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年夜裡的野火!不擠演唱會看煙火 他們徒步3天走出信仰的道路

由野青眾發起的「百野遶境」跨年藝術遊行,從12月29到31日,徒步3天從關渡走到華山文創園區。圖為隊伍30日晚間抵達社子島坤天亭。(顏麟宇攝)

由野青眾發起的「百野遶境」跨年藝術遊行,從12月29到31日,徒步3天從關渡走到華山文創園區。圖為隊伍30日晚間抵達社子島坤天亭。(顏麟宇攝)

若從關渡宮出發,穿越關渡平原抵達北投,再至社子島,並沿大龍峒、大稻埕進入台北市區,抵達華山文創園區時,大約要走上20公里的路程。跨年夜的那個周末,冷空氣來襲,北台灣是濕冷的14到15度,在這樣惡劣的氣候環境下,什麼人會打算連著3天露宿路邊、徒步走完這20多公里的旅程?

由「野青眾」發起的「百野遶境」遊行,就是這樣一個瘋狂的故事。

20171230-百野繞境跨年藝術遊行30日晚間抵達社子島坤天亭,並於晚間劇場活動結束後手提燈籠步行至河岸邊。(顏麟宇攝)
由野青眾發起的「百野遶境」跨年藝術遊行,徒步3天從關渡走到華山文創園區。(顏麟宇攝)

從關渡到華山 徒步走出信仰的一百條路

野青眾由莊奕凡領軍成立,意指「在野青年」,在2016年因自發參與藝術街遊「白晝之夜」而正式成軍,並於當年跨年夜號召了第一次的百野遶境,由雜耍藝人、即興樂手、現代舞者等藝術家組成的隊伍,簇擁著巨大的紙雕裝置浩浩蕩蕩走上台北街頭。

今年的百野遶境以「信仰的一百條路」為名,29日晚間在關渡宮登場,參與者們連著3天徒步走到華山大草原,迎接2018的到來。經歷了1年的沉積,此次遶境的組織、規模都更加縝密,在下半年的籌備過程中,野青眾除了例行的內部會議,也定期於永福橋下舉行聚會吸引支持者加入,而活動募資計畫,則於11月在嘖嘖平台上線。

20171230-百野繞境跨年藝術遊行30日晚間抵達社子島坤天亭,並於廟前廣場舉行晚間活動。(顏麟宇攝)
今年的百野遶境以「信仰的一百條路」為名,29日晚間在關渡宮登場。圖為百野遶境隊伍30日晚間抵達社子島坤天亭,並於廟前廣場表演。(顏麟宇攝)

最初講起計畫時,莊奕凡曾說過,今年想要有別於去年的視覺呈現,讓大家放下跨年期間的各種活動,在3天的旅程上跟自己反覆對話;他認為,跨年是現在台灣最多人在做的事,而這當中卻沒有什麼本土元素,因此想做一個台灣本土的跨年,結合藝術、嘉年華,以及民俗文化,所以才有了百野遶境的誕生。

募資宣告失敗、首日人數不如預期 「那時候超絕望的」

然而,募資成果差強人意,瀏覽嘖嘖平台網頁,最終以不到萬元的金額坐收,募資宣告失敗。野青眾團隊也坦承,一開始最低的募資項目,回饋內容是讓人來百野遶境幫忙,但要人付錢當工作人員是件很奇怪的事,此外團隊內對於募資、宣傳的模式也不夠熟悉。

20171230-百野繞境跨年藝術遊行30日晚間抵達社子島坤天亭,並於晚間劇場活動結束後手提燈籠步行至河岸邊。(顏麟宇攝)
遶境隊伍30日晚間抵達社子島,手提燈籠步行至河岸邊。(顏麟宇攝)

租一台遶境的民俗藝閣車,就算是友情價一天也要2萬,3天下來器材、舞台、文宣大大小小開銷共計花了20多萬。莊奕凡說,最後也是靠大家丟錢、互相幫忙才撐起來的。

時間在忙碌與跌跌撞撞間飛快流逝,12月29日到來,野青眾扛著轎子來到關渡宮,進行拜廟儀式、表演後便就地紮營過夜,真正的徒步行走,在第2天登場。但12月的關渡平原寒風冷冽,第2天一早出發時隊伍不過30幾人,與最初的百人構想落差甚大,莊奕凡苦笑坦承,「那時候心情真的超low、超絕望的」。

遶境氣勢開低走高 藝術陣頭驚艷廟埕

然而第2天之後開始漸入佳境。由藝閣車開道的隊伍在抵達北投慈后宮後,來自各方的表演團體、參與者們慢慢聚集加入,而在穿越社子大橋、進入社子島後,遶境的氣勢一步步地攀升高漲。

