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為何不怕安理會制裁?香港的160家空殼公司曾是最大漏洞

2017年12月23日,北韓最高領導人金正恩主持勞動黨會議(AP)

2017年12月23日,北韓最高領導人金正恩主持勞動黨會議(AP)

「逮個正著,」美國總統川普星期四(12月28日)在推特上寫道。這番話是針對美國衛星近期拍到疑似中國輪船在黃海上向北韓交易石油事件。

過去十多年來,國際社會對窮兵黷武的北韓施加了一輪又一輪的經濟制裁,試圖以此遏制其武器項目。現實是,北韓以一次又一次的武器試驗令世人瞠目。

經濟制裁是否真如一些人所說,只是一場「貓捉老鼠的遊戲」?中國在多大程度上縱容、援助了這個讓人頭疼的「小老弟」?

美國之音在華盛頓、北京、香港通過電話、實地考察、查閱商業文件,希望從中找出一些端倪。

黑名單上的人

「請問這是李成赫的電話嗎?」

「是的,沒錯。」

「李先生方便講話嗎?」

「他不在北京,有事情去北韓了,還沒回來。」

「您是他太太嗎?」

「是的,我是家庭主婦。」

北京望京新區的一棟高層公寓是這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女士和11歲的女兒暫居的家。望京是京城最大的韓國人聚居地。不過這一家來自三八線的另一端。

男主人、現年52歲的北韓公民李成赫是聯合國、美國和韓國「黑名單」上的人物。

「很吃驚,​​特別納悶,為什麼我們被制裁呢?」李成赫結髮20多年的妻子試圖告訴美國之音,丈夫只是個做朝中貿易的普通人。

不過,李成赫的背景卻比這深得多。

聯合國和美國財政部的文件顯示,李成赫是北韓高麗銀行和高麗信貸開發銀行駐北京的官員,「代表北韓建立空殼公司用於採購物項和進行金融交易」。這兩家銀行此前也都受到國際社會的制裁。

中國合夥人

美國之音的調查發現,從2004年起,李成赫和他的中國合夥人陸續在大陸和香港編織起一張盤根錯節、迷宮般的商業網絡,為金氏政權提供資金、敏感技術以及供城市精英享用的奢侈品,比如為慶祝金正恩生日而從紐西蘭進口的上等牛肉。

「我們發現這些商業網絡大部分很有來頭,而且往往有中國公民參與,」美國前財政部官員、北韓問題專家安東尼·魯杰羅說。

李成赫的一個重要商業夥伴是現年53歲的吉林延邊人李紅日。6月底,美國財政部海外資產控制辦公室將李紅日也列入制裁名單,原因是他協助設立了多家為李成赫所用的空殼公司。

二李一度住在北京同一幢公寓的不同樓層。不過,美國之音近日走訪那裡時,李紅日已經搬離,不知所踪。

香港旺角的一座寫字樓是朝鮮人李成赫和他的中國同夥人設立空殼公司的註冊地址(美國之音海彥拍攝)
香港旺角的一座寫字樓是北韓人李成赫和他的中國同夥人設立空殼公司的註冊地址(美國之音海彥拍攝)

在樓宇林立、人山人海的香港旺角,美國之音記者按照香港公司註冊處文件上的地址,找到了李紅日100%持股、李成赫任董事的香港善美世界有限公司(Sanmei World Limited)。

記者發現,多達幾十家公司都掛名在同一間辦公室,真正在那裡辦公的只有一家提供註冊服務的秘書公司。

相對寬鬆的管制、靠近中國大陸的地理位置,讓香港成為受北韓青睞的空殼公司聚集地。

幾十家空殼公司都掛名在同一處辦公地點(美國之音海彥拍攝)
幾十家空殼公司都掛名在同一處辦公地點(美國之音海彥拍攝)

總部設在華盛頓的智庫高級國防研究中心(C4ADS)研究了160家北韓設在香港的空殼公司。研究報告指出,北韓大量利用這些公司掩蓋其真實活動,在海外從事非法經濟活動。

貓捉老鼠的遊戲

就在美國財政部對李成赫提出制裁後不久,李成赫將善美世界的董事身份轉給了一名叫彭菊華的中國公民。

致力於研究美國金融制裁政策的魯杰羅說,變更公司名稱、把公司控制權轉給他人都是北韓規避制裁的慣用手段。

「那些更精明的人更改變公司所有權結構,這樣一來找出企業真正所有者就難上加難了,」他說。

香港公司註冊處的網站顯示,這家於2011年成立的公司目前還在營業中。

按照李成赫妻子的說法,丈夫在香港的公司目前都已經註銷的註銷,轉讓的轉讓,銀行里的錢也被凍結,制裁讓他們一家生活陷於困境。

她說,中國政府還規定,他們在北京唯一的公司——秀香高新技術開發有限公司必須在1月9號前註銷。

這家2006年以10萬美元註冊的公司曾受到中國工商部門的警告,因為其登記地址與實際辦公地址不符。

網上公開信息顯示,公司經營範圍包括多種加密技術,出售手機干擾器、電話和電郵加密裝置、加密便攜式收發器等。

李成赫在北京登記的公司地址只是一幢民宅。 (美國之音葉兵拍攝)
李成赫在北京登記的公司地址只是一幢民宅。(美國之音葉兵拍攝)

美國之音記者最近去探訪時,發現那裡只是一處民宅。

中國也得三思

2014年叛逃美國的前北韓官員李正浩說,平壤設法規避了大多數的制裁,大部分是在中國的幫助下。

李正浩曾為北韓勞動黨39號辦公室效力30年,專門在海外為平壤籌措資金,有著金家王朝最大的搖錢樹之稱。

今年7月,他對《華盛頓郵報》說:「作為曾在貿易第一線工作的北韓人,我曾經被制裁過,但我從未為此感到痛苦,這些制裁只是表面上的。」

不過在國際社會對北韓實施新制裁後,他的看法有所轉變。《商業內幕》網站10月的一篇文章援引他的話說:「這個國家從來沒有面臨過如此嚴厲的制裁。我不知道北韓是否可以在這些制裁下存活一年,很多人會死。」

北韓問題專家魯杰羅也認為,儘管制裁項目存在漏洞,尚有改善空間,但也絕非流於形式。

他對美國之音說,川普政府9月簽署的行政令加強了制裁的威懾力。這一行政令授權美國對北韓實施次級制裁,任何與受制裁的個人、實體有直接、間接商業往來者都可能被切斷與美國金融體系的聯繫,因此即便是中國也要三思而行。

「各地銀行都必須提高警惕,加強打擊,否則受罰的可能就是他們,」 魯杰羅說。

韓國與日本媒體透露,北韓官方近期可能下達命令,召回公派在外國,主要在中國和俄羅斯打工掙取外彙的北韓人。

李成赫的妻子也對美國之音說,他們在中國的居留身份可能無法延期,明年1月到期後可能舉家遷回北韓。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