熱咖啡給立委也不可得,連睡袋都是民眾「丟」進管制區的,若再持續幾天,算不準會不會有人利用無人機空投肉包子,避免立委斷糧。

立法委員戰場應該在國會

不論訴求是否為多數意見,抗議本來就是人民的權利,諷刺之二,他們不是手無權力資源的小老百姓,他們是立法委員!抗議「標的物」勞基法修正草案,不論是一年二修或三修,修惡、修善、修得合不合民意,基本上,「他們的戰場」應該在國會而非街頭;為什麼非要頂著這麼惡劣的天候,硬坐在總統府前不撤退,或許也很難簡單化約,至少在上周五立法院臨時會召開第一天,他們嘗試「佔領」(鎖住)議場,結果失敗,而執政的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說,「一切阻撓都是徒勞無功!」換言之,全面執政的民進黨有言在先,議事抗議無用,那能不轉向街頭嗎?

20180107-時代力量立委為撤回勞基法,在總統府前持續抗爭,入夜後,凱道寒雨不停,拒馬警力加強,一群時力支持者,帶椅,雨衣禦寒物無法進入,只能隔著拒馬蛇籠將物資丟入,立委黃國昌.徐永明揮手致謝意。(陳明仁攝)
時代力量立委為撤回勞基法,在總統府前持續抗爭,入夜後,凱道寒雨不停,拒馬警力加強,一群時力支持者,帶椅,雨衣禦寒物無法進入,只能隔著拒馬蛇籠將物資丟入,立委黃國昌.徐永明揮手致謝意。(陳明仁攝)

國會議員上街頭,在台灣從來不是新鮮事,但凡在野過的政黨,都有過這個經驗,淋雨遊行睡臥車站,倒扁從坐一星期到坐一個月,公職與民眾同呼吸,連抗議都能玩成民主的嘉年華;此刻在蛇籠拒馬層層保護下的蔡英文總統,不過就在三年多前,也曾靜坐街頭聲援太陽花。

半夜的遮雨帳妨礙哪一路交通?

這正是諷刺之三,自她當總統之後,街頭抗爭愈來愈悲慘,管制區愈拉愈大,去年原住民抗議促轉條例未納入原住民,在凱道旁紮營設帳,還足足紮了數月之久,時代力量立法委員在寒雨中沒來得及度過二十四小時,遮雨帳就被警方強制撤掉,理由是佔據道路妨礙交通,周休假日管制區連人都進不去遑論車,更不要提大半夜哪來「人車交通」可阻礙?讓立委好好挨兩夜有這麼困難嗎?

溝通人間蒸發 友軍也得堅壁清野?

那個自陳最會溝通的政府人間蒸發了,諷刺之四是,自蔡政府就任以來,對在野的國民黨即採取堅壁清野之策,從不當黨產處理到附隨組織(民進黨認定)之清剿,未料,對「曾為友軍」或「應為側翼」的時代力量的忍耐度也近乎零,說「近乎」是因為總統府也派出了秘書長吳釗燮、民進黨秘書長洪耀福出面,試圖「溝通」,且表明蔡英文總統願意見時力立委,與民進黨一起談勞基法,重點是:如果真心要談,不是應該先把勞基法二修案在臨時會的既定議程先緩緩嗎?沒有這個承諾,「坐下來談」能談出什麼結果?

臨時會「重大」法案民進黨說了算

國會自主,立法院臨時會要排入什麼法案,照正常總統不宜多插手,除非事態非屬尋常,比方說,蔡英文提名監委已經十個月還未經立法院同意,臨時會是該處理,諷刺之五,照柯建銘的說法,處理監委人事案,是因為「馬英九提名的監察院形同國民黨附隨組織」,竟為國民黨提出不當黨產的聲請釋憲案,監察院竟也無知無覺,任人羞辱,照柯建銘的邏輯,對聲請釋憲案悶聲不吭不置可否迄今的司法院豈不成了民進黨的附隨組織?

對民進黨而言,臨時會到底要處理什麼法案?當然不是依憲依法的「重大而急迫」之議案,但這也形之多年,但像民進黨只處理「民進黨認定之重大法案」亦屬絕無僅有的現象,比方說,空汙法、礦業法全部排除,因空汙連任選情產生巨大變數的台中市長林佳龍出面呼籲都白搭,民進黨趕著處理的是農田水利會官派,和股利大戶減稅的所得稅法…,當然,還有此刻被視為利於資方、爭議中的勞基法二修案。

2018-01-07-時代力量立委於凱道風雨中絕食靜坐第3天,晚間有民眾帶著禦寒衣物、物資於拒馬蛇籠外,高喊讓醫護人員進入禁制區。(陳明仁攝)
時代力量立委於凱道風雨中絕食靜坐第3天,晚間有民眾帶著禦寒衣物、物資於拒馬蛇籠外,高喊讓醫護人員進入禁制區。(陳明仁攝)

想不透和國民黨有什麼不一樣,只能相互毀滅

所有的諷刺莫過於第六個最大的諷刺:不論時力或聲援時力的團體,最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那和國民黨控制下的國會,到底哪裡不一樣?」寒雨中的時力立委腦筋大概也還沒轉過來,角色易位想幾個問題吧:

──如果還是馬政府或國民黨政府執政,敢要警方半夜寒雨中撤掉遮雨棚嗎?果若撤掉,聲援群眾不炸鍋嗎?

──如果還是馬政府或國民黨政府執政,管制區能拉到如今這個範圍嗎?果若拉開,擋得住抗議群眾嗎?(如果擋得住何來太陽花?)

──如果還是馬政府或國民黨政府執政,勞基法會一年二修嗎?立法委員靜坐禁食兩天,還會抵死非排入臨時會不可嗎?這個問題不必問國民黨,問問「國民黨控制下」的立法院長王金平該如何處理爭議法案即可。

──最後一個問題,如果時代力量諸位立委此刻是民進黨立委,對勞基法修正還能還會如此堅持嗎?如果不是,為什麼?如果是,該怎麼做?

太陽花滋養了時代力量和民進黨二次執政,竟這麼快就引爆權力的矛盾,一個是「只要我抗爭,非要到不可」新興政黨,一個是自認政治正確不容置疑的「本土政黨」,可惜,權力的本質,本來不容相得益彰,只是相互摧毀會不會來得太快?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