主祀中壇元帥的坤天亭是社子島信仰中心,也是遶境隊伍第2天的停駐地點。疲憊卻仍舊充滿活力的隊伍綁起燈籠、就地架好舞台,劇場表演、溜溜球雜耍輪番上陣,讓廟埕宛如節慶般熱鬧;而在廟前表演後,野青隊伍提起燈籠深入社子,將充滿宗教色彩的火舞、現代舞搬到富洲里渡船頭的河岸上。

20171230-百野繞境跨年藝術遊行30日晚間抵達社子島坤天亭。(顏麟宇攝)
坤天亭是遶境隊伍第2天的停駐地點。圖為「周能安暨眾等」團隊進行拜廟儀式。(顏麟宇攝)
20171230-百野繞境跨年藝術遊行30日晚間抵達社子島坤天亭,並於廟內舉行晚間劇場活動。(顏麟宇攝)
第2天之後開始漸入佳境,來自各方的表演團體、參與者們慢慢聚集加入,遶境的氣勢逐步攀升。(顏麟宇攝)

「最爽的就是走在車後面跟著聽歌。」杜杜是第2天晚上放歌的DJ,這回遶境從北投以後的行程開始加入。他說,以前放歌都是在暗暗的舞廳裡,那時候聽歌是充滿想像的,而當真的把這樣的派對搬到外頭,走在社子大橋上看著沿路的風景,腦袋裡的想像又更加奔馳開來。

「你們這個是雲門舞集喔?」「啊你們這個會不會在電視上播啊?」時而喧鬧、時而溫馨的表演持續了一夜,坤天亭裡圍坐著泡茶的阿公阿嬤紛紛好奇詢問,對這群看起來前衛奔放,卻又有著傳統陣頭的年輕人充滿好奇。

20171230-百野繞境跨年藝術遊行30日晚間抵達社子島坤天亭,並於廟內舉行晚間劇場活動。(顏麟宇攝)
停駐於坤天亭後,「三語事劇場」進行劇場表演。(顏麟宇攝)
20171230-百野繞境跨年藝術遊行30日晚間抵達社子島坤天亭,並於廟前廣場展開晚間活動。(顏麟宇攝)
DJ於停在廟前廣場的藝閣車上播放歌曲。(顏麟宇攝)

穿越老台北巡禮宮廟 燒毀過去揮別2017

第3天離開社子後,百野遶境開始進入台北市區,在大龍峒保安宮、大稻埕永樂循著老台北的信仰足跡,陸續進行拜廟、表演,沿途藝閣車上DJ舞曲不間斷,在跨年夜的台北街頭吸引了越來越多的民眾加入。

「我很喜歡路人看我們的感覺。」就讀文化大學政治系的盧同學在台北市區加入了遶境隊伍,先前也曾陸續出席野青眾活動。他說因為就讀科系的關係,很喜歡觀察人群跟社會間的互動,而野青跟他參加過的其他活動感覺很不一樣,就像他們最初的理念「在野青年」一樣,沒有特別區分說是誰。

華山大草原上,野青眾搭起了做為裝置藝術的帳篷,在將主轎安置好後,遶境遊行在這裡拓展成跨年夜的草原派對。凌晨12點倒數結束,時序在煙火中邁入2018,參與遶境的人們將想拋下、割捨的事物寫在轎子上,最終在草原上點火燒毀,不只象徵將糟糕的事物留在2017的過去,也宣告著3天的信仰之旅暫告一段落。

2018-01-02-野青眾舉辦「百野繞境」藝術跨年遊行,31日晚間抵達華山大草原,燃燒轎子前,參與者們將想留在2017年的事物寫、畫在轎子上。(吳尚軒攝)
參與者們將想留在2017年的事物寫、畫在轎子上,準備燒毀。(吳尚軒攝)
2018-01-02-野青眾舉辦「百野繞境」藝術跨年遊行,31日晚間抵達華山大草原,燃燒轎子,象徵將不好的一切留在2017。(吳尚軒攝)
跨年倒數後,野青眾燃燒轎子,象徵將不好的一切留在2017。(吳尚軒攝)
2018-01-02-野青眾舉辦「百野繞境」藝術跨年遊行,31日晚間抵達華山大草原,燃燒轎子,象徵將不好的一切留在2017。(吳尚軒攝)
燃燒的轎子,象徵著不好的一切都留在過去。(吳尚軒攝)

以百野遶境作為2018的開頭,野青眾接下來還會繼續在華山大草原上活躍。做為裝置藝術的帳篷都會留下,形成一個暫時的藝術聚落,並期望將遶境3天的感觸延續下去,也希望跟著走的藝術家們可以在這個空間裡,形成一個有機的藝術實驗場。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